Quantcast

中秋前 海外华人吁:信件关注狱中人(组图)

2012-09-13 21:01 作者:杨蓉真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金昭宇的母亲陈真萍被秘密判刑八年
金昭宇希望通过媒体呼吁更多有良心的中国人一起营救她的母亲,或者给她寄一张明信片

【看中国记者杨蓉真采访报导】再两个星期就是另一个月圆的日子,“月圆人团圆”海外旅人,不能团圆,就是思念。因为思念,所以要问候;而问候,有时是不能企及的奢望。捎过去的思念,是否安放在那人手里?

2008年,一场非法判刑的闹剧,让陈真萍开始了8年的牢狱生涯。陈真萍河南郑州人,2008年奥运会之前被警察抓走,后秘密判刑八年,现在关押在河南省新乡市女子监狱——一个光座机就有两百多个号码的大型监狱,监狱门牌挂的是“河南省新乡市制衣总厂”。据金昭宇的说法,那个制衣总厂属于新乡市政府下属的一个出口机构,很多衣服、鞋子等出口产品都是由这个监狱做出来的。她的母亲陈真萍被关在第九监区,但不知第几分队。

不肯“转化” 家人、律师被剥夺探视权

已经近33个月没有母亲陈真萍的消息,目前定居芬兰的金昭宇、金昭桓,在中秋即将到来之际,希望透过媒体表达对母亲的思念以及忧虑,也希望呼吁更多的人关注母亲在监狱里的情况。

33个月前朋友通过行贿狱警的方式见到陈真萍一面,就短短的几分钟,在四个狱警前后左右的包夹下,不允许问一句敏感话题,包括在里面的情况,有没有对她施加酷刑等。金昭宇:“那是2009年11月份,当时我朋友给了监狱几千块钱人民币,还买了很多的香烟、名贵的茶叶等给监狱警方送过去。后来,母亲一直坚定不肯转化(意指强迫法轮功修炼者放弃信仰),所以到现在监狱就不让任何人去见她。现在行贿花钱也没法再见到她。”此外,律师去了监狱很多次也始终没有办法见到陈真萍。

据朋友的描述,当时她的母亲非常憔悴,而且连基本生活所需都没有。“朋友告诉我,妈妈的脸色非常苍白,头发已经全白了,非常的瘦弱。当时她穿的是宽松的长裤和上衣,看不到身上是否有伤疤,但是可以看到她脚上没有穿鞋。我妈妈告诉她,自己连内衣裤都没有得穿,非常的难受,希望每个月可以定期给她送一些衣服、寄点钱。”

“后来我们坚持给妈妈每个月汇四百元人民币,但她一分钱都没收到。”“因为给监狱里的犯人寄钱,本人要签字的,但那个笔迹并不是我妈妈的。从那以后我们就拒绝给我妈妈往监狱里寄生活费。而给她寄去的衣服、内衣裤、鞋子,监狱却拒收。”金昭宇说。

现在基本上就是她们没有母亲的消息,而母亲也不知她们的情况,特别是不知道二女儿已经到了芬兰与姐姐团聚。“到现在恐怕妈妈都以为妹妹也被抓了也在关押当中。2009年那次会面,她就很担心地询问朋友这些情况。但是谈话都受到限制,我朋友又无法跟她说实话。”金昭宇无奈的感叹。

“我们已经33个月没有妈妈的消息了。打电话给监狱,他们一听是陈真萍的女儿就立马挂掉;或者说她的情况很好,他们都很照顾她。”“但是果真是这样子,为什么不让家人去见她呢?”金昭宇质疑:“她现在是正常情况还是被迫害得无法见人了呢?是不是对她施加什么酷刑导致她受很大的伤害?他们要掩盖这个事实吗?我们对这个非常怀疑。”

坚持信仰遭酷刑

陈真萍第一次被迫害是在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大面积镇压法轮功以后。当年,她第一次去北京上访,从那以后一直到2008年,就已经断断续续被关押了八年左右。金昭宇表示:为了抗议对她的信仰迫害,母亲多次绝食,经常是奄奄一息时,监狱怕担责任,就把她丢回家,等她恢复得差不多时,又再抓她。就这样反反复复。

为了让陈真萍放弃信仰,监狱对她施加过酷刑,打断她的肋骨;也曾经几个男警为了强迫灌食,坐在她身上撬她的牙齿,导致她的牙齿断裂,回到家只能吃流质食物。但这些手段,都不能使陈真萍放弃修炼。

2008年,陈真萍再次被抓,此次被秘密判刑8年,既没有通知家属,也没通知律师。而向来被认为应该秉公的法院,在中共的迫害政策下,也成为打压老百姓的地方。金昭宇透露,法官还威胁他们请的律师,要他立即放弃陈真萍的案件。此外,还到律师家里威胁他年迈的母亲,要她儿子放弃代理陈真萍的案件,并没收了律师的执照。

避难芬兰 迫害依旧存在

金昭宇的丈夫是芬兰人,2008年母亲被抓前她已在芬兰,当时18岁的妹妹金昭桓被迫流离失所。几个月后在海外法轮功学员的营救下从中国辗转到泰国,今年4月从泰国被芬兰政府营救。

来到芬兰后,金昭宇姐妹俩人展开对母亲的营救,芬兰一个人权部门曾去信中国政府,要求交代陈真萍的状况,并要求立刻释放她;欧洲的国际大赦组织也很努力的帮助营救,向人们征集签名直接寄给温家宝跟胡锦涛,但到现在也没有任何的回应。

对于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金昭宇认为“是残酷、没有人性的”,也因此,她表示会更加坚定地在海外曝光中共的倒行逆施。因此,中共对她们也进行打压。金昭宇:“因为我在芬兰这边的活动,芬兰中领馆也开始对我们施压。他们雇佣中国留学生在我们做活动的时候拍照、跟踪我们、威胁我们当地的中国朋友,要他们终止和我们的交往。我的朋友们就很害怕很无奈,他们说因为他们还要回中国。”

信件也会产生一种力量

在中秋节即将到来之际,金昭宇希望通过媒体呼吁更多有良心的中国人一起来营救她的母亲:“或者出一份力,给她寄一张明信片,关注一下她。”

“我也给她写过一些信,但我不知道她有没有收到。”在监狱里的良心犯,也许都不知道外界对他们的营救与关注。金昭宇表示,不管她的母亲收到信与否,那些信都是有意义的。“只要能寄到监狱,对监狱的警察都是一份真相、一份震慑。让他们了解到海外有这么多人可以自由学炼法轮功,因为不管是老百姓、还是警察,他们都是被蒙蔽的,都在被中共封锁消息下洗脑,他们看不见真相,也不了解海外的情况。”

陈真萍联系方式:

453700 中国河南省新乡市女子监狱 16号信箱 第9监区 陈真萍  收

Mrs. Chen ZhenPing
Women's Prison 9 Supervisor District
16 Mailbox,
453700 Henan Xinxiang City, CHINA

金昭宇的母亲陈真萍被秘密判刑八年
SIELUN PEILI杂志采访金昭宇后刊登陈真萍的故事,呼吁人们关注。

金昭宇的母亲陈真萍被秘密判刑八年
芬兰人的关注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