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笔墨人生:知音难觅岳武穆(图)

2012-07-08 00:51 作者:许青山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昨夜寒蛩不住鸣。惊回千里梦,已三更。起来独自绕阶行。人悄悄,帘外月胧明。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比起慷慨激昂的《满江红》,岳武穆的这首《小重山》要低调得多。如果不是事先得知为岳武穆之作,我是不会想到这首清冷中充满孤独寂寞之感的词居然出自一位豪气冲天的将军。

深秋的蟋蟀惊醒了将军的梦。在梦里,他已远行千里。这是一个怎样的千里之梦呢?白首为功名。在梦里,将军征战千里,为功名白了少年头。莫非他不知归去?非也。旧山松竹老,阻归程。若能留得青山在,自然不怕没柴烧。然而旧山松竹已老,青山松竹何在?何时方可踏上归途?

众人皆睡他独起。寂寞深秋夜,阶上无一人。虽已过三更,唯有独自绕阶行,心事无人说。

夜半无人空对月,欲将心事付瑶琴,何处觅知音?唯有帘外月,独照绕阶人。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梦里白了少年头,三更知音有几人?

从这首《小重山》我们可以知道,岳武穆曾在半夜三更独自起来弹琴,而且将自己的心事都付于这瑶琴了。可是谁听见了?大家都在梦里,还没醒呢。等到日上三竿,大家都起来跟着岳武穆打岳家拳了,自然也就听不到了。

可见凡事还是讲一个机缘。岳武穆没有专为哪一个人弹琴。谁能在这深秋之夜,三更之天醒过来,谁就能听见岳武穆的琴声。睡死过去的,把琴弦弹断了都听不见的,那就只能埋怨自己了。

大家平时经常能看见岳武穆练武,却很少听见他弹琴的。深秋的蟋蟀再怎么狂叫都没几天了,很快大家都耳根都清净了。可是没有这寒蛩不住鸣,惊回了岳武穆的千里梦,他老人家也不会三更半夜起来独自弹琴吧。所以能够听到这琴声的,或许还要感谢那些深秋的蟋蟀了。

点此在线阅读【新看点】杂志七月刊

点此阅读及下载全部杂志

新看点7月2012

来源:《新看点》杂志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