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那个修路的人就这样走了--秦家的故事(组图)

2012-06-23 05:00 作者:李佑芸 桌面版 正體 7
    小字


人已去,路还在,人们会永远传颂那个修路的人

【看中国记者李佑芸综合报导】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份声援书,引起超过1万5千人签名按手印声援被中共严厉打压了13年的信仰,这在过去是不可思议的事,因为,从1999年7月20日以后,法轮功是中国人的禁忌。

2011年2月26日,黑龙江伊春市法轮功学员秦月明在佳木斯监狱死亡,死时“满身是伤、嘴唇青紫、口鼻流血,面目表情痛苦异常,颈部后右侧大片红肿”,监狱说他是“心脏病死亡”。

为了查明秦月明死亡的真相,秦月明的妻子王秀青与大女儿秦荣倩、二女儿秦海龙三人踏上了伸冤之路,但未料前途异常崎岖,王秀青与秦海龙于去年11月13日被判劳教,留下现年23岁的秦荣倩独自面对破碎的家与伸冤的重任。

在一年多的伸冤无果后,秦荣倩毅然走上街头,披露一家人的遭遇,寻求外界的援助。半个多月时间,超过1万5千人在她的呼吁书上签名按手印,表达对她的声援。

一、秦家的故事

“那时我们一家其乐融融,那是多么幸福的一段时光啊。”残酷的现实令她无法掩饰心中的伤痛,秦荣倩:“九年的等待我不敢去回想,也不愿去回想。没有我这样经历的人是很难了解和体会的。这其中有多少生活上的艰辛,有多少辛酸和痛苦,有多少的牵挂和担心!?”

二十年前,30岁不到的秦月明带着妻子和两个女儿从山东老家来到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红松故乡小城──伊春的一个小村庄金山屯。刚来伊春的那几年,他们没有自己的住房、没有家具、四口人生活清贫,一斤豆油要吃好几个月,两岁、四岁的女儿经常饿得嗷嗷哭喊。面对一无所有的临时蜗居,让四口人吃饱穿暖成了秦月明最大的负担和心愿。

天无绝人之路,秦月明量力自家空无积蓄,开始了数百种生意中成本最低的废品收购。每天蹬着三轮车风里来雨里去,走街串巷的收购废品,逐渐的也能维持一家人的生计了。

女儿得病 一家人因祸得福

命运总是在顺境中无情的转弯,1997年,10岁的秦荣倩得了乙肝,吃什么都往外吐,人瘦得不行,天天熬中药喂食却不见好转,眼看孩子就要不行了。所幸,秦月明经人介绍知道法轮功有祛病健身的奇效,为了救女儿,他领着孩子找到炼功点,开始修炼法轮功,几个月后女儿病好了。而跟着学炼的他也有了很大的转变。戒了酒,也不发脾气了。秦月明脾气大是出了名的。

秦月明从小习武,拳脚快,棍棒刀枪、九节鞭常陪着他在习武场上叱咤风云,20个人也到不了他的身边。但他脾气也大,有时吃着饭,妻子一句话不对,手中的碗“叭”就掰成了两半;而且爱喝酒,时常和拜把子兄弟一喝一宿。喝多了就耍酒疯,砸东西,撕被子,闹翻了天。

但修炼后这些全改了。面对丈夫的变化,妻子王秀青在叹服中,带着有哮喘、肺结核的小女儿也走入了修炼。

一家人修炼法轮功后,孩子长得壮壮实实,再没得过毛病。秦月明努力按照修炼人的要求,心平气和,整天对人乐呵呵的,连女儿都说,爸爸脾气真变了,没说话先笑了。此外,他也当起了金山屯的义务辅导员,家里成了炼功点,整天乐呵呵的,一边做生意,一边忙着教功。

那是一段美好的时光,也是一个令人称羡的家庭。

徒手搬土为家乡铺路 生意越做越火


昔日热闹的小院如今尤显衰败、破落:男主人被害死,女主人被劳教

在秦月明居住的金山屯,其家门前有一段路,坑坑洼洼高低不平,下雨天时,道路非常泥泞,骑自行车路过的人不时跌在泥里。秦月明就利用早晚休息时间取土修路。蒙蒙晨曦中人们还在睡梦里,他独自一人推着三轮车去数里外的山坡上取黄沙土垫道,每往返一次他都是满脸汗水,衣服都被汗水浸透,晚饭后他又接着铺路。数十天的辛劳,长达百多米、宽四米左右的道路被他勤劳的双手垫平了。邻里乡亲感动的说:这路是“法轮功”给修的。

秦月明的客户都很信任他,给他送货特别心安。有的人货多了没有运力,秦月明不管客户货多货少,给个信他就主动上门去取;给废品过秤时,有零头的他总是给补足斤;付款时他总是把零钱给往上调够整数;重德行善、公平交易,是他修炼后的一个经营准则,他的生意也因此越做越红火。

二、魔难中 矢志不移

受难中不忘帮助川震受难者

1999年7月,中共当局开始严厉打压法轮功修炼者。10月中旬,伊春法轮功学员汪志谦去公安局说明法轮功的情况,并索要被抢走的私人物品,公安将汪志谦非法拘留。18日,秦月明等法轮功学员向其所在的金山屯区政府陈述情况,要求无条件放人,秦月明也因此被关进看守所。从此,一家四口聚少离多。

秦月明被作为“重点人物”, 先是被非法劳教3年,刚刚走出劳教所,又被非法判了10年重刑。秦荣倩回忆道:“那些年我们很担心爸爸在监狱里面的处境,我们从那里出来人的口中得知,在监狱里爸爸经常挨打,但爸爸从未屈服、从未放弃信仰,令周围的人很佩服。监狱里的生活非常艰苦、条件恶劣,但爸爸告诉我们不要给他存钱,他说监狱每个月会给六元钱,他用这钱就够了。在这种条件下,爸爸还在汶川大地震中捐了四十元钱。在我的心目中,爸爸是最让我敬佩的人。”

妈妈王秀青先后5次被非法关押,其中3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绑架到伊春“洗脑班”(中共为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黑监狱)。2002年父母同时被绑架,秦荣倩则被带到伊春市金山屯区公安局拘留一个月,多次被非法审讯,那年她13岁。“每次提审时警察康凯、齐友都对我进行恐吓、威胁、辱骂、体罚,还用掌猛击我的头部、脸部,因我是未成年人,他们最后竟在拘留票子上填写18岁造假,我被非法拘留了一个月。在看守所里我一面担心被抓走的爸爸妈妈,一面还挂念着独自在家没人管的年幼的妹妹。”2007年母亲再次被劳教两年,18岁的秦荣倩和妹妹被迫失学,为了生计,秦荣倩开始给饭店刷盘子,好几个年节,她们姐妹是在打工的饭店相拥度过的。流浪在外,成了不是孤儿的孤儿。

心彻底的破碎

从2002年父亲被判刑十年,到2011年秦荣倩收到佳木斯莲江口监狱传来父亲死亡消息,九年来她日日夜夜期盼和父亲的团聚。“2011年2月26日,突然接到爸爸在佳木斯监狱‘猝死’的消息,我们的心和那份苦苦期待了9年的希望,仿佛就在顷刻之间彻底的破碎了。”“冰棺中的父亲须发皆白,满身是伤、嘴唇青紫、口鼻流血,面目表情痛苦异常,颈部后右侧大片红肿,监狱竟说他是‘心脏病死亡’!”秦荣倩说。


冰棺中的秦月明

根据《明慧网》报导,秦月明死前曾遭到强制灌食,被抬到医院卫生间,由四个人分别按住四肢,另一人按住头部,强制他靠在椅背上,并野蛮的用止血钳夹住他的舌头,拉出来,强制插管灌蒙牛纯奶加盐。隔天上午,秦月明死亡,但直到晚上秦月明的家人才接到监狱警察“秦月明正常猝死”的通知。

从此一家人开始了为父亲伸冤。2011年11月13日秦荣倩的母亲王秀青和妹妹秦海龙遭哈尔滨市公安局和双城市公安局警察强行带走,并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

一家四口只剩下秦荣倩孤身一人,她为了替家人伸冤,开始走上街头寻求外界声援帮助,半个多月时间,超过1万5千人签名按手印声援,要求追查秦月明死因,以及释放无罪的王秀青和秦海龙。

看中国日前报导:一万五千个手印声援 23岁女孩替父伸冤(组图)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