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柴玲第二次公开信 再惹争议

2012-06-09 15:31 桌面版 正體 63
    小字

八九天安门“六四”事件23周年之际,前学运领袖柴玲发表了《我原谅他们》一文,表示原谅当年开入天安门广场的解放军,以及当时的领导人邓小平和李鹏。一文激起千层浪,柴玲因此受到来自各界的严厉批评。

针对众多指责,柴玲又发表了“再谈宽恕”一文,解释宽恕是她个人的意愿,“是来自一颗被耶稣的爱而转化的心” ,并在文中多次引用《圣经》原文支持自己的观点。

然而,柴玲的解释并未能让大家满意。

六四事件非关个人信仰

作家徐水良在《驳柴玲〈再谈宽恕〉》”一文中指出, 六四是一个公共问题,是国事,事关国家公权力暴力镇压的问题。柴玲通过公开信发表对国事的看法,造成了广泛影响,所以不能称之为个人信仰的私事。

维权联盟电邮组的亦虹也提出疑问:柴玲即使认为自己的想法是对的,是不是就应该如此向媒体发布呢?她举例说,那些在六四中失去亲人的父母,妻子,丈夫,兄弟姐妹,在六四纪念日,得到的不是原天安门广场总指挥的安慰,不是政府的道歉,不是经济赔偿,听到的却是对独裁者杀人犯的原谅。他们会是甚么感受?他们此时应该得到的,是爱和关怀,而不是任何别的东西。

六四屠城后,在上海抗议屠城的孙宝强被秘密逮捕并被判刑三年。她在《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一文中,描述了自己这么多年来的悲惨遭遇,特别是由于政府的持续骚扰,不得不撇下独生子,和丈夫逃到澳洲。她表示,和唯一的儿子天各一方,每一天都在思念的痛苦中煎熬。孙宝强还特别以日前李旺阳“被自杀”一事为例,认为这是六四屠杀的延续,这是屠杀后重复的屠杀,这是变本加厉的屠杀,这是穷凶极恶的屠杀。

宗教并不能支撑柴玲观点

作为一名基督徒,亦虹不希望柴玲的说法引起非基督徒朋友的误解。她认为,基督教界始终有向极权投降的倾向,但那是基于人的软弱和人的罪性。人的自由和尊严的源头是神。极权统治是毁灭人的自由尊严乃至人的生命的残酷机器;极权政府是我们所有人,不管是基督徒还是非基督徒共同的敌人。

亦虹同时表示亦不能同意柴玲关于宽恕的说法。因为邓小平、李鹏不仅仅是公众人物,而且是极权政府的代表。不宽恕,未必是狭隘;不宽恕,并不一定以暴易暴;不宽恕,因为践踏人的尊严,权利,乃至生命的事情在中国每天都在发生;不宽恕,因为我们没有权利宽恕。

六四遗孀许力平也在网站上发帖表示代表死者和家属谈谈感想。作为一名天主教徒,许力平表示,宗教信仰或基督信仰的最大魅力是人类道义标准。一种违背人类道义的信仰、或言论、或举止和引发的战争都是反人类的。
许力平认为,导致六四血案的主要责任者应该在政府。一种正义和真理的坚持,需要很多人的共同努力和不偷换概念的信仰作为基础。一个人的话,尤其不太合乎逻辑、情理或违背人类道义和信仰的非理智误导,可能会增加受众点击率,同时也引导人们进入一种理性思考:人们应该坚持甚么?原谅甚 么?

镇压未停 正义不止

孙宝强通过亲身经历指出,屠城后,有多少鲜活的生命被碾成齑粉,有多少抗暴者的家属,生活在精神和经济的双重痛苦中。死不瞑目的英灵;失去孩子的父亲母亲;大屠杀中的伤者,残者,病者,株连者,迫害者,还有那些因六四判刑而失去退休金的垂垂老者……23年来,迫害一分钟都没有停止过,镇压一分钟都没有停止过。

亦虹认为,人若要得救,必须先自己站出来,对他每一种行为单独负责。宗教中强调的是那超越时空生死亘古不变的公义,亘古常存的慈爱。而这种公义、信实、慈爱,正是人们面对恶势力不能低头的缘由。

原标题:柴玲第二次发表公开信谈宽恕 再惹争议

来源:新唐人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