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纽时:先是黑头罩 艾未未81天的被囚生活(图)

2012-05-27 14:01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艾未未再现他2011年在中国被囚的场景,作为其艺术作品的一部分。

【看中国记者李婉君编译】据《纽约时报》5月26日(周六)报导,警察猛拉套在艾未未头上的黑头罩,这令人窒息。在头罩的外面用白颜色的笔写着:“嫌犯1.7”。

在一辆白色面包车的后座上,坐着中国最著名的艺术家及“挑战者”艾未未,在他的身边,一边坐着一名警察,抓着他的胳膊。另有四名男子坐在前排。

“直到那一刻,我仍然有精神,因为这看起来不像是真的”,艾未未说。“这更像是一场戏。为什么会这么具有戏剧性?”

2011年4月3日上午,警察驱车把艾未未-这名批评共产党最直言不讳的人士,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送往位于乡村的一个拘留中心。艾未未本计划飞往香港和台湾进行公务旅行。去年在中国发生的其中一个最引人注目的人权戏剧就这样开始了。

在最近几个月的谈话中,艾未未回顾了那81天里他被非法拘禁的故事。

尽管当局不断地警告,54岁的艾未未每天都使用推特(Twitter),并会见外交官、记者、艺术家及中国的自由人士。本月,北京一家法院同意对艾未未对地方税收官员提出的诉讼案举行聆讯。被告税收官员要求艾未未补交240万美元的税款和罚款。上个月,艾先生设立了四个网络摄像头,直播他的日常家居生活,用他的方式嘲笑周围的警察对他的监视。那些警官命令他停止这么做。

去年也遭当局拘留的一名律师及艾未未的朋友刘晓原说,“他的个性是:‘你越压迫我,我反击得就越厉害’”。

艾未未说,在那81天里,审讯人员告诉他:当局会以颠覆罪起诉他。三名主要的审讯员来自北京警方经济犯罪部门,他们的目的是要收集证据,指控他颠覆(国家政权)、偷税漏税、色情和重婚(艾未未有一名三岁的非婚生儿子)。他们反复地问他使用互联网的情况、有哪些外国联系人、他作品的内容、其作品庞大的销售价值及从2010年起的一个裸体摄影项目。

当他回忆说那些审讯人员威胁他,称要让他坐十几年牢时,他的眼睛湿润了。“那非常的痛苦”,他说,“因为他们不停地说,‘你将永远见不到你的母亲’或‘你将永远见不到你的儿子。’”

在两个不同的拘留中心,艾先生被局限在狭小的房间内,24小时都有看守人员盯着。第二个地点是在一个军营,他说,那里更严厉,“那些灯24小时不灭,一个声响很大的风扇在转,两名身着绿色制服的男子在不到一米的地方静静地瞪着我。艾未未每晚上只能有两到五小时的睡眠。他每分钟的动作都被规定死了,包括什么时候能吃东西、上厕所和淋浴。以魁梧身材著称的艾未未掉了28磅。

但该军事中心当局确保他每天能看四到七次医生。他拿到很多治疗他疾病的药物:糖尿病、高血压、心脏问题及2009年在一次警方殴打中造成的头部受伤。他还发现在他每天早餐托盘上的整只水煮鸡蛋上都有一个小洞,一名警卫告诉他,当局保留了每一餐的样本,以防他万一生病或死亡。

在警察开车把他从机场带走的那天上午,艾未未的考验开始了。他被拉进一栋楼里,推到一张椅子上。

“起立,”一个声音说。

艾未未站了起来。一名男子脱下他的头罩。 “我看到在我面前是一个高大的家伙”,他说,“那人看起来象是从早期007电影里出来的那样”。

艾未未以为自己要挨打了。那​​名男子掏空了他的口袋,拿走了他的皮带。他的右手被铐到一只椅臂上。

第一组审讯人员很晚才到,那时已是晚上10点。他们有一个人用手提电脑做记录,其余人员问问题。主审人员姓李,大约40岁,身着细条纹的运动夹克。他说,他从未听说过艾未未,直到他做了一个网络搜索。

李问了艾未未超过两个小时,期间他在一根接一根地抽烟。他问艾未未有关敦促中国民众开始“茉莉花革命”的网上交谈。艾未未还被问到有关他在纽约展出的中国十二生肖铜像。李指责艾未未不该因这些作品获得赞誉,因为该展览是在仿照北京颐和园后的一个喷泉,是工人们为他铸造的。

他还说,他对其中一个铜首雕像能卖50万元人民币(8万美元)感到惊讶。

“几乎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艺术品能卖这么高价钱”,艾未未回答说,“甚至连我也不知道。”

李问艾未未有关他与他儿子生母的婚外关系。那名警察以重婚罪来威胁艾未未。 “别试图侮辱我”,艾未未说,“你不能把它叫作婚姻”。

两人争辩起来,李就采取了另一种策略。

据艾未未回忆,李说:“你真正的罪行,将是颠覆国家政权罪”,“你总是在骂政府,你总是对外国媒体讲话。我们必须教育你。我们不得不宣布你是个骗子,你有经济问题,你结过两次婚,及你把色情内容放到互联网上。”

这样持续了大约两周。每天晚上,警卫人员就拿进一张床垫。他几乎每天都被审问。主审员从李换成了一个身材矮胖的刘姓男子。

艾未未说,那些调查员态度“尊敬”。最终,他能感到他们觉到没劲。刘谈起了怎么做面条。那些警卫们则玩自己的手机。艾未未说,“你感到就像一颗珠子掉进了一条缝隙,你被遗忘了,完全切断了你的一切联系,及你以前的任何经历。”

在没有预警的情况下,他被转到了第二个看守所。又一次,那些警官给艾未未带上了头罩。警卫人员是80名来自武警部队的年轻士兵。他们把艾未未放入1135室。墙上是白色的“护垫”。这里关押著名的嫌犯,包括亿万富豪。

新的审讯员更为严厉。一天,他和艾未未对为什么艾未未会积极参与政治行动而若有所思。是因为艾未未曾在纽约住过11年吗?还是因为他曾在“文革”期间遭受过苦难?不,其他中国人也有那样的经历。两人随即发现了原因:互联网。在2005年艾未未开始写博客前,他对电脑还很陌生。

5月15日,艾未未被责令去淋浴,并换上一件白色的衬衫去见他的妻子。艾未未知道这次探访是(当局)宣传的目的,他不想去。那些人员告诉他,他只能说三样事情:他受到良好对待,他正因经济犯罪遭受调查,和让他的家人不该对记者讲话。艾未未和他的妻子路青在朝阳区警察总署会见了15分钟。“我压根就不想去看她”,他说,“这完全是侮辱”。

回到看守所,审讯一拖再拖。一天早上,那些人员说要把艾未未送进监狱,并问他最后一次想见谁。然后他们说,如果他能说服(他的妻子)路青签署一份文件,声明是他在主管其妻子名下的北京假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他就可能会被释放。警方正在针对该公司建立一个税务案件,该文件将让他们可以以此来动到艾未未。

警方给路青打电话,然后艾未未告诉她:“你就照他们要你签的签”。

她签了字。之后,那些人员让艾未未在一台录像机前坐下来,让他保证:再也不上网,再也不对外国人讲话,等等。艾未未签署了一份文件,称他已经接到了其欠税的通知。那些人员蒙住他的眼睛,开车把他送到朝阳派出所。

在那里,他见到了他的妻子和母亲,并一起回家。

(译文略有删节,点击看原文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