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改良与革命

2012-01-09 04:33 作者:燕赤霞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自从乌坎事件发生后,韩寒等急忙受命放言论,论述民主、革命与改良等问题,妄图阻止中国民主革命的发生,我从另一角度讨论此问题。

一、变革已经不可避免
中共只有两板斧:第一斧,毛的无产阶级专政社会主义(又称暴力社会主义),搞了27年,冤死8000万,弄得社会伤痕累累,经济濒于破产,失败了。改换第二斧,邓的“改革开放”+四项基本原则,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就是用资本主义的方法搞活经济以壮大无产阶级专政,搞了32年。现在改革停滞,政治僵化,乱象丛生,都在问中国向何处去?证明这条路也走到尽头了。中共没有第三板斧,又拒绝接受民众提出的第三条路——民主制建国,真的无路可走了。党内外有识人士都认识到“一党专政”体制,非改不可。

现在世界上83%的国家是民主制度,专政政权仅33个,最大的就是中共。中东地区的民主革命正在扩散到亚非拉各地,民主潮流势不可挡,大势所趋,一党专政没法永世长存,变革不可避免,迟早而已。执政党烂到如此地步,还能熬几时?

二、何种方式实现“变革”
历史上,重大政治制度的变革方式只有两种:改良和革命。改良也称改革,虽然有不彻底和缓慢的缺点,但是社会损失最小,是最佳选择,我也乐意见到。不过,变革到底会取何种方式进行,不取决于人民群众的意愿,而取决于当权派(执政党)。当权派若真心政改,改良就会成功,例如前苏联。若当权派一再反对任何政改,那改良就是幻想,直接的后果就是迫使人民大众起义革命。只有当权派有能力选择改良还是革命,其他任何人都没有能力做这种选择,否则就是不自量力,多此一举。那些在野人士争论革命好还是改良好,真是“狗逮耗子,多关闲事”。

三、改革派势单力薄
目前党内高层公开政改主张的只有两人——温家宝总理和刘亚洲将军,反对者占绝大多数。可以肯定,这不会成为18大的议题。

中共专政与蒋介石半专政的根本不同在于,后者公开宣称自己的最终目标是实行宪政——还政于民,前者明确宣称决不实行宪政而要永远专政,所以后者在台湾实行了宪政,而前者坚决“六不搞”——永远专政到底。这是中共改良派难有作为的根本原因。改良派到现在甚至连个宣扬自己观点的平台都没有,比到满清晚期差得多了。改良派前途渺茫。

改良派有耐心等当权派发善心,反正他们有充足的生活保障。但是在一党专政体制下挣扎的广大人民,特别是被夺土地衣食无着的农民、毕业即失业的学生,他们如何等得了?改良派既然劝不了权贵们改良,也就劝不了人民不革命。改良和革命是当权者的选择,若他们拒绝改良,人民群众就会选择革命,这是客观规律,不由任何别人选择。

因此,对于改良还是革命,我没有自己的选择,若是当权派愿意改良,我欢迎改良,如果他们拒绝改良,迫使人民起来搞民主革命,我也一定拥护革命。

四、变革的目标
无疑,变革的目标是废除一党专政体制。废除后建立什么政治体制呢?当然是民主制度了。任何新的野心家想再建一个专制独裁制度的话,民众已经有很强的识别能力,不会跟他走,而且,目前的中国和世界形势与一百年前大不同了,不会容许产生一个新独裁制度。改良也好,革命也好,只能建立起民主制度了。

其实,民主制度不是人们的选择,而是被逼出来的妥协办法。古代,农民革命推翻旧专制政权后,各个农民革命力量之间就要展开争王位的“统一”战争。消灭了其他各支革命军后,自己就可称帝了。现代不同了,就如伊拉克、利比亚,推翻旧独裁者后,各派不可能再发起新的争位战争,只能坐下来会谈,只能同意建立民主制度(革命开始时也是用这口号号召人民起义的)。然后进行公正的普选,由人民通过选举来选择谁掌权,以此方法解决相互的矛盾和纷争。这时,世界上的许多民主国家都会插手来帮助建立民主制度,再有人想建立新独裁,世界也不答应,就如袁世凯称帝夭亡一样。实在不用担心民主革命的结果会产生新独裁政权。

革命,特别是武装革命,的确会有巨大的破坏性。没有人希望这种破坏。问题是旧政权几十年来给中华民族无可估量的破坏正在日益加剧,使得人民只得在继续世世代代忍受这种破坏和奴役还是起来革命推翻旧政权中两择一,若人民选择了后者,我们难道作个反革命者帮助去杀戮人民或赞赏杀戮人民?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