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青年被城管误当小贩 遭殴后扔出车外(图)

2011-12-31 01:11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事发后,陆豪杰头部抵着马路牙子,蜷缩在东兴南路上。

34岁的河南平顶山人陆豪杰称,前日在广州市杨箕村被4名城管误认为小贩带上执法车辆,在车上遭殴打后,被直接扔出车外,头碰到路牙上,后脑和脚踝受伤。

陆豪杰称,他从老家来到广州差不多一个月了,但一直没有找到稳定的工作,只是偶尔在东圃镇帮人装货、卸货,赚取每天40元的工钱,晚上基本睡在杨箕村或者东圃镇网吧的椅子上,“实在找不到工作,准备过两天回家过年。”他说,就是为了过年回家,他才会想起去买两只凳子。

伤者:车内遭殴后被扔出车外

据陆豪杰介绍,前晚10点左右,他来到杨箕村村口的炒粉摊,摊主是他的老乡。他向摊主提出,想花10块钱买其两只板凳,在火车上坐。恰好在这时,一辆城管执法车从中山一路转弯进来,村口的五六个小贩见状,赶紧收拾摊子向杨箕村里面跑去。

据他回忆,车上有4名城管队员,下车后误认为他也是小贩,将其板凳没收了。陆豪杰连忙解释自己并不是摊主,在要求拿回板凳时,与城管队员发生了口角。陆豪杰称,当时城管要他上车,但在催促他上车时有些拉扯。

据目击者称,那是一辆白色轻型卡车,车头两排座位,后面一节车厢,两名城管分别坐在驾驶和副驾驶的位置上,另外两人坐在第二排,把陆豪杰夹在中间。

车开到东兴南路,大约到五羊新城小区门口时,陆豪杰称他再次向城管队员索要板凳。“他们骂了一句脏话,我立马回了一句。”陆豪杰表示,这立即引来4名城管队员的老拳,“把我摁着打,往头上打,起码(打了)十几拳。”他表示,四名城管队员均参与了殴打行为。

陆豪杰说,在被打的过程中,他挣脱一只手,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想要拨打市长热线,“手机被他们抢走扔出(窗外)去了。”殴打行为大约持续了十几秒,接着车门打开,他被扔了出去。

“脑袋猛磕在马路牙子上。”陆豪杰称,他被撞得一时无法站立,整个人缩成一团躺在地上,意识不甚清醒。

当晚10点10分左右,陆豪杰被送往附近的空军医院,其右脚脚踝严重青肿以致无法正常穿鞋,后脑有隆起的肿块,脸部也有轻微伤痕。但由于不愿多花钱,陆豪杰没有接受治疗,在医院做完笔录后即离开。前晚11点多,在陆豪杰的身上仍能闻到明显的酒味,“我是中午喝的酒。”

目击者:车内有人扭打并飞出一人

前晚10时许,张女士与朋友下班经过东兴南路,见到一辆白色厢式车由西往东迎面开来,车厢左侧印有“城管执法”的字样,车内有人穿着城管制服。张女士介绍,当时车辆正在慢速行驶,其看见前两排座位内有争执,听见扭打声和呵斥声,“很吓人。”

附近一名商户称,整个车辆摇摇晃晃,后排车窗玻璃是开着的,里面有人在纠缠扭打。另一名商户称,有一名城管队员身材十分魁梧,打人的时候整个后背都贴在窗户上,而掉下车的男子身材瘦小,顶多168厘米高。

车辆行至东兴南路与广州大道中交界的路口时,趋于停止,黑暗中张女士看见有一堆东西从车门“飞”出来,声音非常响。但她没有看到人是自己跳下来,还是被扔下来的。

“车开到那里的时候(男子)被扔下来的。”一名商户指着路口附近的大树说,该男子被扔下时,后脑恰好撞到道牙,蜷缩着身子,一动不动,两名穿着城管制服的人还下车看了看。

待张女士过马路查看,肇事车辆已经迅速离开,沿广州大道向南驶去。“整个过程大概20秒。”

商户表示,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没有看见车牌号,“只记得有两个8。”

南都记者从事发地点附近单位的监控录像可以看到,前晚10点8分至10点9分期间,确有一辆白色小型厢式货车从东兴南路经过,其外观与当事人和目击者表述相符。但由于监控角度和距离等问题,无法看清车上是否有“城管执法”字样,也无法辨认车牌,是否有人掉下,也看不出来。

据报道,涉事城管已被处分,并向当事人道歉。

(本文有删节)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