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浴火欧盟史为鉴 民主危机或胜欧债

2011-12-15 15:59 作者:万厚德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看中国记者万厚德综合报导】历经十小时马拉松议程的欧盟峰会,在英国动用表决权的负隅顽抗下,德法所提欧盟正式修约案未能如愿获得全体27个会员国一致的同意,不得不先转而缩小范围取得17个欧元区国家的一致认同,随后再获得其它9个非欧元区盟国的支持。法国总统萨科齐以”导致欧盟修法破局的元凶“怒责英国首相卡麦隆,德国总理默克尔对此则是以”我们都在一条船上“表达出英国无法置身其外的看法。卡麦隆则坚称,在无法兼顾英国国家利益下,他无法同意欧盟修约,但不反对欧元区另立新条款。英国媒体关切指出,默克尔欲建立由德国主导的”欧洲超级政府“,一统欧洲。也有评论忧心,欧洲未来将面对一个完全不受民主监控的欧盟菁英统治阶层,这将形成欧洲民主政治的危机,严重性远超过欧债问题。

历史的必然 英宁偏安拒统一

台面上是为确保伦敦持续成为欧洲金融中心的地位,卡麦隆在欧盟峰会中要求在金融监督上给予英国特例,企图让欧盟停止对伦敦庞大的金融服务业进行管制,这自然遭到法国的一口回绝,萨科齐坚持修约应无特例。然而究其实,分析认为,这只是英国拒绝欧盟修改母法《里斯本条约》的口实,因为英国始终将欧盟定调为一个自由贸易区,而非统一的政治实体。到目前为止,即使欧盟已是英国最大市场,出口比重甚至高达54%,英国仍无意加入欧元区。也更何况德国所倡议的”财政联盟“构想,是在年金制度、社会福利、劳动市场政策、金融管制等政策上进行改革,甚至立法来规定基本原则,这等同于全欧大一统,却也正是自有拿破仑、俾斯麦、威廉二世、希特勒等欧陆统一战争史以来英国所最不乐见的事。即令最终孤悬一隅,英国仍宁可奋力一搏,也不愿纳入德法主导下的统一盟邦内,这正是历史的必然。

至于法国总统萨科齐对卡麦隆的高调指责,也仅是惺惺作态。在这场峰会上,演出最给力的就属萨科齐。他长袖善舞,折冲全场,明知英国必然反对,却仍坚持非得要修改唯有全体成员同意方得颁布的欧盟母法《里斯本条约》。分析认为,老萨不过是要凸显英国只不过是欧盟的捣蛋鬼,并藉众怒将英国排除在欧盟势力之外。从历史来看,德法的统一眼光,始终具焦欧洲大陆,这么做只是为了不让重演”滑铁卢“的历史。但德法也并未因此讨到太多便宜。

英领衔力抗”欧债奴隶国“条约

由于英国的反对,《里斯本条约》仍将维持现状,但英国同意17个欧元区成员国在此框架下另立条约规范财政纪律,使不致冒犯这些心焦如焚的欧元国家;同时,卡麦隆为希腊等欧债国家争取了不致沦为”欧债奴隶国“的境地。根据欧《卫报》与CNN的报导,欧盟理事会主席范宏毕(Herman Van Rompuy)原所起草规划的欧盟改革蓝图较德法所提更为激进严苛。

范宏毕提议赋予欧盟执委会更大的监督权,对于接受金援却又总是无法达成删减赤字目标的成员国,例如希腊、爱尔兰、葡萄牙等国,实施政治制裁,剥夺其在欧盟内部的投票权,甚至预算自主权,报告中还建议赋予欧盟执委会超越各国政府的权力,允许施压迫使财政困难国家增税、实施撙节方案,以达成减赤目标,挽回欧元区的信心。范宏毕在报告甚至建议,为了不使意见纷纭延误时机,这些措施采多数决,不需要全体同意便可径付执行。英国媒体称这些国家成了不折不扣的”奴隶国“,一时间批评声浪四起,媒体纷纷为之抱不平,国会议施压卡麦隆予以阻挠。在英国领头下各国于会中纷纷表态反对,范宏毕不得不将此一”奴隶条款“从报告中删除。

卡麦隆虽然在欧盟上吃足了苦头,但是国内民众却有六成以上力挺他对修约的坚持,超过半数的民众则认为卡麦隆的表现优于梅克尔,近半的民众期待退出欧盟,六成以上认为欧员会消失。至于各方媒体则立场鲜明,疑欧派媒体对卡麦隆赞誉有加,认为他把英国摆第一,勇捍英国;左派媒体则是忧心英国将遭到孤立,表示卡麦隆放任英国漂流,欧盟正撇下英国。而这也充分表露出英国在历史上的欧陆情结。

表面和谐未必齐心 拱央行救债是王道

目前看来,作风强悍的德国总理梅克尔左右了一个更紧密整合的欧洲版图,她要用严谨纪律规定、重整欧盟财政,26比1的峰会局面似乎让梅克尔称心,但那些同意推动德法财政联盟的国家,真的愿意就此放弃自身财政权,抑或另有盘算?”明镜“周刊(Der Spiegel)的一篇评论就明白的指出,从峰会历程来看,会员国与欧盟间渐行渐远,已不符合欧盟统合的初衷。此外,从金融市场的角度来看,他们更关注的是充裕欧元区救援基金以解决问题,以及欧洲中央银行未来在因应危机时可扮演的角色。说白了,稳住梅克尔,让德国挹注更多的救援基金,并同意启动央行印钞机挽救欧债,才是这些国家骨子里所想的。同时,与其成就一个”伟大“的德国,倒不如分散其权利,方可永保安康,这不也正是欧盟的初衷吗?!就这点来看,可说是与英国画上了等号。不过欧债临头经济疲软的欧盟各国,真能驾驭得了如日中天的强势德国?而当财政联盟果真成立后,少数菁英成员的欧洲央行也势将掌控各国命运,届时,欧盟运作上所代表的民主内涵又存几希?

欧洲一统菁英当政 民主几希

欧洲的权力已愈形集中,许多国家的命运几乎决定在极少数民选和非民选的菁英手中。当红的欧洲央行成员只有8名,但却足以决定欧洲多国的命运。希腊前总理巴本德里欧被迫辞职后,换上了金融经济专家帕帕季莫斯。意大利早已失去人心的贝鲁斯柯尼狼狈下台后,由经济专家蒙蒂接任。而这两位专家却都是由欧盟与欧洲央行连手送进两国议会通过后上任的,丝毫未经民意的洗礼,完全没有民主正当性,只是为瞭解决危机而出台的技术官僚。

至于两位专家是否真能无私的推动改革呢?帕帕季莫斯曾为欧洲央行副总裁,也曾是希腊央行总裁,讽刺的是,当初希腊顾高盛作假帐蒙混加入欧盟,正是他任内所发生,但央行监督的机制却不曾发挥。而当时在面对希腊高额逃税时,帕帕季莫斯也未有任何作为。至于蒙蒂,之前是高盛和可口可乐的顾问,也是毁誉参半的欧美日”三边委员会“成员,一度还是欧洲区主席。

欧盟进一步统一后最大的潜存危机就是民主监督机制的缺无。《苹果日报》一篇名为”菁英降临 民主末路“的社论就精辟的指出:”如果说欧洲民主真的出现危机,那么完全不受民主监控的菁英统治,才是民主真正的危机,严重性远超过欧债问题。毕竟再好的皇帝,也比不上一个无效率的国会,何况民主的价值从来也不在效率。希特勒、斯大林不早已给了我们答案?“

从历史的角度上看,德法此番捐弃成见力促欧盟新协定,正是实践远自8世纪查理曼大帝以降的欧陆统一大梦,而总是游走在殴陆边缘的英国,则依旧扮演着自18世纪末对抗欧陆统一的角色,并希冀在此次欧盟峰会上,重演1815年英国威灵顿公爵带领欧洲反法同盟彻底击垮法国的滑铁卢之役,与扭转二战的诺曼底登陆战。昔日的普鲁士,尔今与法结盟,在德意志强大的经济体系辅以法国灵活的外交手腕下,英国也只能选择光荣的退守在大不列颠群岛,以保有”日不落国“这个民主政治起源地最后仅有的尊严。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