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牟传珩 :北京为什么朋友越来越少

——也为中共建党90周年献礼

2011-06-28 11:30 作者:牟传珩 桌面版 正體 9
    小字

眼下,北非中东正在演绎人民不能让“统治者”长期统治的“茉莉花飞”;中国国内被人民日报评论部称之为的“沉没声音”也正在引爆、发酵。然而,官方却正在借中共建党90周年“唱红中国”,返身向左。在此背景下,2011年6月16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中国共产党为什么朋友遍天下?》的御用“献礼”文章。该文称:“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有90年历史的政党,世界上为数不多”。更令人咂舌的是,此作者竟以中共长期执政理由,毫不脸红地渲染其“朋友遍天下”谎言。此献礼文章正被包括新华网主页焦点在内的官媒用来炫耀、炒作。

北非中东“茉莉花革命”以来,北京因担心再度被国际社会孤立,沦为卡扎菲同类恶名,不得不对联合国1973号决议投弃权票,以确保其顺利通过。不久,北京又发出非议北约的杂音,却被国际社会边缘化。当今中国的“五个不搞”者们,长期以来一直站在国际文明潮流的反面,背对世界,反观历史,倒映现实,抵制“人权高于主权”的人类普遍价值观。北京不仅过去曾一直站在斯大林,齐奥塞斯库、金日成,布尔波特等反人权立场的一边,而且冷战后,也同样站在反人类的萨达姆、金正日、米洛舍维奇等人的一边。当今世界仅有的几个红色政权极其孤立,信仰暴力革命、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镇压异己的政治势力,已成为全人类的极少数。这已是个铁定不移的事实。

从历史上看,正如中国意识形态“挺谁谁死”铁律一样,北京与谁称兄道弟,谁就恶运当头了。罗马尼亚前总统齐奥塞斯库,被自己的国民处死;原民主德国领导人昂纳克,客死智利;原扎伊尔总统蒙博托,客死摩洛哥;菲律宾前总统马可斯,客死檀香山;埃塞俄比亚前皇帝海尔.塞拉西一世,被秘密处死;尼泊尔前国王比兰德拉,在著名的王室惨案中毙命。如今,“老朋友”们,除了朝鲜的金正日和古巴的卡斯特罗,大都不在人世了。北京现在已经没有几个可称之为“朋友”的了。眼下,随着中国南海问题迭起,中共派出海事舰出访新加坡一路扬威,且有意拉新加坡垫背,不期反遭新加坡当局质问,要求其“更精确地阐明其领海主权范围”,指责北京“目前的含糊其辞引发了其它海事国家的关切。”现在,不仅周边美日韩围堵北京,东盟各国纷纷结盟,22日日美4 名官员联合韩国、澳大利亚、印度、东南亚各国,要求中国遵守国际规范达成一致。举目国际社会,除了朝鲜的金大胖子还需要吃中国的奶,就连共产主义小兄弟越南都要“反水”了。当此之时,有谁还会是北京的朋友?

中共在国际舞台上一直深受“加工敌人”的红色意识形态所困,站在国际文明潮流的反面,形象不佳,常被孤立,与世界多数国家的关系长期处于不正常状态。世界上的国家要么把中共视为潜在的敌人,要么假装是中国的朋友,而实际上是骗取中国的好处。然而,每到有大事件发生的关键时刻,北京的尴尬孤立的地位就会倍加凸现。

北京为什么朋友会越来越少?其实当今世界上仅有的三两个坚持借暴力维护红色意识形态的当政者,在人类民主化大潮冲击下,不思彻底变革,而是困守在继续借助强调“党性”、“阶级性”要人民“被代表”与“被解放”谎言治理的孤岛上,誓言“两个绝不”与“五个不搞”。他们坚守的那种分裂人类共同自然属性与社会属性的阶级价值体系,在本质上是反人类,反普世价值的。这种伪价值体系所塑造的政治运动,就是以“肯定——否定”敌对思维为动机,以争夺经济利益为轴心,以从事阶级斗争为手段,以永远占据“绝对领导”地位为目的,以在制度上生产以颠覆社会平等的“零和”对策为特色。在如此特色制度中,一部分人永远享有绝对领导权,另一部分人却要永远被剥夺权利,不给公民选票,不允许政党轮选,不允许宪政变革。如此执政集团,在人权与民主普世价值全球贯彻的今天,注定要失道寡助了。

即使中国改革30多年后的今天,官方以普世价值为“敌对势力”的意识,依然渗透在内政、外交及社会政治生活的方方面面。对外,北京企图借还魂“红色文化”,来整合“中国软实力”,与世界民主现代化新文明主流争夺语话权;对内,国家监狱依然在关押政治犯,不断强调“红色记忆”压制思想自由,致使公民无法享有天赋的平等与宪法保障的权利。21世纪的今天,如此统治方式,早已声名狼藉,怎么可能再在普世价值推动的全新世界文明中找到真正的朋友?都说“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但在本文看来,没有普世的价值的认同,就注定没有普世的真实朋友。

其实,普世价值观之所以能被多数国家所接受,成为在全世界范围作为判断是非善恶的标准,原因就是相同的人性与人之本能、人之理性。由于人性相通,所以不同的人群才会有共认的价值观。否则社会关系就无法维系。现代社会的政治伦理已经确立:政府之正当权力,来之于选票箱,是经被治理者的同意产生的。于是,“公民同意”便成为解释国家权力来源政治正当性的基石。这就是人权的普世价值。因而,任何企图以民族性、文化性、特色性,拒绝“一人一票”“每票等值”原则,要独家垄断权力的政府,都是注定难以持久的。如今,民主作为一种世界性潮流,已经成为各国普遍接受的有关政府构成方式的唯一合理的解释,无论何种意识形态都不可能找到遏制和抗拒它的理由与方法。

21世界的新文明主流,就是彻底反思、批判违逆普世价值的阶级斗争与阶级专政的红色文化给全人类集体造成的灾难。 2005年7月,国际文明社会在美国华盛顿召开主题为“应更加密切地注视中国”的讨论会上宣读了林德布拉德的书面发言(题目叫做《共产主义的罪行应加以谴责》)。2006年1月25日,欧洲委员会代表大会于巴黎通过一项《国际社会谴责共产体制罪行之必要性》草案的决议,首度要求欧洲成员国组织揭露共产主义的各种罪行,包括对个体、集体的屠杀、集中营虐杀、大饥荒、酷刑、奴工等大规模侵犯人权的行为。”《决议》开头说道:“上世纪在中欧和东欧实行的、至今仍在世界上某些国家存在的极权主义的共产主义制度,都毫无例外地大规模地违反人权。这些违反人权的行为因文化、国家和历史时期的不同而有差别,包括单个地杀人和集体屠杀、关进集中营折磨致死、制造饥饿、任意驱逐和流放、进行拷问、强迫从事奴隶劳动以及采取进行大规模肉体摧残的其他形式,进行种族迫害或宗教迫害,侵犯信仰自由、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侵犯新闻自由,同时缺乏政治多元化。”

2007年11月24日,在乌克兰首都基辅秘哈伊尔广场,举行了1932-1933年期间大饥荒纪念日活动。乌克兰总统尤先科呼吁国际社会谴责红色共产极权。他表示,“全世界谴责共产主义暴行的时刻就要来了!”这一新闻被媒体广泛报道后,已成为当今世界新文明的一个新主题。尤先科在此次活动上为摒弃红色文化特别强调:在谴责共产极权主义以前,乌克兰必须穿上“洁白的衬衫”,去掉身体里共产极权的红色烙印。

世界进入后冷战时代,新旧政治文明的根本冲突,就在于“选票箱里出政权”与“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普世价值观与阶级价值观的对决;现代国际社会的“非暴力更替浪潮”,就是由“权力枪授”向“权力民授”过渡的民主化主旋在全球奏响。这场浪潮的非凡影响力与巨大冲击力,已经席卷了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导致地球村里没有一个角落能抵抗它的诱惑。21世纪的今天,已经没有哪里的人民会面对“一人一票”的世界生态,甘心置身事外,永远由“枪杆子政权”被代表,被愚弄。这就是今天北非中东人民不能让“统治者”长期统治的“茉莉花革命”到来的所以然。

主权尊重人权,是世界和平的牢固基石;国家实现民主,是世界安全的根本保障。公权侵犯人权就是以人类为敌,政府拒绝民主,就是剥夺公民资格。侵犯人权,拒绝民主正是世界诱发各种暴力与战争的诱因。国际社会为了共同的和平与安全,必须加强所有民主制度国家的全球紧密合作,反对和制裁侵犯人权的国家野蛮。这是全人类建立国际新安全防御体系的需要,也是普世价值全球化贯彻的必然性。因此,国际社会除了强化民选政府共同治理全球事务的新安全观,别无选择。在如此政治全球化之外,非民主国家只有接受“非暴力更替浪潮”的洗礼,同样也别无选择。这种新文明社会发展的必然性,已经注定了被国际社会孤立的非民主国家,朋友越来越少!如此一种铁证如山,逻辑推演的结论,就算是本文献给中共建党90周年的一个礼包。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观察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