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陈破空:关于“中国模式”,驳张维为

2011-02-05 12:52 桌面版 正體 9
    小字

胡锦涛结束访美后数日,中共中央机关刊物《红旗文稿》发表封面文章,题为《“文明型国家”视角下的中国政治改革》,为当前的“中国模式”辩护。作者名叫张维为,曾担任邓小平英文翻译。

文中,张维为说:“中国具有超大型的人口规模、超广阔的疆域国土、超悠久的历史传统、超深厚的文化积淀。”四超衍生四特:“独特的语言、独特的政治、独特的社会、独特的经济。”由此得出结论:“这些特征规范了中国政治的独特性,治理这样的‘文明型国家’只能以自己的方法为主。”

试问,哪一个国家没有特殊性?哪一个国家不能总结出“四超”、“四特”?无人争辩能不能“以自己的方法治国”;关键在于,谁是这个“自己”?是把持朝政的既得利益集团?还是拥有这个国家的亿万众生?

由此延伸出另一个问题,什么是“自己的方法”?如果仅仅是既得利益集团自己的方法,则往往与这个国家和国民的利益背道而驰。如果是国民自己的方法,他们则需要通过言论、写作与传播等自由予以表达;需要通过集会、游行与投票等方式予以落实。有人妨碍这类基本自由,就是损害国民的根本利益。

张维为大言不惭道:“中国执政党本质上是代表中国绝大多数人的利益。”既然如此,这个执政党何须封杀言论?何须限制新闻媒体?何须封锁互联网?何不让中国绝大多数人大声说出来:谁代表了他们的利益?

张维为断言:西方政党代表不同利益群体互相竞争;执政集团只代表部分人的利益,而不是人民的整体利益,国家将陷入混乱和分裂。请问这个张维为:你可曾统计,有多少民主国家“陷入混乱和分裂”?是美国、日本?还是欧洲、澳洲?

张某说“混乱和分裂”,暗示的,无非是苏联与南斯拉夫。又是一个混淆历史和偷换概念的胡搅蛮缠。事实是:苏联与南斯拉夫,陷入“混乱和分裂”,看似在民主初期,实际在专制末期。换言之,苏联与南斯拉夫,非因新生民主政治,而是因长期独裁统治,才最终陷入混乱和分裂。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在这里,张维为似乎忘记了中共自己的结论:“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是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

如果有一天,中国陷入“混乱和分裂”,那必是因为共产党长期高压统治的最后结果,而绝非新生民主之不可避免的伴生物。中共高压统治拖得越久,中国陷入“混乱和分裂”的可能性越大。

这个张维为,比一般的极左派或御用文人走得更远,不仅防守,而且进攻;不仅为中共政权辩护,而且质疑“美国政权的合法性”。他质问:通过殖民、移民、灭绝印第安人,才形成今天的美国。这样的国家合法性从哪里来?如果你连国家的合法性都没有,你政权的合法性从哪里来?

且不问张某究竟懂多少历史,只循张某自己的逻辑,问:那么,中国从何而来?是从秦国而来?从汉、唐而来?还是从蒙古帝国而来?从满清帝国而来?今日中共政权的合法性从哪里来?你们的马列主义,究竟是“祖宗之法”,还是外来货?

这个钻牛角尖的张维为,无形间,把他自己逼进了牛角尖。不通历史的张维为,偏要扯历史,又说:“在漫长历史中,中国人也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政治文化观。很难想象多数中国人会接受每四五年换一个中央政权这种源于西方的所谓多党民主政治。”

以历史上存在过封建专制王朝,来证明今天共产专制政权存在的“合理性”,等于承认:中共无意追求历史进步,而有心继承封建专制衣钵。须知,在民主理念萌芽和普及之前的西方,也是封建专制王朝,依照张维为的逻辑,莫非,今日西方和世界各地的“多党民主政治”,不是文明进化的结果,倒是“天外飞来”之物?

张维为宣称:“中国崛起是一个五千年文明与现代国家重迭的‘文明型国家’的崛起,是一种新的发展模式的崛起。“在这里,张某再次把单纯经济增长定义为“崛起”,而无视政治、文化、社会的全面格局。这是北京御用文人的典型观点。既然号称“新的发展模式”,必有其示范性,那么,纵观全球,有哪一个国家效法了这种模式?示范性何在?

曾被中共盛赞的“突尼斯模式”(一党独裁下的“经济增长与政权稳定”),已经一夕倒台(并波及埃及等其他阿拉伯国家),中南海无言以对,并封锁信息。

张维为挑选一名美国学者(DavidHitchcock)的调研结果,为自己拼凑论据。称:这名美国学者“曾对中国、日本、韩国、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等七国和美国进行民意调查,发现美国人强调个人权利,而东亚民众更强调社会秩序。”由此得出结论:美国人与亚洲人价值取向不同。

且不说,选择性引用,借洋人金口,为自己辩护,从来是北京御用文人的典型手法,这里不过是再添一例;就说上述亚洲七国,除中国之外,其余六国都是民主国家,都实行多党民主政治,其政治生态,与美国类同,而与中国有天壤之别。张维为引用这项调研,等于自我戳破:民主与秩序,有何抵触?难道,美国就不要秩序?美国就没有秩序?睁眼瞎的张维为,竟无视日本、韩国等国,实现了民主与秩序的最佳融合。

紧接着,张维为还设置一个问句:“美国一直把美国民众最关心的价值作为普世价值在全世界推销,为什么中国不能把自己最重视的价值作为优先价值取向来推动呢?”作为对称句,上句用了“美国民众”,下句却避用“中国民众”,而用“自己”代之。又一个“自己”!一个模糊的“自己”。实际就是既得利益集团,却犹抱琵琶半遮面。

众所周知,中共推崇“新加坡模式”,并竭力效法之。所谓“新加坡模式”,即经济繁荣而政治独裁。然而,作为“新加坡模式”的创始人,该国前总理、现任资政的李光耀,最近却指出:美国虽然是一个霸权,但它却是柔和的;中国崛起后,未必是一个柔和的霸权。

李光耀的忧虑,具有广泛的代表性,反映了国际社会对一党专政下“中国崛起”的普遍忧虑。

作为狂热的极左分子,张维为们的头脑中,毫无理念,而只有利益,其思维逻辑混乱和强词夺理,不言而喻。也只有利用一党独霸的媒体,如张维为这等御用文人,才能如此信口开河,颠三倒四,混淆黑白,指鹿为马,视十三亿民众如草芥、似愚痴。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