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地震家长上吊亡 怨哀难抒隐患普遍(图)

2011-01-29 14:20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四川什邡一名地震遇难学生家长,周四自杀身亡。地震过去两年多,这一群体的心理创伤并没有适当疏导,而遭遇的不公往往是雪上加霜。


往红白镇山路途中的宣传画讽刺意味。(网友拍摄提供)


红白镇小学家长们在扫墓

周四,德阳什邡红白镇峡马口村地震遇难学生家长张世群,在家中厨房上吊自杀身亡。08年512地震中,他就读五年级的11岁儿子张帅葬身于红白中心学校倒塌的教学楼中,而他本人也被钢筋插脚,没钱治疗而丧失劳动能力,地震过去已两年多,但一直无法走出伤痛,最终选择了结生命。

记者周五通过电话联系上正在操办丧事的他的妻子马女士。

妻:就是想不开,他不能做活,而且死了一个小孩,他特别特别喜欢的孩子,他放不下。就因此好像是忧郁症之类的。
记者:但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两年多,最近有什么特别触动他的事情么?
妻:就是放不下,看到邻居和我们家孩子差不多大的,特别是每个星期五看到别的孩子回家,他就特别特别心痛。
记者:你们当地有什么帮助你们的心理服务么?
妻:这个暂时没有,各忙各的,都有事,我也没计较这些。
记者:您自己现在怎么样?
妻:我现在正在为他办丧事。
记者:有什么需要帮助么?或者生活困难。
妻:现在还不知道,生活是困难,但我想还是要靠自己吧!

儿子和丈夫先后去世,目前只剩下女儿相依为命。马女士表现出的平静有点让人难以想象。

一名四川地震后长期关注灾区的志愿者周五告诉记者,地震和丧失亲人带来的心理创伤并没有获得适当的疏导,自杀时有发生,情况令人担忧:“自从地震后,当地自杀的情况相当多,那是个特别大的心理恐怖,也承受不了,像北川那个宣传部长冯翔。据当地人说一直没断过,但大家很忌讳这个话题,无论是政府还是民众,平时都不太愿意说。很多人对心理抚慰没有这个意识。而很多家长政府一直没有给个说法,无论是科学还是法律上,就说灾区没有豆腐渣,但大家都明白怎么回事。他们又都是很本分的农民,他说不出来,就算你让他说些比较极端的话,他都说不出,这种人不排除他们最后还是会想不开。”

一些与张世群同样遭受丧子之痛的红白镇家长,至今在上访反映校舍质量问题以及救援中官员的渎职。上周德阳市遇难学生家长两三百人集体上访,不少就来自该镇。

多年前就被鉴定为危房,却只见收钱不见修缮的红白中心校初中部和小学部的两栋三层教学楼,在地震的几秒种内倒塌为只有半层楼高,当时被埋学生达300多人,但距教学楼不足10米的学生公寓与教师办公楼却没有倒塌。国家总理温家宝地震第二天就飞到什邡,而位于山上的红白镇却在第三天才开始有救援。有家长忆述当救援人员终于赶到后,他们曾抱着最后希望,要求救废墟下的孩子,却被官员以人手不足无法施救为由拒绝,只是将救援人员派去救助自己的家属。

除了要为孩子讨公道,感觉被欺骗也成为近期当地家长频频集体上访请愿的原因之一。08年德阳地方官员为了安抚这些丧子的家长曾经给过很多承诺和优待,包括每月100元津贴、安排工作、对于新生儿女承担一切养育和教育的费用等等,而至今,这些一一落空。

什邡遇难学生家长雷先生说:“一方面是娃娃遇难了,想起来现在心里都是难过。另外政府承诺的签了字的,他们现在都不承认,他说当时是为安抚你们才拿出来的。(你们怎样调节自己心理呢?)哎呀,现在只有多喝点酒,用酒来麻醉自己。”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