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北京人防工程成中国式的贫民窟

2011-01-14 23:44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北京市许多单位过去挖掘的地下人防工程(也就是人们所说的防空洞)如今成了中国式的贫民窟,这里聚居着数以万计贫困民工;昔日的人民防空洞,今天成了繁华北京的一道最黑暗的社会底层风景线,社会失败的又一种现实。

近年,由于房租持续暴涨,租不起房屋的大批外来农民工被迫住进租金低廉的地下防空洞,由此形成了北京市的另一道风景:防空洞贫民窟。他们住在寒冷、狭窄、没有窗户、没有光线、没有卫生设备,极其简陋的地下防空洞里,像老鼠一样过着不见天日的生活。因此,这些社会底层人被称作“老鼠”,他们的栖身之所被称作“鼠居”。

近年,北京许多单位为了开拓财源,将一些地下防空洞改成简陋的住室用于出租,由承包人或中介经营。官方媒体报道说,在中国的各大城市,至少有大约 100万人住在这种不见天日的地下防空洞里。法新社记者最近走访了住在北京防空洞的一些“居民”。该社1月11日发自北京的一篇报道说,冷战年代留下的人防工程,现在成了中国大城市社会底层的缩影。

这些地下防空洞出租屋,租金通常两三百元。一对从安徽老家来北京的李姓夫妇对法新社记者说,由于租不起租金昂贵的住房,他们两个月前住进了市区一处利用地下三层防空洞改建的一间简陋住室,住室仅四平米见方,墙壁油漆脱落,摆一张床就已占去一半面积。这对四十出头的李姓夫妇皱着眉头说,地下室虽然简陋,但还算暖和,因为外面气温已达零下;再说,租金便宜,月租仅200元。这对夫妇说,他们在北京街头卖快餐早点,常常累月才能挣到2000元。

中国的地下人防工程,是当局出于备战的需要,于60年代下令各地修建的。当时,中国各地成立了人防办公室,责令城市各行各业大挖防空洞和用于防空的地下室,作为战时人员与物资掩蔽。有些工程持续了十年,一直延续到文革期间。在这些人防工程中,数北京的规模最大,其命名为“地下城”的主体部分至今完好保护,属于北京市对外重点参观单位,但从来不对国内公众开放。

这座北京“地下城”,其主入口位于崇文区西打磨胡同。老北京们都记得入口原有一个古色古香的门庭式建筑,廊檐下方曾经挂有一块黑底白字横匾,上书 “北京地下城”字样,现已拆除,但门口一对汉白玉石狮子还在。虽然过路人如今只看到涂着棕红漆的大门和两侧的石狮,但依然显得非常神秘。

这座如今门面简陋,表面上看起来跟街头旅馆没什么差别的地下城,实际上异常庞大。据一些资料介绍,“北京地下城”全长30余公里,在地底下伸向市区四面八方,直通故宫、中南海、天安门、紫禁城、火车站、天坛等重要的市政设施,可容纳三十多万人。其当年工程之浩大,可想而知。除了崇文区西打磨胡同的主出口外,“北京地下城”在天坛公园和市区一些地点还有其他出口,有些出口因地上新添建筑物,已被封死。

除这座有名的主体地下城之外,北京各区还有无数大大小小的地下防空洞和地下室。随着时间的迁移,人防工程管理机构曾将一些防空洞和地下室改建成社区公益空间,如阅览室、放映室、乒乓球活动室或“红十字救护室”等。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些公益空间变成了地下出租屋,成了房屋出租中介所的一门常年生意。有些地下出租屋经营者为了招揽生意,还特地在这些防空洞里设了小型超市和网吧。但是,就是在这里,在黑暗的地下,聚居了无数贫困的民工和社会沦落人,形成一个政府和社会熟知但无人过问的庞大的底层社会。而政府是不会去管这些穷人的。政府的社会政策中,没有他们这样的贫穷农民工。他们注定是中国经济建设的廉价劳动力,社会主义的边缘人和失败者。

但是事情最近突然引起了当局的关注。据《北京日报》去年12月7日的一篇报道,北京当局决定用于居住的防空洞今后将一律不再审批,合法的地下出租屋也会逐步关停。北京市民防局局长王永新说,凡用于住人的人防工程,合同到期后,一律不再续签。当局同时决定,到2011年年底,北京市人防工程将清空住户,腾出的空间主要用于社区公益场所、物资储备库以及地下车库。此外,中国住房建设部近日也下发《商品房屋租赁管理办法》及《公用人防工程停止使用通知书》,要求地下出租屋经营者停止经营。有些业主接到通知,令其 15天内将出租屋内的住户清走。

当局的决定立刻招来地下出租屋经营者的抗议,又牵扯出与这桩庞大的底层生意相关的另一面。《京华时报》1月5日报道说,百余名投资经营地下出租屋的业主聚集在朝阳公园南门抗议,认为政府应该对他们的损失负责。这些经营者认为,既然政府过去允许经营,现在下令停止,就应该给投资人以赔偿。他们还说,经营者只是从中介或开发商处承租,民防局才是大房东。按照他们的说法,政府和民防局才是这桩见不得人的生意的真正业主。

据报道,已经发展成亚洲第一大都市的北京,现有1900万居民,其中有500万到700万是外来农民工。由于户籍制度的限制,这些外来民工享受不到任何社会福利,更不用说有权享受国家提供的社会廉租房。在中国经济大潮的推动下,他们到城里来寻找工作和饭碗,却沦为城市的二等公民,甚至连二等公民还不如,只能是住在地下的“老鼠”。他们为北京的建设付出他们的青春和体力,得到的是低廉的收入,连最起码的生活条件都没有。他们进城打工,遭受的是剥削和各种不合理的待遇,享受不到中国经济发展的果实。他们完全被政府和社会遗忘了,成了繁华北京的一道最黑暗的社会底层风景线,成了社会失败的又一种现实。

出现如此一个庞大的底层社会,究竟是谁的责任?能怪那些地下出租屋经营者吗?政府在开发利用这些地下人防工程时,为什么没有想到人的起码的尊严?不管贫困者的生活状况,利用外来民工的悲惨生活地位来增加经济效益,在北京开发和经营这样一个地下贫民窟的人;不顾人的尊严,制造了如此庞大的一个社会底层的人,又是谁呢?不就是北京市政府和民防局吗?

利用防空洞创造经济效益达到目的了,地下出租屋变得臭名昭著了,现在担心一个社会底层在中国政治中心冒出头来影响国家形象了,要赶人遮丑了,于是出台新规,强迫停止经营地下出租屋。在新规定之下,这些被称为“老鼠”的数以万计栖身北京地下防空洞里的贫困农民工,他们今后面临的只有一个命运:要么离开,要么流落街头。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