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组图)

2011-01-04 10:44 作者:姜维平 桌面版 正體 7
    小字

虽然,有关司徒华身患绝症的消息,在海内外都被许多人熟知,但今天看到他过世的新闻,依然深感震惊和难过。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上右一,姜维平,二姜维平太太,下左,司徒华,右,蔡耀昌。
2009年4月19日拍摄。 (姜维平提供)

回忆2009年4月19日与其匆忙相识的经历,真是感慨万千!

他在聚会的餐桌上和即席演讲中都谈到他的身体,他自信身体健康,人生百年,他说,他喜欢游泳,每天坚持游泳一小时,几十年如一日,感觉良好,他预计中共2022年垮台,“六四”得以平反,他能亲眼看到。

看来,他是过于乐观了。

不过没有关系,中国的儒生大都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其高风亮节,纯真可爱,尽在于此,司徒华代表了香港知识份子的良心,他走了,留下的良知还在鲜活地跳动!

海外媒体报道说,一生奉献中国和香港民主运动的支联会主席司徒华,今天中午 12时 58分病逝,享年 79岁。

一生风雨的“华叔”在沙田韦尔斯亲王医院的病房,听着家人诵唱圣诗,安详离世,遗言是对支联会义工说:“我爱你们。”

华叔早前在病床上观看内地故乡的录像,笑得开怀,他叹谓今生无悔,并亲定今年六四主题“平反六四,革命尚未成功;建设民主,同志仍须努力”,又托付好友,把他的一半骨灰撒在歌连臣角花园,另一半撒在北面的大海,象征北望神州。

我想,一个人活到古稀之年,已是高寿,但司徒华先生活着的意义和价值,不在长短,而在他的正直与傲骨,近日读《李鹏飞回忆录》中有关他的章节,更知司徒华做人的坦然,无私和伟大,面对中共强大而残酷的专制统治,他绝不屈服,令人印象深刻。

自 “六四事件”之后二十多年,中共调整了统治术,一方面加大了对异议人士的镇压力度,另一方面又竭力引导人民向钱看,这些非常有效。所以,当国内的人们越来越对政治冷漠,对“六四”淡忘,对金钱疯狂追逐之时,香港每年的纪念活动却高潮迭起,薪火相传,这种精神和气势尤为可贵,而司徒华的楷模作用勿庸置疑。

毫无疑问,中共希望人们遗忘“六四”的枪声和鲜血,只编织物质享乐,声色犬马的美梦,但总有一些人愿意做专制者眼中的异类。

他们为“六四”死难者鸣冤呐喊,为中国的民主化进程而奔波呼吁,置自身得失安危于不顾。于是,恐惧而脆弱的当权者阻止司徒华进入内地,虽然他的回乡证被没收了,但他临终前依然有交待,骨灰“北望神州”!

至此,中共的领导人怎能不汗颜而胆颤?

可以肯定地说,再过若干年,后人读史得知这一奇闻,会对这些当权者禁不住骂一声“卑鄙”!”

封从德,张健,王丹,乌尔凯西,柴玲等人,才五十多岁,也就是说,这些“六四”之后流亡海外的孩子们,到了华叔预言的2022年,他们年富力强,正值“知天命”的人生黄金季节,谁能否认这个事实?

2009年6月,我在巴黎见到张健时,他对我讲得话特别富有哲理。

他说,我们不着急,邓小平叫我们靠倒了,我们年轻,也能靠倒江泽民,胡锦涛,等等,“六四”一定会平反!

说到这里,他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从里面取出一颗子弹头,它黄黄的,亮亮的,接着他拉开裤管,露出了子弹击中后留下的蚯蚓般的伤疤,他坚定地说,这就是血的证据!我们学生是以和平民主的方式请愿,中共却用子弹对付我们!你说,理在何方?我不相信,这样残暴的政权能不倒台!

在那一瞬间,我联想到了我自己,只不过中共是用五年的监狱,把同样的子弹射进了我的身体和精神,我年纪大了,可能不久将随华叔而去,但我想,张健这些孩子们一定能够活着返回祖国家乡的怀抱!

到那时,我相信,既使中共不垮台,也必将彻底改变,有谁还能掩盖“六四”真相,又有谁还能堵住人民的嘴巴?

今天,司徒华倒下了,不等于他的预言失算,可想而知,政党轮替之时,华叔会受到后生们的敬仰与祭奠,而卑鄙的统治者会遭到孩子们的唾弃!

据报道,治丧委员会召集人朱耀明牧师今午3时召开记者会,多次哽咽。

朱牧师过去数天在病房陪伴司徒华,为他诵经,今早更与华叔的家人一起唱诗,送华叔最后一程。临终前华叔对支联会的义工遗言道:“我爱你们。”

实际上,司徒华不仅对支联会的人,他对许多与其接触的人都充满了大爱之情。我虽然与其不过一面之交,但也深深感受到了他的强烈爱憎,细心和诚意。

2009年4月19日,我有幸与司徒华先生同桌聚餐,他说,他读过我写的文章,也看到了刊登在香港《前哨》杂志上的我的书法作品,他也是一个书法家,我们找到了共同的轻松的话题。

记得那天,当场还拍卖了他的几幅书法作品,其价格不菲,会上竞买的盛况十分热烈,而全部经济收益都捐给了海外民运组织,可见,司徒华用心之良苦!试问:所有的受其恩惠的人们是否对得起老先生的一片爱心?是否忠实履行了他的初衷和愿望?

司徒华先生赠送的贺卡。 (姜维平提供)
司徒华先生赠送的贺卡。 (姜维平提供)

想来真是羞惭,2009年的寒冬岁尾,我收到了司徒华先生寄来的贺卡,上面还有他的亲笔题字,如此德高望重的长者屈尊先给一个晚辈致新年问候,使我非常激动,心中多日不安,我知道,这是他对我4月19日赠送他书法条幅的回报,他百忙中的细心和重礼,令我动容!

从这一件非常小的事情上,我悟出了一个道理:他是典型的中国儒生,其“仁者爱人”的理念,不仅深入骨髓,而且身体力行,并非像一些打着儒教旗号欺世盗名的骗子和商人那样华而不实,他用心爱国爱港爱人民,爱每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爱民主,爱自由,爱法制,爱真相,爱中国宪政民主的明天,这才是真正的“大爱无疆”,与其最后的心声“我爱你们”一脉相承!

据报道,“天安门母亲”丁子霖接受电视台访问时表示,对于司徒华离世非常痛心,认为支联会失去一位优秀的领导人,她也失去一位香港的朋友。她相信平反“六四”后继有人,“就像我们天安们母亲,也随着一个一个离世,但是后来有人,后继者有人。”

我认为,司徒华的贡献不仅在于亲自领导了自“六四事件”之后的历次纪念活动,而且还在于,他以榜样的力量,点燃了香港年轻一代的追求民主和真相的激情。

在我看来,未来的10年间,中共未必垮台,但中国必将发生巨大的变化:如果中共能出现赵紫阳式的改革人物,就会主动顺应历史潮流,平反“六四”,进行政治改革;如果还像眼下这样僵化和沉闷,中国社会的动乱和分裂或者外敌入侵将不可避免。

这两种情形的出现,或早或晚,不仅仅取决于领导人的更迭,还取决于两极分化造成的社会矛盾的激化程度。

从这个意义上讲,司徒华式的儒者毕其一生,苦口婆心,声泪俱下,客观上只是延缓了中共的寿命,真正埋葬统治者的是像李鹏飞之类的港人,这是中国知识份子的伟大,也是他们可怜的悲哀!

不过,不论如何,司徒华走后的香港,他留下的,除了期待的目光和伟岸的背影,还有深情的记忆和仿效的脚步,与其相识即是永诀,非我所愿,令人扼腕叹息,但我也深感欣慰,毕竟香港还在,它与中国大陆万马齐喑的形势截然不同,知识份子的良心还在跳动!

2011年1月2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