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司徒華走了,香港的良心還在跳動(組圖)

2011-01-04 10:44 作者:姜維平 桌面版 简体 7
    小字

雖然,有關司徒華身患絕症的消息,在海內外都被許多人熟知,但今天看到他過世的新聞,依然深感震驚和難過。

司徒華走了,香港的良心還在跳動
上右一,姜維平,二姜維平太太,下左,司徒華,右,蔡耀昌。
2009年4月19日拍攝。 (姜維平提供)

回憶2009年4月19日與其匆忙相識的經歷,真是感慨萬千!

他在聚會的餐桌上和即席演講中都談到他的身體,他自信身體健康,人生百年,他說,他喜歡游泳,每天堅持游泳一小時,幾十年如一日,感覺良好,他預計中共2022年垮臺,「六四」得以平反,他能親眼看到。

看來,他是過於樂觀了。

不過沒有關係,中國的儒生大都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其高風亮節,純真可愛,盡在於此,司徒華代表了香港知識份子的良心,他走了,留下的良知還在鮮活地跳動!

海外媒體報導說,一生奉獻中國和香港民主運動的支聯會主席司徒華,今天中午 12時 58分病逝,享年 79歲。

一生風雨的「華叔」在沙田韋爾斯親王醫院的病房,聽著家人誦唱聖詩,安詳離世,遺言是對支聯會義工說:「我愛你們。」

華叔早前在病床上觀看內地故鄉的錄像,笑得開懷,他嘆謂今生無悔,並親定今年六四主題「平反六四,革命尚未成功;建設民主,同志仍須努力」,又托付好友,把他的一半骨灰撒在歌連臣角花園,另一半撒在北面的大海,象徵北望神州。

我想,一個人活到古稀之年,已是高壽,但司徒華先生活著的意義和價值,不在長短,而在他的正直與傲骨,近日讀《李鵬飛回憶錄》中有關他的章節,更知司徒華做人的坦然,無私和偉大,面對中共強大而殘酷的專制統治,他絕不屈服,令人印象深刻。

自 「六四事件」之後二十多年,中共調整了統治術,一方面加大了對異議人士的鎮壓力度,另一方面又竭力引導人民向錢看,這些非常有效。所以,當國內的人們越來越對政治冷漠,對「六四」淡忘,對金錢瘋狂追逐之時,香港每年的紀念活動卻高潮迭起,薪火相傳,這種精神和氣勢尤為可貴,而司徒華的楷模作用勿庸置疑。

毫無疑問,中共希望人們遺忘「六四」的槍聲和鮮血,只編織物質享樂,聲色犬馬的美夢,但總有一些人願意做專制者眼中的異類。

他們為「六四」死難者鳴冤吶喊,為中國的民主化進程而奔波呼籲,置自身得失安危於不顧。於是,恐懼而脆弱的當權者阻止司徒華進入內地,雖然他的回鄉證被沒收了,但他臨終前依然有交待,骨灰「北望神州」!

至此,中共的領導人怎能不汗顏而膽顫?

可以肯定地說,再過若干年,後人讀史得知這一奇聞,會對這些當權者禁不住罵一聲「卑鄙」!」

封從德,張健,王丹,烏爾凱西,柴玲等人,才五十多歲,也就是說,這些「六四」之後流亡海外的孩子們,到了華叔預言的2022年,他們年富力強,正值「知天命」的人生黃金季節,誰能否認這個事實?

2009年6月,我在巴黎見到張健時,他對我講得話特別富有哲理。

他說,我們不著急,鄧小平叫我們靠倒了,我們年輕,也能靠倒江澤民,胡錦濤,等等,「六四」一定會平反!

說到這裡,他拿出一個精緻的小盒,從裡面取出一顆子彈頭,它黃黃的,亮亮的,接著他拉開褲管,露出了子彈擊中後留下的蚯蚓般的傷疤,他堅定地說,這就是血的證據!我們學生是以和平民主的方式請願,中共卻用子彈對付我們!你說,理在何方?我不相信,這樣殘暴的政權能不倒臺!

在那一瞬間,我聯想到了我自己,只不過中共是用五年的監獄,把同樣的子彈射進了我的身體和精神,我年紀大了,可能不久將隨華叔而去,但我想,張健這些孩子們一定能夠活著返回祖國家鄉的懷抱!

到那時,我相信,既使中共不垮臺,也必將徹底改變,有誰還能掩蓋「六四」真相,又有誰還能堵住人民的嘴巴?

今天,司徒華倒下了,不等於他的預言失算,可想而知,政黨輪替之時,華叔會受到後生們的敬仰與祭奠,而卑鄙的統治者會遭到孩子們的唾棄!

據報導,治喪委員會召集人朱耀明牧師今午3時召開記者會,多次哽咽。

朱牧師過去數天在病房陪伴司徒華,為他誦經,今早更與華叔的家人一起唱詩,送華叔最後一程。臨終前華叔對支聯會的義工遺言道:「我愛你們。」

實際上,司徒華不僅對支聯會的人,他對許多與其接觸的人都充滿了大愛之情。我雖然與其不過一面之交,但也深深感受到了他的強烈愛憎,細心和誠意。

2009年4月19日,我有幸與司徒華先生同桌聚餐,他說,他讀過我寫的文章,也看到了刊登在香港《前哨》雜誌上的我的書法作品,他也是一個書法家,我們找到了共同的輕鬆的話題。

記得那天,當場還拍賣了他的幾幅書法作品,其價格不菲,會上競買的盛況十分熱烈,而全部經濟收益都捐給了海外民運組織,可見,司徒華用心之良苦!試問:所有的受其恩惠的人們是否對得起老先生的一片愛心?是否忠實履行了他的初衷和願望?

司徒華先生贈送的賀卡。 (姜維平提供)
司徒華先生贈送的賀卡。 (姜維平提供)

想來真是羞慚,2009年的寒冬歲尾,我收到了司徒華先生寄來的賀卡,上面還有他的親筆題字,如此德高望重的長者屈尊先給一個晚輩致新年問候,使我非常激動,心中多日不安,我知道,這是他對我4月19日贈送他書法條幅的回報,他百忙中的細心和重禮,令我動容!

從這一件非常小的事情上,我悟出了一個道理:他是典型的中國儒生,其「仁者愛人」的理念,不僅深入骨髓,而且身體力行,並非像一些打著儒教旗號欺世盜名的騙子和商人那樣華而不實,他用心愛國愛港愛人民,愛每一個普普通通的人,愛民主,愛自由,愛法制,愛真相,愛中國憲政民主的明天,這才是真正的「大愛無疆」,與其最後的心聲「我愛你們」一脈相承!

據報導,「天安門母親」丁子霖接受電視臺訪問時表示,對於司徒華離世非常痛心,認為支聯會失去一位優秀的領導人,她也失去一位香港的朋友。她相信平反「六四」後繼有人,「就像我們天安們母親,也隨著一個一個離世,但是後來有人,後繼者有人。」

我認為,司徒華的貢獻不僅在於親自領導了自「六四事件」之後的歷次紀念活動,而且還在於,他以榜樣的力量,點燃了香港年輕一代的追求民主和真相的激情。

在我看來,未來的10年間,中共未必垮臺,但中國必將發生巨大的變化:如果中共能出現趙紫陽式的改革人物,就會主動順應歷史潮流,平反「六四」,進行政治改革;如果還像眼下這樣僵化和沉悶,中國社會的動亂和分裂或者外敵入侵將不可避免。

這兩種情形的出現,或早或晚,不僅僅取決於領導人的更迭,還取決於兩極分化造成的社會矛盾的激化程度。

從這個意義上講,司徒華式的儒者畢其一生,苦口婆心,聲淚俱下,客觀上只是延緩了中共的壽命,真正埋葬統治者的是像李鵬飛之類的港人,這是中國知識份子的偉大,也是他們可憐的悲哀!

不過,不論如何,司徒華走後的香港,他留下的,除了期待的目光和偉岸的背影,還有深情的記憶和仿效的腳步,與其相識即是永訣,非我所願,令人扼腕嘆息,但我也深感欣慰,畢竟香港還在,它與中國大陸萬馬齊喑的形勢截然不同,知識份子的良心還在跳動!

2011年1月2日於多倫多大學梅西學院。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