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陆人活得可真累啊!没有红包难办事

2010-12-11 00:28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现在中国无论做什么事都得托熟人送红包。去医院动手术之前,要给主刀医生递上一个红包,去驾校学车,要给教练递上一条香烟,去政府部门办事儿,要托熟人,小孩上学,要交择校费,去开家长会,要给班主任送点礼物,所有这一切都怠慢不得,少有疏忽事情可能事情就办砸了。有人说中国人活得可真累啊!深圳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所长刘开明分析了其中的原因。

记者:现在不管你是去办大事,还是小事都要托人去送红包,您觉得这种现象正常吗?是一种正常的社会关系吗?

刘开明:“当然不正常,因为很多事情你不送红包就办不了。再一个还是我们有太多的审批,因为官员的权利太大,需要他们批准事情。因为我们很多政策不透明,很多东西他不是按照法律来办的,他是按照政策来办的,或者他是按照某个领导的指示来办的。也就是说批准的灵活程度非常高,自由裁量权非常大。那么在他可做,不可做的时候,如果没有个人好处他不会做。”

记者:这是官场上的一部分,另外,比方说你去看医生、你要去学车也要送香烟。

刘开明:“都会有这个事情,包括我们去检查工厂,那么很多工厂就会给我们送红包。每天我们都受到我们审核员的报告,因为我们要求所有的红包,我们都不能要的,而且我们事先对工厂都有预警,告诉他们不允许送,而且这是很严格的,但是他们还是给,因为他们很多人不知道,觉得不给红包他就不知道这个审核员会写什么内容。”

记者:现在看这还是一个社会问题,对不对?

刘开明:“这是一个普遍的社会问题。因为整个社会最重要的还是源头上,腐败是一个非常普遍的一个问题。政府也没有一种很严厉的带头作用。我觉得,因为政府那边应该有一些严厉的法制的措施来惩治这个问题。那么这个大的榜样在那个地方竖着,因而形成了整个社会的风气。”

记者:您觉得这跟整个社会道德风尚有没有关系呢?

刘开明:“也有关系,因为这是一个普遍现象,如果你不这么做的话你做不成事情。由于官员的腐败已经影响到整个大众的心理,所以很多人觉得要拿钱才能办成事情。政府有了这个问题之后,民间也跟着,当然这是要有点权的。这就形成了一个习惯,民众养成了一个习惯,就认为有钱就能摆平一切。”

记者:那么老百姓对这种做法是不是赞同呢?

刘开明:“我觉得被收钱的肯定是不赞成的,而且也是很痛恨的。但是有收钱机会的时候,可以说至少百分之70的老百姓是会收钱的。没有腐败机会,有腐败机会他也会腐败。”

记者:我们讲一个职业道德的问题,医生给你看病,给你开刀,这是他的职责,老师教书也是他的职责,现在家长也要给老师送红包、病人也要给医生送红包。是否这个职业道德也被这种社会风气败坏了呢?

刘开明:“的确是这样的。现在没有什么职业道德可言,因为从职业伦理上讲这些都是不允许的。”

记者:中国走到了这一步,现在有什么方法可以扭转这种不良的社会习气呢?

刘开明:“我觉得很重要的就是从政府内部先要有一个带头的作用。第一,要对所有的贪污行为要有非常清晰的界定,而且要有严厉的惩罚。现在基本上贪污、行贿、受贿已经成为普遍现象,而且像小的东西都已经到了法不责众的地步。实际上这也是违法,他就是一个贪污行为。但是很多情况下人们觉得这不是贪污行为,而只是一个道德行为。显然我觉得这是不对的。那么现在法律上也把收受金钱超过5000元作为触犯刑律,但是,实际上真正的,没有多少人去追究这个问题。”

记者:不要说5000元了,如果老百姓每办一件事情都要去送一份礼的话,对他们来讲这个负担也是很大啊?

刘开明:“很大,因为大多数人是没有这种权利的。拥有这种权利的人,拥有收红包权的是相当少的。”

记者:还有这个记者,能不能谈一谈?现在记者出去还要收取车马费。

刘开明:“这是很普遍的现象。深圳市提出在5年内建成一个廉洁城市,我记得有一次我们在谈电台做节目我就跟当时主持人讲了什么是腐败。比如说我们去电台做节目电台给我们钱,这个不是腐败。为什么呢?因为你占用率我的时间,你给我一点合理的酬劳,这不是腐败。但是记者去采访一个企业,你收了钱就是腐败。你记者去采访是你的职业,是你的工作,你的雇主在雇佣你的时候已经给了你工资,那么我们去参加一个活动、一个会议、演一个节目,因为这不是我们的工作,你没有给我们发工资,那你占了我的时间,这不算腐败。但是现在中国国内大多数人不认为车马费是一个腐败。它可能是小额的,不构成刑事犯罪,但是显然这是不当利益,应该说就会影响到你的工作。不当利益也是属于非法利益,积累多了他也构成。一种犯罪。”

记者:您刚才谈到深圳搞了一个有关廉洁城市的节目,除了行政和法律方面的措施之外,还有没有其它措施来改善这种局面?

“看不到有什么措施。但我觉得首先应该说是一个职业品德的教育,即使人必须敬业、必须对得起这份工作、必须有写基本的职业操守,比如说医生就是治病的,不是说你拿来红包你才治、教师你就是要对学生好,不能够因为给红包才对你好,不给红包就不对你好。这个记者你去采访就是采访的,不能够收红包,收红包就会影响到对对方的这种客观的态度,你就会替他们说好话。这是违反你的职业道德,好像我们并没有形成这种职业道德的精神。”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