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短信举报遭刑拘抄家 “有事面谈”成时尚

2010-11-22 05:01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看中国讯】山西夏县教育局长短信举报县长之后,半个月内遭遇电话监听、刑拘、“抄家”等厄运。多名当地的官员表示:“举报的代价太大,政治需要智慧。”

县长经常辱骂教育局长

当地官员介绍,从2005年开始,转业军人出身的李晋学担任夏县县委副书记和县长。其父李桂喜曾任运城市委副书记。

据吴东强的说法,李晋学蛮横霸道,语言粗劣,经常侮辱谩骂各级干部。多名官员在接受《新世纪周刊》采访时称,李晋学的口头禅是“我要撤你的职,找纪委查你”;当下属汇报工作时,如果李晋学不满,会把文件扔在地上,大声斥骂,“你给我滚出去”。无论是在大会上还是在有群众围观的街头,李晋学都会用脏话辱骂下属。

而教育局局长吴东强被骂得最狠。据接近吴东强的人称,有时候,难以忍受了,吴东强偶尔会回家对着妻子落泪,甚至曾向领导提出过辞职。

忍无可忍 教育局长发短信举报

10月22日,当吴东强和副局长下乡考察时,李晋学在电话中再次狠狠地骂了吴东强。平常压抑的愤懑突然爆发。吴东强拿起手机给约八名市县领导发了短信,反映十名粮食局职工集资20万元,由粮食局局长交给李晋学,请求给予十职工解决财政工资待遇的事情。

据和吴东强熟悉的人透露,吴东强用的是家中闲置的北京芯卡,手机是其妻子的。由于害怕被打击报复,发完短信后,吴东强立刻扔弃了芯卡。

10月25日晚上,吴东强再次用妻子的手机及号码发短信给三个领导,反映李晋学为其父亲建造别墅的事。

第二天,不知情的吴妻仍旧使用手机。她不知道危险已经来临。

窃听和“抄家”

举报短信总是蹊跷地被李晋学及时掌握。10月22日晚上,李晋学就知道有人短信举报他,于是亲自安排县公安局局长孙宏军购买监测手机的设备。由于设备太贵,改从别的地区借用。

10 月27日,李晋学确认是吴妻的手机发出举报短信,于是紧急要求在外开会的孙宏军立刻赶回夏县,对吴夫妇进行抓捕,并在吴家搜查,扣押了所有的存款单和现金。据当地官员分析,这一“抄家”行为用意明显,是想找到吴东强的经济问题,然后以贪腐罪名将其治罪。

10月29日,运城市市委书记惊闻此事,立刻派出调查组奔赴夏县。当日下午,吴东强被取保候审。

近日,在夏县的官场中,“有事面谈”一词成为时髦词汇。部分干部对手机心怀警惕,在手机通话中不愿意多说话,而是说“有事面谈”,甚至面谈的时候也会把手机关机。

谁泄露了举报短信

吴东强认为,自己是向组织反映情况,但他始料不及,所有的举报短信很快就到达被举报者李晋学或者与李关系密切的人手中。

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贺学敏并不在举报短信发送对象名单上,但是,11月11日,他对《新世纪周刊》记者称,他也收到了别人给他转发的短信,并且是在吴东强被刑拘之前。

另外,第一个短信发出后,次日早晨,受托请李晋学帮忙解决职工财政工资待遇的粮食局局长就把20万元退还职工。该局的工作人员向《新世纪周刊》记者证实,粮食局局长已被纪检部门带走调查。吴东强认为,这是李晋学想推脱收受职工集资送礼的责任。

当地多名官员称,李晋学被举报后,动用警力去寻找举报人已不是第一次。以前收到举报信,会让警察拿着举报信的信封,寻找同一批次的信封,甚至去复印店排查谁曾来店打印举报信。

这一次,李晋学采取激烈的方式对待举报者,当地官员分析称,是因为他有望被提拔为县委书记。按照常规,其“升官”可能会在一两个月之后。

当地官员称,吴东强的做法没错,但也不妥。“举报的代价太大”,当了“出头鸟”,肯定会遭报复。所以,“政治需要智慧”,要学会忍辱负重。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