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从京藏高速大堵车看中国的管理低能(图)

2010-08-26 08:07 作者:刘罡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香港游客在菲律宾喋血,国人通过电视直播眼睁睁看着同胞命丧劫匪枪下的同时,也见证了菲律宾警方的低效和无能,《华尔街日报》中文网一位读者便揶揄菲律宾警察说,“从中国边疆随便拉两个兵过去都比他们高N倍。”

然而面对已经持续10天的京藏高速公路大堵车,不知国人对政府的危机处理能力是否还应继续保持这份信心。官方给出的说法是,道路维修工程以及运煤卡车的巨大车流量是导致此次大塞车的主要原因。但问题是,北京到张家口这一百公里左右的路段是常年严重堵车,道路维修不过是使问题进一步加重罢了。而在北京市政协委员理纯看来,运煤车大量上路导致车流量大增也未必是京藏高速常年大堵的首要原因。

他说,虽然京藏高速目前的交通流量在高峰日达到1.7万辆左右,但京石高速公路的车流量峰值会达到每天六七万台次,是京藏高速的4倍,可京石高速很少有类似的堵车,即使发生事故也很快就被排除了。他还说,沪宁高速公路江苏段的日均车流量超过4.9万辆,达到京藏高速流量的3倍,这一路段似乎也没出现过京藏高速那样严重的堵车。他质问道:凭什么只有京石高速四分之一流量、同时还有110国道分流的京藏高速会如此经常性拥堵?

理纯给出的数据从旁印证了笔者多年来凭直觉得出的一个印象:北京交通拥堵的第一原因不是道路拥挤,而是管理不善。前些年本人在北京和平里一带居住,本来和平里东街和三环路的交叉路口尚属运行通畅,但自从交管部门在这里安装了多向式交通指示灯后,这一路口突然变得巨堵无比,成为了一个有名的掐脖子路段。这些年在北京的道路上常能看到一个有趣现象,每当交警们劳动大驾上街临时执法,交通堵塞往往会变得更加严重。本人有一次在朝阳门外大街被堵了一个多小时,等慢慢挪动到路口时才发现,那里正有一位交警在“卖力”地指挥交通呢,可以我粗浅的交通知识实在看不出,明明他身前的道路已经通畅了,为何他偏偏要压着身后看不到头的车流迟迟不肯放行。

为什么北京的交通管理会频频出现这种“不管还好、越管越乱”的现象?京藏高速的常年大堵车或许有助于解释这一现象。这条高速的特点是运煤车辆多,这些脏兮兮的大家伙涌入北京确实对首都的形象和交通大为不利,于是北京交管部门便来他一个眼不见心不烦,对张家口方向的进京大货车实行严格的流量控制,但问题是这种只图表面光鲜的“扫荡式”执法只会把大量运煤车滞留在北京周边,直接导致京藏高速的常年拥堵。仔细想来,北京交警的这种低级执法也是有深厚文化背景的。我们知道,中国传统家庭的堂屋里必备有一把鸡毛掸子,而掸子的清洁功能无非是让尘土搬家,表面上看掸毛所到之处尘土立刻消失不见,这比费劲去擦洗要省事许多,但实际效果无非是让那些“不惹眼”的地方堆积更多尘土。

再进一步说,从中国政府近年来对矿难、空难等突发危机的应对上,也可以明显看出这种“鸡毛掸子”处理法的身影。看似轰轰烈烈、立竿见影,实际上是问题搬家,治标不治本,还让问题在不那么惹眼的地方积累得更严重。伊春周二发生空难前,中国民航已保持了2012天的飞行安全纪录,但这一纪录很大程度上是靠空中交通管制部门经常禁止飞机在大风或低能见度条件下尝试着陆等硬性手段实现的,中国航空公司的晚点现象近年来日益严重与此不无关系。现在民航总局刚一着手抓航班正点,伊春就发生了飞机在浓雾中降落导致的失事,虽然暂时尚无证据把这二者联系起来,但民航管理部门这些年来在抓飞行安全方面存在漏洞却是不争的事实。

随着西风东渐,鸡毛掸子已日益退出中国家庭,但愿中国传统思维模式下的“鸡毛掸子”管理法也能尽早寿终正寝。

(本文作者刘罡是《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编辑兼专栏撰稿人。文中所述仅代表他的个人观点。本文内容归道琼斯公司所有。)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华尔街日报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