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胡锦涛访加 另有隐情?

2010-06-30 21:53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栏目热线直播节目。

6月23日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到加拿大进行访问,他在访问加拿大之前,人民币非常罕见的升值3%,另外在他访问加拿大之前,加拿大国家情报局总监向媒体披露说,加拿大的一些省市官员被中共操控和渗透。

加拿大的总理办公室发言人对外说,在哈珀总理与胡锦涛会面时会谈到中国人权问题。令很多人费解的是,加拿大和美国近在咫尺,但胡锦涛却没有如期的访问美国,这其中有什么样的隐情?

胡锦涛在访问加拿大之后,中、加的关系将如何发展?在这次G20峰会有关恢复世界经济问题上,中国有多少发言权和影响力?在节目中我们会讨论这些议题。

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646-519-2879,您也可以通过Skype和我们联系,Skype的地址是RDHD2008。我们首先给大家放一段在很多中文媒体上看不到的消息。

(播放影片)

23日晚,胡锦涛一行刚抵达渥太华,就遇到法轮功团体的和平抗议。24日,更多维权团体聚集在国会山,向正在与哈珀总理会晤的胡锦涛抗议中共对人权的侵犯。

除了台湾团体,大约900名藏人在通往总督府的道路旁一字排开。1989年拉萨事件发生时,胡锦涛是西藏自治区的党委书记。

法轮功团体依然安静地站在路旁,通过横幅和炼功等方式表达反迫害的决心。

而道路的另一边是欢迎人群。根据一段意外泄露的中国驻加大使馆会议录音,这些人是中领馆花钱买来的。

加拿大广播公司记者:“你来这儿有人付钱给你吗?”

中国留学生:“是的。”

加拿大广播公司记者:“你们在这里住酒店吗?”

中国留学生:“是的。”

加拿大广播公司记者:“那谁给你付钱?”

中国留学生:“我不知道。”

中国驻加大使馆的官员在录音中的讲话证实,中共将政治斗争输出到了海外。

[会议录音: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教育处一等秘书刘少华]:“我们现在从蒙特利尔已经调了100多人,而且多伦多国家公派人员也专门全部都过来。你们作为地主更应该出来参加这个活动。”

这是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几天前对渥太华公派学生、学者做的动员报告。“你们在这儿的所有费用,包括住宿,包括吃饭等等,都由我们来负担。”

不仅如此,网友Piggy还透露中领馆为所有参加活动的人买单,而且每人每天还要发50加元。但领馆要求保密。“你们对外就不要讲,不要跟任何人讲。这是一场斗争,政治斗争。”

(影片播放结束)

主持人:在这次胡锦涛访问加拿大之前,加拿大安全情报总监向媒体披露说,中国的一些官员在渗透和操控加拿大一些省市官员。我们来看一下相关的新闻。

(播放影片)

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局长理查德‧法登(Richard Fadden)披露,加拿大至少有两个省的内阁厅长以及卑诗省的一些市级官员受到了外国政府的渗透。他暗示中共当局的渗透最为活跃,其中包括通过使领馆操纵中国学生社团。

加拿大情报局前亚太区主任米歇尔‧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分析了官员被控制的原因。

“一些官员自愿的为外国政府效力,因为他们会得到报酬。一些官员则是因为幼稚,他们想在不同的国家和文化间建立桥梁,但他们没有意识到对国家安全造成的危害。”

对于中共当局的渗透活动,卡苏亚并不感到陌生。

加拿大情报局前亚太区主任米歇尔‧卡苏亚:“中国共产党从来都是不择手段的。宣传、控制、渗透,这都是他们经常做的。他们已经这样做了几十年。”

(影片播放结束)

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讨论的话题是“胡锦涛访加拿大,另有隐情?”。欢迎您打我们热线号码646-519-2879与我们现场的嘉宾进行讨论,您也可以通过Skype和我们联系,Skype地址是RDHD2008。

首先向各位介绍今天现场的两位来宾,这位是哥伦比亚大学的政治学博士李天笑博士, 另一位是纽约城市大学的经济博士陈志飞教授。我们在线的还有前《当代杂志》的程晓农博士。

我们刚刚看了这些新闻,而且我们刚刚在开场白的时候也说了一些现象,让人觉得有很多隐情。您认为这次胡锦涛访加拿大主要的意图是什么?

李 天笑:从形式上来讲有两个,第一个是参加20个国家的高峰会谈,上面谈一些有关恢复世界经济的话题,还有国际货币基金框架问题等等。还有一个就是访问加拿 大。当他访问加拿大的时候,我们看到其实还不止这些事情,他刚刚跨入加拿大的时候,在渥太华北边的地方发生地震。另外,习近平访问澳大利亚,澳大利亚总理 陆克文(Kevin Rudd)突然在访问之后下台了。所以说这个背景显得比以往更有玄机在里面。

实际上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他要实行党的外交 路线,外交路线很明显,就是怎么来扩大中共所谓的执政的合法性,在国际上怎么样有形象。包括组织大规模的留学生,还有亲共的华侨来进行所谓欢迎,这也是其 中一方面。另外,我想这次到北美却绕过美国,他也想通过加拿大这方面来制衡它跟美国之间的外交关系。

主持人:那我想问一下陈教授,当联合国 60周年纪念的时候,胡锦涛来访美国顺便参加联合国的纪念活动,那么这次到加拿大,主要是参加G20然后同时访问加拿大。那么在去年奥巴马访问中国大陆 时,他们约定差不多这个时候要访问美国,但是他并没有来美国。而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却在这里和奥巴马两个人进餐。他为什么不来美国呢?

陈 志飞:好像是俄罗斯总统更主动一点,在维州一个餐馆跟奥巴马一同进餐,而且讨论一些和两国经济问题有关系的比较有意思的话题。今天因为我们主要是在探讨一 些经济方面的问题,我觉得胡锦涛绕道美国主要还是因为中美之间在贸易方面,尤其在汇率方面有很大的分歧,如果在来美国之前空气各方面不是很友好,没有做出 很合适的姿态的话,访美会给他造成比较紧迫的局面。

因为美国国会现在正在考虑要重新审核中美的贸易关系,按他们来讲,起码中国是有意的操作 人民币汇率,所以大家都比较持批评的态度。在这个问题悬而未决的时候,胡锦涛访问美国的话,刚好跟美国国会山的这种意识,很多人的思绪有关系,会对他的访 问投下一个阴影,所以他可能觉得还是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再来美国会比较好。

主持人:但在此之前,人民币不是突然涨了3%吗?这不是一个姿态吗?

陈 志飞:这个突然涨了3%,虽然在美国引起了很大的影响,但是很多人都认为这种情况对中国来说,不见得就能言必行行必果,它可能不按照实际操作下去。因为它 话说得很松,它只是说放宽人民币的弹性,但很多人就理解为要把人民币提高,最后外管局也确实做出行动,可是最近又有迹象表明好像这个行动又缩回去了。

而像你在开场白讲的,整个人民币的上下调整有没有超过3%,那么这对很多人来说是杯水车薪,因为很多专家认为人民币偏离实际价值低了大概有百分四十到五十左右,按照这个速度的话,年底之前也调不回来。

对中国贸易的保护主义,尤其是对胡锦涛这方面的一些不作为,美国国会山的很多国会议员,更多政界人士是很有意见的。所以说在这问题没解决之前,他访美的政治气氛不算充份。

主持人:李博士您怎么看呢?

李 天笑:我觉得除了这个以外还有隐情,有更加玄妙的原因在里面。按照胡锦涛的本意,他是想到美国来的,但是美国方面没有邀请他,因为奥巴马去年11月份访问 大陆的时候,胡锦涛答应了,他非常高兴接受了奥巴马的邀请,今年这个时候,按照地缘政治和中共行事的惯例,一般一定先和美国进行商讨,再去加拿大参加 G20的会议。

上次的G20会议也是一样,中美直接进行交谈,交谈以后,一些重大的问题达成所谓的默契,然后再参加。那么今年主要是我刚才 讲的人民币汇率的争端之外,还有就是关于朝鲜天安舰事件,对这个事情中共是有意站在朝鲜这一面,有意的在联合国阻止对朝鲜的制裁,所以基本上没有达成对朝 鲜的制裁,只不过是严重关注。

另外的话,对朝鲜的问题,双方在军事上也发生比较紧张的对峙,特别是美国、韩国准备进行一个军事演习。主要是 针对朝鲜,但是呢,我想中共比较担心朝鲜会引火烧身,所以说在黄海附近进行军演习的时候,如果美国的航空母舰进入黄海地区的话,那么中国就要派军舰来击沉 美国航空母舰。到底击得成击不成,是不是有这个能力,这是另外一回事,但是说明梁光烈这番话实际上是表达中共上层对中美关系的走向有一股暗流,有激烈冲突 的表相。

主持人:所以您认为现在中美关系实质上是……

李天笑:表面看很华丽光滑,但实际是有逆流、暗流在底下急流。

主持人:我们一开始看到有一小部分留学生组欢迎队伍这一块,我们知道每年如果有国家领导出访的话,都会组织一些留学生、海外华侨去欢迎,那么今年的情况怎么样呢?

李 天笑:今天的情况还是一样,但是今年跟以往不同的地方是,中共刚刚出台了一个不举行外事欢迎的礼宾规则,但在刚才录像上看,它完全是自打耳光,它造成一种 气氛,好像这些人都是自发的来欢迎胡锦涛,实际上我们看到都是出钱买来的,而且是经过政治动员才来的,大肆讲爱国主义这些东西才从各个地方弄过来的。这个 东西本身也揭破中共所谓它的领导人每到一地都受到大家的欢迎。这根本就不存在的。

它主要的目的是什么?是阻挡抗议活动靠近这些人。比如说加拿大有一个二等秘书叫王鹏飞,后来加拿大不给他签证,他回去了,他就是专门组织留学生、亲共华侨来挡这些人,表示这些领馆、使馆对中共效忠,对上级效忠,造成一种气氛,最终就是为了实现中共所谓的外交路线。

主持人:这次胡锦涛来还会参加G20的峰会,那G20峰会的主要议题都是些什么呢?

陈志飞:G20峰会现在已经变成一个国际上最高层的、事关国际秩序重新调整的一个协调机构。它的主要议题就是针对现在陷于困境的、萧条阶段的国际经济,怎么使整个经济走出萧条,而且能有一些新的发展,比如说欧元地区有主权债务的问题,那么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

世界各个国家的金融市场现在变得比较动荡,尤其一些衍生性产品造成很多国家的债务危机,那么这些问题国际如何达成协议来解决?还有刚才李博士谈到国际世界贸易组织是不是能够做一些倡议,来帮助各个国家在对抗危机和走出债务方面做得更进步。

主持人:G20就是20国的一个集团会议,那么现在中国可以参加G20,是不是就表明中国在经济上已经步入了世界前20名的行列呢?

李 天笑:现在它自己讲它已经进入第四大经济体,但实际上是不是有这个实力?如果我们从人均上讲,它远远排在很后面的。但从前两届的G20来看,中共一直想挤 入世界几强的范围,甚至于周边的舆论有个说法早就说“G2”,因为中国外汇的储存达到一个很大的量,现在整体的GDP达到另一个份量,甚至去年G20会议 上提出来所谓的“主权货币”,就当时央行的周小川提出来的,后来根本也没有讨论。这个事情比较荒唐,因为中国人民币本身不是个硬通货,而且中国本身的经济 实力,按照整个国贸的流量来看,也是占了比较小的部分,不像美国在国际贸易计算中占了70%,整个科技发展的动力占了50%,整个GDP美国占了25%。

正 因为美国有这么强大的经济实力在后面,另外它还有非常稳固的两百多年来的政治制度,保证它这个货币的稳定,这种情况下,它才能执G20的牛耳,它的美元才 能成为世界最强的通用货币、结算货币。那中国的话,现在来讲可能来日方长,但是中共有没有来日方长这个可能性,现在还是个问题。

主持 人: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胡锦涛访加拿大 另有隐情?”欢迎打我们的热线号码646-519-2879,您也可以通过 Skype和我们联系,Skype地址是RDHD2008。那么在这次G20峰会中,所谈到的恢复世界经济秩序方面,中国能有多少发言权和影响力,另外中 国和加拿大的关系将如何发展,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发表意见,或者向现场嘉宾提问,再说一遍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我们再接一下新泽西 州高先生的电话,高先生您好。

高先生:主持人您好,嘉宾您好。我觉得G20把《热点互动》放进去,应该是G21了,谈得很好。我有三个 问题想谈一下,第一个问题就是胡锦涛跟加拿大达成一个协议,5年之内贸易额达到600亿,这个600亿很有讽刺意味,为什么呢?因为从参加G20的时候, 人民币涨了3%,两兆亿的3%正好是600亿,胡锦涛用600亿买了个入场券进去,我觉得中国简直是……600亿大概可以救多少洪水,救多少地震我不太清 楚。

第二个我想谈的,美国总统早就给各国首脑写了信,因为有一个操纵货币问题,而不是升与贬的问题,有的国家操纵货币给经济形成了危 机。我看很多杂志经常谈这个问题,人民币正常的话,它是在3、4块多,也有到5块多的时候,它6块多挂勾就很辛苦。那么这个问题出来以后,中国现在马上有 一个讲话就是关心突然涨3%,对于沃尔玛、微软,对于IBM这些产业,在中国有投资公司,就是一个很辛苦的事情。而中国国企中石化、中石油,他们得到很多 很多的,因为温家宝和胡锦涛都是着重于国企的,他们在国企好几年,但中国整个的GDP,它反馈于民众的只有28%到29%。

美国那些发 达的国家,它的整个反馈是70%左右,都是自己国家消费,那么说中国是出口型经济也是不对的,日本整个GDP的70%也是靠消费,包括美国有很大量的出 口,日本也有很大量的出口,所以这些都不是真实情况。那剩下的30%用来国家的开支,比如说美国、日本70%反馈于人民,而中共是30%拿来做为国家的正 当开支,30%反馈,最后的30%到哪去了?就到中共所谓国企还有所谓官僚的口袋里面去。

所以这个事情是打击中共的,打击中国的最好的形势,不是说原子弹、潜艇打仗啊,就是经济打击它,所谓经济打击它就是你人民币增值我们撤出来,你劳工罢工要增加工资,OK,去跟国家的国企要去,跟共产党要去,不要问我郭台铭要。

第 三个就是你的货币你说你玩把戏,你今天升明天贬国会就通过法案,对你实行关税,对吧?最后一个就是共产党不老老实实投降,向国际社会投降,就把你搞死,就 把你整个泡沫经济刺破。这时候写文章也好,在很多会议上也好,就谈一句话,“炒中国”。把它炒下去、炒上去,把它摔破,把它放下。胡锦涛的秘书现在在加拿 大一定在看我们这个节目,所以说我们是G21峰会,谢谢安娜。

主持人:好谢谢高先生,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话题是“胡锦涛访加拿大 另有隐情?”,欢迎您打我们热线号码646-519-2879,那么回到现场,我们先回应一下高先生刚才所说的一些观点。

李 天笑:高先生很风趣,其实他的谈的问题都是很重要的问题,因为像中加之间的贸易,这几年确实是有所增长,特别是从哈珀执政以来,从2006年到2009年 实际上增长了33%,而且加拿大向中国的出口比例也在不断的增长。那么这就提供了一个非常有趣的启示,这个启示是什么呢?就是加拿大在西方国家中,是谴责 中共人权迫害最坚定的一个国家,但实际上中加之间的贸易并没有因此而受到负面的影响,而且还不断的上升。

另外我想高先生也谈到一个很重要的 问题,就是对中国影响的问题,比方说撤资,还有对产品进入美国,美国因为中国的低劳动力价格非常低,因此采取了倾销的方式,所以对它进行这种高关税政策, 这个东西也就让胡锦涛参加G20会议的时候,他在这个上面不会主动去谈人民币升值或者其它一些问题。

他会唱些高调。因为从前两次的情况来看,第一次参加2008年的G20会议的时候,他提出来的是什么?他提出来的是中国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拉动内需,当时说用4万亿去拉动内需,但实际上我们都知道这4万亿都喂了铁公鸡了。

第二次就是2009年,去年4月份他提出来G2,野心更大了,光吃G8的窝边草还不够,要变成G2,要成为“执牛耳”这样一个地位。但实际上最后的结果,我想大家都看见,其实没有真正实现他所谓的G2这个想法,连提出“货币主权”这也成为一个笑话。

主持人:陈教授有什么要回应的吗?

陈 志飞:这个会议从它的议题来看,其实已经完全被纳入到发达国家的轨道。我们刚才没有谈完这个问题,就是G20的来龙去脉。G20主要渊源是因为目前国际化 的形势非常的迅猛。就像中国劳工进城一样,原来北京比如说打扫街道、干些杂活都是北京人,那么现在外地的,比如说河南人、河北人全进去了,所以说关系到北 京经济,很大一部分就涉及到河北人的民工利益,河北人也要参加会议,说我有什么权益,要怎么搞好北京经济,但这不并表明河北这些农民的地位就提高了。

前 两年中国,像刚才李博士谈得非常生动,它要搞一个G2,中美好像要占据世界的主导地位,是因为当时美国经济萧条、金融危机比较迅猛,所以需要得到中国在某 些方面的一些支持。那近年来,尤其今年年初以来,美国各方面已经步入轨道,失业率在下降,股市也已上升万点以上,房市各方面已经呈复苏迹象,表明在4、5 年内可以完全走出经济危机。

所以在这种情况底下,G20内已经有点恢复正常的味道,并没有再考虑应 急的对付危机的措施,要各国会政府刺激经济,而是要保持一个长期的持续动力,来改革各个国家的金融体制。这就说明在这种情况底下,包括巴西也好、印度也 好,其实都被排斥在场外,都是作为一个观察员的身分来参加这次会议,这次会议也没有考虑人民币汇率问题,中国只是单方面做出个姿态,这样使它的政治资本在 跟美国打交道的时候,好像比较高一点,能获得一次跟奥巴马单独见面的机会,其实这次会议真的来讲,各发展中国家已经不是很大的必要了。

主持人:那我们今天在线上还有另外一位嘉宾,原《当代中国》杂志的主编程晓农先生,程先生您好。

程晓农:你好。

主 持人:程先生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刚才有一位观众朋友谈到了人民币汇率的问题,那我们知道,中国央行星期六的时候宣布汇率改革之后,人民币就在周一大涨一 天,之后两个交易日又下跌,美国的联邦参议员布朗说:这是中国处理贸易问题的惯用手法。我想很多人有这样的问题,为什么人民币汇率会在短期内这样大幅地跳 动呢?

程晓农:如果想懂这一点,必须了解中国政府控制汇率的两个手段,一个手段是政府直接指定汇率的比率,还有一个手段是政府透过大规模严格的外汇管制,限制普通公民,让他们没有任何自由兑换外汇的权利,用这种方法来间接的操纵汇率。

现在世界各国都被中国前一种手段所吸引,往往认为都是因为中国政府规定汇率,所谓的操纵汇率,因此才导致了人民币币值应该升值。但是中国政府比世界各国的很多政治家还要精明一些,用俗话来说就是它换了一套戏法。现在一个新的戏法把世界各国包括美国总统都给踏到里边。

也 就是说,过去西方国家指责中国政府操纵汇率,因此通过政治压力要求中国政府放弃操纵汇率,认为只要中国政府放弃操纵汇率,人民币就自然升值。而事实上中国 现在利用了别的机会改换了戏码,也就是说表面上它宣称放弃操纵汇率,那么各国政府就会期待中国人民币升值,但是实际上中国还有另外一个暗的戏码,那就是政 府严格管制外汇,同时国有银行在外汇市场交易,这种交易是被政府操纵的,通过操纵中国国有银行在外汇市场交易,来间接操作汇率。

所以实际上在目前这个情况下,中国政府只是换了套戏码,它控制汇率的手法改变了,但是汇率仍然在中国政府严格的控制之下,所以它这个波动是必然的,甚至可以讲是演戏,演给各国看的。从某个意义上来讲,实际上世界各国在中国人民币升值这个问题上又上了一回当。

主持人:那么我们看到在人民币上下浮动的这个过程中,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说会密切关注人民币汇率上下跳动对美国在中国企业的影响,那么您怎么看他这种表态呢?

程晓农:我想,美国财政部到现在为止,可能和我们所讲的情况差不多,他们仍然把眼睛盯在政府操纵汇率这件事情上,也就是说他们只关注中国的汇率,人民币是不是升值,只要不升值,他们就认为中国是所谓的继续操纵汇率。

其实我刚才提到,中国政府变了戏码,也就是说它有个新的藉口,那就是欧元对美元大幅贬值。在这种情况下,它完全可以以兑一篮子货币,包括欧元、日圆在内,而不是兑美元的这种方法来从新确定汇率,而是所谓的市场价。

那 么听起来好像和美国的机制差不多,但是美国,包括财政部长,我不清楚他是否了解:中国是没有外汇自由交易的制度的,所有人的外汇交到中国的银行,进得去出 不来;否则中国的富人会把人民币资产都转换成美元,转到海外去,中国的外汇储备就乌有了,一夜之间就不存在。基本上这样讲如不盯住中国的外汇巿场,只是被 动的谈汇率升还是降,实际上不得要领,而且会被中国的目前新的话语给消减。

主持人:那您认为什么会得要领呢?

程晓农:真正的 要领就是要中国政府取消外汇管制。比方讲国内有人收到 海外亲友的存款,收到的是外汇,他存进了银行以后变成了人民币,那么如果这个亲友想同样的把人民币换汇,自由汇到国外去行不行?在中国是不行的,这就是管 制,中国的汇率和外汇储备是靠外汇管制才能实现,取消了外汇管制,中国的外汇储备就没有了,人民币的汇率恐怕也会大幅度变动,当然这种要求实际上中国政府 也不可能做。

主持人:刚才有位观众朋友谈到,如果中共继续这样操纵人民币汇率的话,美国国会就会立法,也就是说国际上就会刺破中共的这种经济泡沫,您怎么看他这种说法呢?

程 晓农:实际状况比较复杂,中国的经济泡沫是否会破,主要是取决于中国国内的经济。这个泡沫吹大了以后,用形象的话来讲,它得不断地一口气一口气续下去,那 个泡沫才能不瘪,所以就跟吹气球一样,那么它一口气上不来,那个气球就扁了。中国现在的问题就在于后面没气了,前面的泡沫是政府花了4万亿财政投资和11 万亿的银行贷款吹的,中国政府拿不出这样的钱再去吹下去了,吹不下去这个泡沫早晚一定要破,这个道理呢是浅而易见的,一定会起到了间接的作用,但不是主要 的直接作用。

(待续)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