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秋不曲:反动体制比校园屠童更可怕

2010-05-30 18:37 作者:秋不曲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六一”儿童节到了,今年的这个节日一定会让更多的人回想起校园屠童案,一定让众多的学生家长更多一点忧愁与恐惧。屠童案给人的反思恐怕要远远深刻于屠杀贪官案。许多人面对接二连三的校园屠童案,再没有原来的对社会问题对中共腐败问题时的那种从容、麻木。屠童案确实让人深思,让人触动。是的,这些事太血腥了,可回想起来,屠童案杀了多少人,与这个体制下因种种腐败、不道德所杀的幼儿相比,怎能比得了呢?

首先这种体制培养了屠童凶犯。屠童案的凶犯们无一不是“长在红旗下”。屠童案这种数千年不会发生不曾发生至少我们在史书上找不到类似的屠案,为何就会在此时出现呢?笔者想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些屠夫全没有信仰。哪怕他们还如文化大革命时一样信仰着共产主义,可能还不至这样杀人。屠夫是一定没有骗鬼的共产主义信仰的,那么他们有中国传统的善恶报应、敬天知命的信仰吗?也不会有的。数十年前,从幼儿学语起,所接受的无不是无神论、唯物论。共产党教育所有的人说人死了一了百了,没有前世也不会有后世。那么这些接受这种教育的屠夫到了他们想杀无辜时,就不会受到杀人会遭报之类的心理制约,他们就更可能不计后果不计良心地杀人。

屠童案引得人深思,起到了轰动效应。急性的屠杀会立马引起效应,可是体制下无时不在的杀人不时不在的屠童屠婴,所杀人比屠童要多得多,能这么轰动吗?用三聚氰胺炮制的毒奶粉不知害死了多少婴幼儿,含各种可致癌的苏丹红食品充斥各种商场,每年超过300万吨的地沟油,其毒性或许比三聚氰胺更可怕。环境污染所带来的水毒、空气毒,每年不知又致多少人生癌而死。可是,所有的这一些,有谁可以阻挡呢,有哪一级政府可以解决呢?温可宝可以吗,胡锦涛可以吗?国家工商总局局长、国家质量监督局局长能解决吗?都不能。为什么不能呢?因为金钱至上,权力至上,金钱可以收买到权力而权力可以做很多坏事也可以不做很多应该做的好事、实事。有毒食品算什么,发现一个工厂或企业生产或经营有毒食品,只要不是很有影响,有什么事不能罢平,有什么权力不可以收买?而当权者最最希望的正是有人来收买来行贿。发生种种食品腐败,又有哪一种力量可以来制约、来监督呢?到底十几亿人中,每年因为体制的腐败,导致多少人死亡,导致多少婴幼儿死亡?恐怕就是中共灭亡之后,这个数字也永远是迷了。

三聚氰胺事件、山西黑窑事件、瓮安暴动、石首暴动、校园屠童事件,无不预示着中国整个社会已经崩溃、中共不可能改革、不可能治好这个国家,中共已经行将就木。所以,所有有良知者不要让中共的实行民主中国就会大乱的胡言乱语所迷惑,要相信这种体制、要相信中共才是一切罪恶的源头,只有彻底抛弃中共以及它创造的这个有史以来最毒的体制,中国才有希望。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