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从零开始 在加拿大学种菜

2010-05-27 12:37 作者:爱米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工、农、兵、学、商,这五大社会学科,我在出国前学习了四项,当了十五年学生后又”经商”十来年,在中学时代,我搭上学工和学军的末班车,唯独没有学农,这成为我当时心中的一块疙瘩,因为我们上一届学生还有到生产队体验生活的幸运经历。

虽然我知道当农民是很辛苦的,仅看看那些插队知青写的回忆录和小说,就知道我们是多么”生在福中不知福”,但我对于亲手收获自己的种植果实还是情有独钟,哪怕在那个”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也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的年代,我还是更喜欢种些能够开花结果的苗。我曾在我们大院的墙角边偷偷种过丝瓜和菊花脑,还没等我去采摘劳动成果,它们全被别人消灭了,就连我们家种的一棵樱桃树也被人砍掉枝桠。

来到加拿大后,一切从零开始,我再当学生后又去打工,军队我这辈子是混不进去了,也不想去打仗,经商又没有那个魄力,只有空想不见行动,现在看来唯有”学农”这一课可以补补。

在变成”房奴”之前,我就羡慕有房族前门的花圃和后院菜园,尤其是上网成瘾之后,但凡看到种菜养花的经验介绍,我都去踩一脚,那些图文并茂的帖子使我终于忍不住加快脚步迈入”房奴”一族。

成为”房奴”之后,我才发现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要付的帐单也超出以前的计划。在现实与理想发生冲突的时候,我往往是放弃理想,投奔现实。

就说种菜这个计划吧,本着小投资速见效的原则,我从大葱下手,一刀买回一把葱,把葱叶拌豆腐,葱根种到后院草地边,没几天,就见葱叶长高寸把,想吃就掐一把,这样可以一直吃到冬天。可怜的葱越长越细,虽然第二年开春还会有嫩葱冒出地皮,却没有了父母粗壮的模样,从大葱演变成小葱,葱叶细如草丝。不过,这并没有影响我种葱的积极性,这不,一开春,我就又买回一刀大葱,让它们依旧矗立在去年的大葱领域,给那几株纤弱的小葱遮风挡雨。

去年秋天,我买回一袋土豆,过了一段时间,吃剩的几个开始发芽,本准备扔掉,妈妈说,别扔。她把发芽的土豆切成小块,随便埋到地里,没想到,很快就有几株秧苗出土,过了几个月,土豆苗长得枝叶茂盛。我们翻开泥土一看,大如苹果,小如蜜枣的土豆倒也结了十来个果果。

今年开春以来,我就把买苗种菜这件事放在心上,到底没有育苗的经验,走捷径的方法就是买现成的秧苗,然后再移植到自家的菜园里。于是,我就向朋友们请教种植什么样的瓜果蔬菜最经济实惠,他们一致推荐西红柿和黄瓜,恰巧这两种菜都是我最喜欢吃的蔬菜,生吃的味道可以与水果媲美。

今天,我去超市买回四株小西红柿秧苗和九株嫩黄瓜秧苗,爸爸一看到我买回的秧苗,马上自告奋勇地到后院开荒种地,高级工程师的手拿起锄头来还是有点力不从心,但是他却忙得开心,终于在晚饭前把秧苗移植到新开的自留地里。除了有一株黄瓜苗夭折外,其它的秧苗估计活到明天应该是没有问题。

可以想象,从明天开始,老爸每天必修的功课就是给后院的西红柿苗和黄瓜苗施肥浇水,也是因为没有务农的经验,妈妈一直对爸爸的种花养草方法持反对意见。妈妈对我说:我们家以前所种的花都是被你那勤劳的爸爸浇水浇死的。

我从网上查到一些关于种植西红柿和黄瓜的方法和注意事项,告诫老爸道:对于西红柿,浇足定植水后,至第一穗花序开花坐果不用再浇水。第一穗花坐果后浇第一次大水,结果期需水量大,也就每5-6天浇一次水,要求见干见湿。千万不要给西红柿一天浇三次水,好像人一日三餐般,那样会浇死秧苗。黄瓜对土壤水分条件的要求较严格,生长期间需要供给充足的水分,但根系不耐缺氧,也不耐土壤营养的高浓度,所以不要给黄瓜施过多的肥。

老爸对我的那套理论一笑了之,回应道:农民种地没有这么多理论。

那么,就让老爸先体验一下:”自种畦中菜,神仙九转痴。”的个中滋味。等着分享老爸”学农”成果的同时,我对自己的”学农”初衷,开始产生怀疑,春耕秋实,没有春天的辛勤耕耘,怎么会迎来秋季的硕果累累?

边干边学,在加拿大学种菜,从自家的后院开始。

来源:温哥华港湾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