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们都是绝望者(图)

2010-05-20 04:46 作者:难得清醒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学童被砍杀的新闻,一次又一次的搅乱着我们本来就不宁的心神。

太多的心如刀扎;太多的欲哭无泪······

今天晚上说两句吧————趁着还没有麻木。

首先,我诅咒这种令人不寒而栗的可耻杀戮,诅咒凶手永坠十八层地狱,让冷血的他们遭受最恶毒的报应。

尽管,我和许许多多人一样,希望苛政崩裂;希望江山改弦;希望自己成为添加在骆驼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然而,如果这一切来临的征兆是孩子们的鲜血,那么我宁愿在更久的忍受更多的困难。因为不管怎样,成人世界的哀怨、悲苦、仇恨,都不应该由孩子来承受。谁能忍心目睹前进的道路上横躺的不是先行者倒下的身躯而是血泊中陈尸的孩子?

这个社会,充满了寝食难安的焦虑,也充满了刻骨铭心的仇恨。

那些对着学生丧心病狂举起屠刀之人,那么或许遭受法律不公而又上访无门;或许家中亲人生病缺医卧床等死;或许欲讨回自己辛苦打工的血汗钱反被暴打一顿;或许自己的孩子死于地震“天灾”;残于三聚氰胺;或许刚刚倾其所有建起新房却被强制拆迁无家可归······但是,我要含泪劝告你们:无论社会多么地不公,无论人生怎样的难挨,都不应该抛却最后的善良底线而蔑视生命、滥杀无辜,把仇恨的目光扫向一群群天真的小孩,把痛苦的种子撒向一个个无辜的家庭。

残忍和仇恨的激烈碰撞,会并发出怎样的邪恶之花?

连串血案过后,举国上下,到处都是越收越紧的安保之网,到处都是愈换愈新的安保器材。我生活的县城,一直是安详宁静的。而现在,我家附近的一所小学每天都有手执冲锋枪的特警护送学生上课放学,我们中学门口执勤的公安干警也每天牵着大狼狗虎视眈眈着周围的一切······

头疼医头,脚痛医脚,乃迫不得已之法,而现在他们所做的一切,近似于头痛医脚,脚痛医头,荒谬绝伦得一塌糊涂。

高层震怒之下,昨天在接受凤凰卫视记者采访时发话:除了要采取强有力的治安措施之外,还有解决造成问题的“深层次的原因”。

我不禁要问:“深层次的原因”在哪里?

这些敌人,都是怎么树起来的?莫非遍地的轻歌曼舞一夜之间幻化成漫山遍野的青纱帐?

你知道,我也知道。我知道我知道,我也知道你知道,大家都心知肚明。但就是不能说,说出来就被屏蔽了。

倘若在事件一再发生的情况下,我们的反思还是仅仅停留在事件本身,应对的措施,也仅仅是从头武装到脚,从牙齿武装到牙龈······即使向每个学校派出一艘航空母舰又有何用?道理很简单:如果有人万念俱灰,愿意以命换命来打击对方最脆弱的软肋,那任何保卫都是徒劳的。

俗话说,楞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一个人命都不要脸。还怕什么?

只好继续黔驴技穷,继续疲于奔命,继续头痛医脚,继续无助的面对来自四面八方无穷无尽的疼痛。

更可怕的是我们根本不清楚潜在的凶手到底是谁。

当下,以公平正义道德良知为代价的野蛮发展正在造成社会贫富悬殊日益加剧。那些被逼无奈、走投无路的平民百姓投诉无门、伸冤无路。曾经,他们的生存状态是:还活着;而现在,他们不想活了。任何时候,他们中的任何人,都有可能再次向比他们更弱小的对象举起屠刀发泄愤懑······

所以,在现有体制下,唯一的办法是给那些人一种说得过去的生活,一种有点指望的生活,让他们有冤可申,有苦能诉。是他们不至于对生活和社会彻底绝望,是他们不至于万般无奈之下情愿以命相搏。

除此之外毫无办法。

请给绝望者以一条生路吧。

要是这点施舍你都不给,要是连自焚未遂者都要课以重罪······你这一统江山以何维稳至千秋万代?

插图说明:愤怒的家长打出标语:杀贪官英雄 杀孩子狗熊

冤有头债有主前面右转是政府
我们都是绝望者

我们都是绝望者

我们都是绝望者

我们都是绝望者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