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世博不属于他们 (组图)

2010-05-18 00:29 作者:骆亚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什么都涨价,不如不要开”、“生存都是问题,哪有闲钱去看”、“跟小老百姓有啥关系”……中共动用四千亿人民币大搞世博会,用意是要促进各国文化经济交流,但在高调政治化的维稳处理下,反而对一般民众的日常生活处处设限,对访民及异议人士的监控更加严厉。世博会所带来的副作用远大于其吸引力,在独裁者的操办下,被办得不伦不类。

世博会自四月三十日开幕以来,民众普遍没有像上海政府宣传的那样高兴趣。除了试运营那几天好奇的民众排长队等候之外,在开幕式当晚砸重金、大手笔使世博会风光乍现之后,世博园越来越不景气。据统计,在“五一”节前三天,仅有五十五万人进入世博园参观,只相当于预期的一天参观人数。此前,在世博会门票预售统计中,“五一”劳动节前三天的指定日票,每日售出约三十五万张。三天过去,约有一半购票者放弃首发参观权。五日、六日开始参观人流远低于预期,只有七、八万人。

也有民众认为,世博会本身具有促进文化和经济交流的作用,但是由于本次世博会是在中共一党独裁的制度下举办,因此这样的世博会带来的副作用远远大于世博会本身的吸引力。由于中共将世博会高调政治化的维稳处理,不但影响了一些上班族和每日负责家里一日三餐的主妇们,导致怨声四起,同时由于其对访民、异议人士及法轮功团体的监控更为严厉,因此访民们表示,不是被关黑监狱,就是被软禁,真的不希望举办世博会。

蔬菜 杂粮涨价惊人

上海的陈女士告诉记者,现在的蔬菜都是外地运来的,青菜涨到三、四元一斤,黄芽菜涨到二点五元一斤,茄子涨到六元一斤,香菜二十元一斤,肉七点五元一斤。蔬菜比肉还贵,吃都吃不起了。以前上海的郊县还能提供不少蔬菜,现在这些菜地基本都被征收了。

另一位主妇阿芳告诉记者,现在上海很流行食补,因为老百姓生病没有钱医治,听说多吃杂粮有益健康,就都买杂粮,所以世博会开幕前黄豆、绿豆、红豆、黑豆、红枣等杂粮就已经开始全面上涨,涨幅惊人,一般都超过70%至80%,像原先绿豆三点五元至四元一斤,现在九元一斤。什么都涨价,还不如不要开世博会。

普罗大众:跟我有啥关系

上海的一些工薪阶层表示:“我们是这个社会最底层的工人,孩子大学毕业一直没有稳定的工作,生存都是问题,哪有闲钱去看那玩意?”

“一般平时有空的不是富豪就是退体的阿婆阿公,要不就是一帮贪官,我们为生计天天忙碌,哪里有那个闲空和闲钱?现在房价这么高,老百姓敢乱花钱吗?”

“那是有钱人的聚会,与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有什么关系?”

甚至还有人说:“等着瞧吧,气温到三十五度以上,去世博会参观的人还要少。七千万人流,牛皮吹大了。股市天天跌,哪有钱去那里消费?”

“如果接下去,真的人很少,没有人去看的话,共产党会不惜一切代价撑面子的,要组织人员去看的,包括组织街道里的老头老太们,也不管走的动走不动。就算它现在说有多少人去看,也是公费去看的,并不是掏自己的腰包。老百姓现在日子很不好过,谁会自己花这么多钱去看啊?不会有多少人感兴趣的。”

“这个不奇怪,共产党专门干这样的事情,打肿脸充胖子,滥竽充数。上海市政府给每户居民都发放世博会的入场券,说保证居民可以看全部的展览。原来说这些票根据不同地区按不同日期发放,以六、七、八三个月份为主,现在如果看得人数少的话,票子就要提前发放了。据说今天浦东地区开始先发放了。”

“如果是七、八月份的话,去看展馆的人会更少,因为夏季这些展馆连遮太阳的地方都没有,谁会去哪儿,变成烤人干了。”

“票子就是发给我们,我们也去不了,访民不让靠近世博会,不然就要抓我们进去。这种世博会开了有什么用?”

“我们弄堂里很多人在那聊天,也没听哪个人们说会去看世博会。”

“世博会举世瞩目、伟大光荣是政府吹出来的,老百姓不会这样说,只会说它劳命伤财。只是一堆空壳子,共产党在宣传而已。”

劳民伤财兼打压 作家:副作用大


世博会宣传广告“让城市更美好”在上海的大街小巷铺天盖地, 但老百姓并没有感受到,还是照样安部就班的为生计忙碌。 疲乏的人在大幅广告下就地休息,和宣传画形成鲜明的反差。 (资料室)

黄先生是大陆的网路作家。他认为,“从国家、民族长远的发展考虑,世博会是一个好事,因为它可以增进我们中国无论是这个政府、民间或者老百姓,知道或了解对外的交往,也让世界各国了解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这方方面面都有好处。”

“当然在中国还不很富裕的情况下操办这个世博会,确确实实有点劳民伤财,给很多当地上海人带来痛苦,这一点很不好。因为你用全国的力量在上海办这么一届世博会,那么在中国西南、西部这些个贫困地区,显然感觉不好。因为把大家的钱都拿到上海去,据说投了四千多亿,就是为了办这个世博会。同时,这个世博会的召开,对全国网民,包括上海的访民、包括很多人的人权,没有带来好处,反而带来了更加严厉的管制和压制,这是不好的。”

“副作用是满大的。因为从正面来看,世博会对推动世界各国人民的相互了解和促进贸易、政治、经济等方面的交往,从长远来说是好的,但是,把这么一种很好的事情给这些专制独裁者去操办,像这样劳民伤财的去办,反而不好了。世博会应该是根据国家的财力量力而行,不要这样劳民伤财,搞这么庞大。”

世博会在这些独裁者的操办下,被办得不伦不类。他们利用世博会,对民间人士继续打压。

组团考察遭暴打 异议全被禁足

另一位家住上海的黄先生表示,世博会给他们家在行动上带来极大不便,他说:“限制我们很多人不能出门、不能去旅游、不能到上海去看世博会,网路上压制也更加严厉。我们很多朋友打电话告诉我,他们都不能到上海去。中共认为这些人到上海会捣蛋、捣乱吧,实际上世博会是我们中国人主办的,任何人都有权利到上海去参与,看一看这个世博会的情况,但是中共对这些持不同政见者、维权人士、异议人士或访民,极力压制,不准许你出门,也不准你到上海去参与,剥夺这些人的人权。”

湖南异议人士谢福林的太太金焰女士告诉记者,当地的政府官员威胁警告她不能去上海,如果敢去上海的话,那她就要步谢福林的下场蹲大狱。

四月三十日,新疆基督徒冯永记与各地访民组织了一个十五人的世博考察团,想看看上海世博会看有什么项目,好做点小生意,养家糊口。他们在火车上被监控,到达上海后被上百名警察押送上海救济站关押。冯永记被当地驻京办押送回新疆。期间,遭到两地警察殴打,一度昏死过去,至今面部肿胀青紫,头脑不清,现被拘押在石河子拘留所。而关押在救济站的访民一度因为受到的遭遇实在恶劣而绝食抗议,并表示如果还不解决,将准备集体自杀。

无辜访民成警方维安奖罚指标

王生芳是家住上海的一位母亲。四月三十日她带着两个月大的孩子在世博会附近的姚华路歇脚,被大桥警署无任何理由强行拖到车上,关押在大桥警署,随后又强行送至酒店继续软禁。因小孩需要买奶粉尿片等生活必需品,需要出酒店大门,她跟看管警察商量,遭到粗暴拒绝,并被拳脚相加,打得她趴在地上起不来,浑身都是大块的瘀青。她被一直关押至五月四日晚才解禁。

王生芳表示,在中国特别是上海,每当有会议举办时,老百姓就要倒霉,尤其是访民,不是被关黑监狱,就是被软禁。“因此我们真的不希望举办世博会。当官的往往以这样的名义来关押我们,使我们失去自由,一点人权也没有。我现在整天只能躺在床上,连监狱都不如,监狱还能放风、运动一下。我们最怕的就是开会或者是哪个国家的领导人来了。”

其中,从头到尾参与整王生芳的是一名警号○三八六○四的警察,他下手也最狠。王生芳说,该警察边打边叫嚷:“从今天起你不能出这个门,否则就打死你,我们也要吃饭,你一出这个门我们饭碗也砸了。”

世博会头一天,上海访民范诗铭被软禁在家,因觉得实在太闷了,不顾监控人员的阻止想出门到附近透透气。结果被警察抓到警署,并遭到毒打,他忍受不了吞铁片自杀,所幸治疗及时,才未酿成更大的惨案。

上海另一位访民告诉记者,这次世博会上海当局给警察有硬指标,如果警察看管的人走掉了,或者去了世博会现场,直接处理看管的警察。所以这次警察拚命的盯着看管的对象。这次警察也好、或者跟世博会有关的工作人员也好,他们的压力也是相当大。如果管辖的片区出问题,马上处理,警察就地免职。

军队备战 展区手机全遭监控


上海世博会,大量外地军队驻扎,街口和各交通要道都有部队站岗, 边上还配有世博会统一红袖章的世博安全员一起维稳。(资料室)

“上海现在有很多的军队包围着,好像几级战备状态,世博会的各要道口、火车站等处都有军队的人在站岗,马路上警察不断来回巡逻。陆路、水路、天空全方位戒备。一个商业活动为何要搞得这么紧张?我们领导人的思路已经坏掉了,不管是办喜事还是丧事,全副武装,生怕别人捣乱,弄得像惊弓之鸟,吓死了。我们感觉,它干任何事情都是在恐惧中进行。”

“共产党坏事干的太多了,欺负老百姓太厉害了,所以半夜都怕鬼敲门,它虚的一点都没有支撑的力道了。”

“世博会一带,周边一定范围内,只要进入这个区域,所有的手机都被监控。这是我朋友公司的一个老总告诉我的,特别重大的日子,如开幕式等,所有手机进入这个区域都会立刻进入监控网路的区域。”

“非洲馆,中共自己造好,送给对方使用。对方也没来几个人。中共还在搞几个世界之最,包括参展的国家最多,参观的人数最多等等,在国际上逞能,给外界感觉中国很强大。其实是穷人装扮富人,真正的富人根本就不吭声的。”

“中共动用四千亿人民币大搞世博会,如果用其中的一小部份解决民生,就能解决贫苦民众的生活问题。”

世博无真正“义工”


世博会义工,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义工,都是政府出钱的。 图为世博会期间在街上巡逻的红袖章队伍。(Getty Images)

“世博会大批义工,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义工,都是政府出钱的。我乘地铁,碰上安检的人,本来不想理睬,对方跟我说话。我问他拿多少工资,他说,就一点点,九百六十元一个月。”

“还有那些配合世博会维稳的红袖章队伍,他们或三五成群站在居民小区,或站在路口配合军队执勤人员,他们也不是义工,也是有政府补贴的。”

“很多是上了年纪的老人、下岗的中年人,带着世博‘安全员’的红袖章,弄堂里、车站上都有他们的影子。这些人真的遇到事情,会第一个逃跑。另外所有小区的保安都被要求带红袖章。就是回收废品的人都带着。”

外地评价

“哪有那些闲钱?以为都跟官员一样,不用上班天天去参观?炒房已经透支了百姓的消费能力。不是你门票贵,而是我去上海路费、住宿费加一起花个一、两千就单单为了去看这种不能吃不能喝的景观?”

“世博烟花的费用可以建好几座学校了。”

“我们还在为生计而忙碌奔波,多少山区的孩子上不起学校,上海却在搞这么大的形象工程,铺张浪费啊!”

“真笨,全国人民每人发放二千元,客流就来啦!”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新纪元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