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二代”泛滥 血统论延续?(图)

2010-03-19 22:06 作者:华明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中国“二代”泛滥 血统论延续?(图)

北京宋庄美术馆的遇罗克雕塑。在他遇难四十周年祭日警察禁止在此献花悼念。

编者按:中国官二代、贫二代、漂二代、农民工二代等“二代”的兴起,似乎“血统论”以多样化的形式滋生并泛滥,平等与人权在中国依然是遥不可及的“梦”。

三月五日是人权捍卫者遇罗克遇难四十周年忌日。中国民间自发组织悼念,但在北京的活动受到警方全面阻挠。遇罗克何许人,当局怕什么?

“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这句对联,自一九六六年文革开始横行全国,二十四岁的北京徒工遇罗克写下《出身论》,向“血统论”发起挑战,呼吁平等与人权,在全国引起巨大反响。一九六八年一月,遇罗克被捕入狱,七零年三月五日,被以“现行反革命”罪名处死。直到四人帮倒台后平反。遇罗克用鲜血和生命换取了血统论的覆亡。

可是,近年来,中国官二代、富二代、军二代、漂二代、贫二代、农民工二代等“二代”的兴起,似乎“血统论”以多样化的形式滋生并泛滥,平等与人权在中国依然是遥不可及的“梦”。

官二代:特权阴影

今年三月二日,在山东新泰市委又一个记者被“礼送出境”,这几天到此地采访的记者大多遭此命运。这源于该市最近发生的“八十后提拔门”,曝出新提拔的六名副局长,一名法院副院长,其中六个是八十后,最年轻的王然只有二十三岁。网民随后人肉搜索,爆出七人中有六个“官二代”,掀起了一波波声讨浪潮。

网上有关官二代不正常的提拔事件,已经不是这一起,可以说是接二连三的发生。官二代原本并无贬义,老子是官,其小子并非不能为官,有的甚至能超越老子。只是,官场体制成为“世袭制”,甚至还有“军二代”,彰显中国目前的“人治”,而无“法治”,不能不说社会在倒退。

据社会学家的研究,现在官员子女做官的机率,大大高过其他阶层,尤其高过平民。平民出身的官员,即使已进入“干部队伍”,但到了一定级别,就会碰到玻璃天花板,无论如何升不上去。即便侥幸上去,也通常成为“反贪”典型。过去一年落马近二十位省部级高官,大多都是平民出身。

贫二代:拼爹游戏

这是第七次,张一男在应聘简历的“家庭经济状况”栏选择了空白。这个浙江大学二零零六级的理科毕业生,正面临着找工作。“见过的人民币从不超过十张,家庭收入怎么写?”张一男反问。她来自福建贫困农村,红薯是她年少记忆里的主食。她不知道,很多企业就关注一条。

五分钟后,面试结束了。北科大的付晓匆匆走出面试房间,借来的套装,穿在身上整整大了一码。“面试官怎么问的?”等待的同学围上来。“他就问了问家里的情况。”付晓勉强笑了笑。“他们有的是背景,我有的是背影儿。”

实际上,面试官劈头盖脸第一句话就是“家里是干嘛的,如果我们需要相关资源,你能提供吗?”他愣了。付晓的父母面朝黄土背朝天,干上一年的纯收入不过五百元左右。他的大学学费,由外出打工的姐姐提供,生活费则是依靠勤工俭学。

“贫二代”这一名词已迅速成为各大高校校内网和BBS上的热门词汇。“出身贫寒、社会关系缺乏,求职过程中全靠个人奋斗”成为校园“贫二代”的简单特征。和“富二代”相比,他们天生弱势,没有老爹的财富、人脉资源,除了自身一无所有,不仅求学过程备尝辛酸,走上工作岗位也蹒跚趔趄。

漂二代:我们等不起了

随着中共“两会”召开,“户籍制度”改革再次成为广大“漂族”的关注热点。一位在北京工作的学生家长表示,尽管自己的孩子在学校表现优异,并获得北京市三好学生,但因户籍不在北京,依然不能在京参加高考。

众多在大城市随“漂父母”生活的“漂二代”,即便回到原籍参加考试,也会面临“考的不是学的”的窘境。中国的“户改”与“教改”并不同步,近几年各省在教材选择、高考(即大学考试)科目、考题拟定等方面已有较大的自主权,存在较大差异。考生回原籍参考会处于很大劣势。

对此现象,众多考生和家长感觉十分忧心。一位署名为“流动的孩子”的网友在两会专题留言时沉重地表示:转眼两年后我就要参加高考了,我等不起了!

不只是高考,对“漂族”而言,工作、结婚、银行开户等,都需要户籍证明和身份证,没有户籍就是黑户,限制了进城人口原应享受到的住房、生育、社会保障和交通等大量福利。

可是,十三家大陆媒体三月一日共同发表呼吁户籍改革的社论,遭到当局封杀。北京《经济观察报》高层受到整肃,社长兼总编辑遭严重警告,副总编辑受记过处分,而负责起草该份社论的副主编则被解雇。

农民工二代:最大梦想成家立业

农民的工作并不稳定、收入低,他们中33%没有存款,八成存款低于五千元。

而对于“漂族”中的最底层农民工,境况更惨。“我是三无人员,没房没车没老婆。”二十七岁的农民工二代高岩说。华龙网近日推出重庆首份农民工二代的调查报告称,85.1%的农民工二代没房,86%无法落户城市,六成未婚。

“我最大的梦想是成家立业。”对于二十六岁的唐鹏而言,成家立业还隐含着传宗接代的使命。在农村,唐鹏的同龄人中,有的小孩儿都会打酱油了。“收入低,又是农村的,很难找老婆。”

唐鹏的遭遇并不少见,调查显示,64.7%的农民工二代还未婚。在35.3%的已婚农民工二代中,77.8%的伴侣也同样是来自农村,另外22.2%的伴侣是城里人。

十九岁的销售人员王杰表示,自己初中未毕业就随父母到了重庆,“小时候在家,也看爷爷奶奶翻地插秧,但我从来没动手,根本不会种地。”只有39.1%的农民工二代表示会做农活,但都只会些基本的。

农民工二代回不去农村也融不进城市。他们的工作并不稳定、收入低,他们中33%没有存款,八成存款低于五千元。调查中76.7%的农民工二代常常为工作感到焦虑。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