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现在谁还稀罕红包啊?药商一出手就上万

2010-01-30 06:21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这位朋友是学医的,在县医院呆了20多年,如今混了个内科主任。

职级不高,“油水”有多厚?前天在一块吃饭时,他曝出了我们外人无论如何都想像不出的内幕。

“实话实说,院里几次要提拔我做副院长,我都不干!”他说。

在医院,说话能算数的,除了院长、业务院长,也就是我们这些有处方权的。实惠也在这儿。“当个院长,说起来是提拔,可是不能开处方了。而一旦失去处方权,什么都没了。”他诡秘一笑。

现在的药商是无孔不入。而药品要进医院,除了须“攻克”院长、业务院长外,其实最重要的是处方医生。“你的药进来了,我不给你开处方,不卖给病人,也等于零!”

他这个科主任,油水空间更大。“明摆的,我虽不能拍板定夺进什么药,但我可以说你的药没什么疗效吧?可以‘作梗’吧?这本是我的职权!即便是你能强行进来,我可以一盒都不让你卖出去,还不是白搭!”

可以举个例子:“头孢”陕西有、辽宁有、四川有、广东也有,这些都是国准字的大企业,都是正规药,反正药效都一样。“谁给我好处,给的多,我开谁的药。”

还有更重要的,纪委、检察院查商业贿赂,只会去查院长、业务院长,轮不到我小小科主任、处方医生!“我只是看病开处方,又没索要回扣,我的钱都是药商心甘情愿给的!”

前些年,药商还是用信封、使现金;而现在,就一个卡,定时打钱上账,只有天知地知。多的时候,手上有不下20张卡,“那些都是活期存折。”

最喜欢新药、特药,谁都不知价格底细,谁也不能确认确实疗效。“但药商给的钱,连我们医生都感到惊奇。”他有些得意了。

“有了这些,还要那红包做啥?”他说:“一只红包也就一两千块钱,最多三千,谁还稀罕?那要冒多大风险呐,弄不好,被捉住了,可就惨了。犯不着!”

现在实行基本药物制度,很多药品实行零利润销售,“上边”在设法堵漏洞了。我说。

“的确会受到影响,但也难说。反正当我的收入不及现在时,我可以不开目录药嘛!”

究竟得了多少实惠?他也说不清。列出的大致清单是:工资卡上每年约有3万多元,都给了老婆,从未用一分钱,“好多年连卡的影子都没看到”;此外,每年还另外给老婆至少10万,多时有十五六万,一般是十一二万。他自己平时的应酬、聚会、玩乐开销,说不出准数,但都是药商“给”的。

药商给了医生这么多,他们能赚多少?他也吱吱唔唔。他说,据他测算,“应该是三二三二”,也就是,在药的销售价里边,买药成本约占30%,医院利润 20%,药商利润30%,医生20%;有时为新辟市场,药商可能给医生的钱比自己赚的还多。

来源:网文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