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京15名校长上访 豫夫妇服毒自杀抗强拆(组图)

2010-01-29 04:19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北京市朝阳区十五位打工子弟学校的校长及幼儿园园长,星期四集体到北京市政府上访,投诉他们的校园将被强拆。而在河南固始县,一对夫妇本周一在当地执法局门前,喝下农药以死抗拒发展商强拆。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京15名校长上访 豫夫妇服毒自杀抗强拆(组图)
自杀夫妇的其中一位不到五岁的孩子。(网友/乔龙提供)

北京一位关注教育的民间组织成员张女士星期四告诉本台,位于朝阳区城乡结合部的数十所服务于低收入打工家庭的民间学校,最近接到当地乡政府和开发商的限期搬迁通知:“都要拆迁,通知已经发到打工子弟学校了,说马上要强拆。教委、政府部门认为他们没有办学许可证,非法办学,将不赔偿。那些办了十几年(学校)的校长认为,在这里办学基本上成为事实了。”张女士说,所涉及的同类型学校和幼儿园有数十所:“今天来(上访)的有四个是幼儿园的,有12个是中小学的,区里不让他们(学生)参加考试,中考(考高中),也不让他们这些打工子弟孩子参加北京市教委统一组织的考试”。

京15名校长上访 豫夫妇服毒自杀抗强拆(组图)
河南固始县一对夫妇以服农药自杀,抗争官商勾结,强拆房屋,图为,自杀者子女及家属在该县执法局外拉横幅抗议。(网友/乔龙提供)

崔家庄实验学校的创办人罗校长在上访现场告诉记者,拆迁涉及一万多名学生的学业:“马上就要拆,现在就在北京市信访局,现在来了16个人,都是学校主办者和幼儿园主办者(校长),维护权益,就是说,我们在邱家庄办了十年的学校,没有一点补偿,现在拆迁公司,大队、村、乡政府要我们搬迁,我们今天来上访关系到一万多人,九个学校”。 张女士表示,这些学校十多年来,为北京的教育事业付出了努力,也缓解了政府的压力:“也为北京市政府帮了忙,培养了那么多孩子,(校舍)拆了以后也不赔偿,往后的老师和学生将面临失业、失学,特别不公平,他们想讨个说法”。

据民生观察工作室称,这些打工子弟学校、幼儿园,2009年6 月份就接到政府通知,称这些土地要收起来进行储备,学校必须搬迁,其中第一批共九个学校必须在今年2月28日前撤离。而罗校长所在的学校有六百多学生,桌椅等各种教学设备几千套。各校负责人此前与朝阳区政府交涉时,未获答复。

中国各地每年因发展商或政府强拆房屋、强征农田,导致的悲剧已多不胜数,就在本周一,河南固始县发生一起强拆惨剧。据目击事件的网友在百度论坛和天涯社区发帖称,固始县某开发商为了建商品房,强占魏某家房屋。双方在没有达成补偿协议之前,该县执法局派出七、八十人,到寥东路魏某家,不顾强烈反对,强行搬出屋内设施和电器,准备强拆。魏某夫妻俩被逼无奈,带着八十岁的老人和三岁的小孩跪下,乞求执法人员通融,对方却无动于衷。于是,俩夫妇各自喝下一瓶“乐果”农药,随即口吐白沫,被人送往县人民医院抢救。记者当天致电该县人民医院急诊科,护士说,服毒者已转入急救病房。记者又致电县政府执法局办公室钱主任,他称:“这个问题不是我能回答的范围,我对这方面情况不太了解”。

记者:为什么要喝农药,是不是说你们强拆?
钱主任:这个情况我不太清楚。
记者:这两个人是不是死了,这两名夫妇?
钱主任:现在好了吧,没有,没有,不过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现在县里在处理。
记者:公安局有没有介入?
钱主任:已经介入了,具体情况我不清楚。
值得注意的是,据网友称,俩夫妇服毒自杀时,执法人员并未劝阻,只是旁观,与不久前成都被强拆的业主唐福珍自焚前的一刻相同。而魏某下有4个小孩,最大的15岁,最小的才3岁。

事件引起网民愤怒,有人称,声称建立法治国家的政府,接二连三的出现这种拆迁悲剧,作为一个普通公民,可以做什么呢?更有语气激动的网友称,胡温执政多年来都在做什么?只知道做秀,贩卖儒学奴化公民。基层公民被政府逼得自焚、服毒。要是真有革命,你们不得好死!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