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花季少女死于手术台,主刀被爆竟收取万元出场费

2010-01-24 13:55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我的女儿叫王茜,今年26周岁。2000年考入南京医科大学。金榜题名,一度是我们家庭的骄傲。也是邻里乡亲教育子女的榜样。2005年,我们农村人用血汗钱,终于将女儿培养到大学毕业,并就职于南京江浦医院担任外科医生,2008年年底,女儿步入婚姻殿堂,开始了自己小家庭的幸福生活,并规划于虎年孕育新的生命。

一场意外的灾难降临下来,无情的现实总是摧残有情的世界。2009年11月21日,正在上班的女儿感到头疼。对于很多普通人来说,头疼也仅仅是根本就不起眼的小毛病。但身为医生的她为了慎重起见,到江苏省人民医院做了头部检查,经CT、核磁共振确诊为脑部肿瘤,随即入住该院。

院方决定手术,并邀请了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外科专家张玉琪为女儿王茜主刀,时间定于2009年12月2日。前一天晚上11时左右张到南京,在住地南京古南都饭店与省人医的有关专家短暂接触,看了片子的张说该病灶中间有白点,有可能是"畸胎瘤",但要等到手术时才能确定,我们病人家属十分宽慰,按事前约定在宾馆中给了张一万元人民币,张欣然接纳。

一个虽患病但未发作(CT也可见证),依然能够正常工作、生活,尤其是能够坚守岗位的年轻女孩,一个活泼开朗的大活人走进手术室,就瞬间失去年轻而宝贵的生命。术中院方未向家属通告任何手术中的情况,术后也未作说明,可以说,这是一起医院盲从,专家作庸,草菅人命的恶性医疗事故,直至亡灵安葬后,院方也未作出真正病理定性,更为可恶的是,这个披着双料专家外衣的张玉琪先生,自知手术失误,病人未出手术室就急于离开,匆忙中尚未忘记向我们病人家属再次索取3000元手续费,其医德医风何等恶劣,人财两空的苏北农民只能仰天痛哭,这是什么世道?

在没有接触病人,未经会诊也未制定任何手术方案和应急措施的情况下,仅凭个人经验,张自满自信,匆忙手术,期间造成女儿王茜大出血(输血高达 12000多毫升),手术历时十二个钟头,等女儿王茜被推出手术室的时候,仅仅再依靠现代医疗器械维持一息尚存的心跳,实际上病人实已死于手术台,这个事实令家人难以接受。

死者含冤九泉,生者痛不欲生,为弄个明白,讨个说法,特向有关部门提出以下几点诉求:

一、要求省人医主管机关查明事故原因,认定事故性质,还病者家属真正的知情权。

二、人死不能复生,应依法获得相应的赔偿。

三、要求纪检监察部门通报天坛医院,勒令张玉琪退还"杀"人手续费,并追究其相应责任,以告慰死者在天之灵。

几点质疑:

一.北京张专家在只看了片子,没有和病人接触的情况下就决定于第二日早晨八点手术,张医生对这台手术自满自信,因其已定好下午两点多的飞机票 (机场有记录),这些难道不能说明张本人对这台手术是很有把握吗?,可是又是什么让原本定于四个多小时的手术变成了十二个小时了呢?

二.手术中出现输血12000多cc的血是否符合常规术中输血呢?(可问内行人士)而且在手术中出现血源不够,临时外调,这些算不算是手术准备的不充分呢?

三.专家说病人脑部中间有白点有可能是先天性的东西,而且他还说这种瘤子我见多了,既然是见多了,他为什么没有在手术前料到这个东西会出现大出血呢,难道大出血是手术中出现的意外吗?十二个小时的时间手术室内究竟发生了什么?

四.在这场原来定于四个多小时的手术最后形成近十二个小时的手术期间,没有任何医生出来和家人通报情况,没有向家人出具病危通知单,直至术后的第二天下午在家人的询问下,家人才知道病人情况,我想家人在这个期间应该是有知情权吧

五.直至病人死亡,病情也未作决定,报告上竟然说是要进一步化验,因无法收费暂停,实际情况是出院结帐时还退还家属五千元,(有出院结帐单)这些又如何解释呢?

六.北京专家张玉琪,在术前一天晚上收取病人家属10000元,第二天在术者还没有出手术室就匆匆离去,明知患者已无力回天,还向家人索要3000元,请问专家医德何在,人道何在?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