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男子帮领导“专职”挡酒高速路上发酒疯欲跳车

2010-01-10 23:19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求求领导 莫让我老公喝那么多酒

丈夫帮领导挡酒喝醉了,高速路上发酒疯要跳车,老婆年关不踏

他的职责

上班是办事员,下班当领导的“陪酒员”。

他的顾虑

得罪领导丢了饭碗,一家三口靠啥生活?

她的担忧

每次丈夫外出应酬,她就无法安心入睡。

她的愿望

喝酒最好适可而止,请不要赌酒和拼酒。

7日晚,行驶在长寿至重庆主城高速公路的一辆黑色轿车上有人发酒疯:数次开窗欲跳车,并伴随着含糊不清的叫喊声。这个“酒疯子”在高速路上玩惊悚不说,在医院输液时,还一次次拔掉针头,鲜血直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高速路上欲跳车

“酒疯子”名叫陈明(化名),家住沙坪坝区凤天锦园小区,是某事业单位的办事员。 7日那天,领导让他一起到长寿赴宴。这种应酬,最近两个月陈明几乎天天都有,主要是帮领导挡酒,并想方设法给对方多灌几杯。

当晚,“东道主”一行个个都是“酒林高手”,50多度的白酒一杯杯下肚,眼睛都不眨一下。为了给领导“扎场子”,只有半斤白酒量的陈明,喝下一斤多白酒,后来醉得直往桌下缩。

发现陈明扛不住,同事们赶紧护送他回家。车行至高速路时,陈明浑身难受,不停捶胸喘粗气,还摇下车窗欲跳车,被同事拉住。眼看陈明醉得不轻,同事把他送到离家最近的社区医院输液,同时通知陈明的妻子黄琴。

医院输液拔针头

当时,黄琴刚把两岁多的女儿哄睡着了。接到电话,她抱起熟睡的女儿就往医院赶。赶到时,医生正给丈夫输液。好不容易扎好针,医生还未走出病房,陈明就一把拔掉针头,鲜血直流。如此反复数次,床单上沾了很多血。无奈之下,黄琴赶紧打电话叫来丈夫的两位好友郭军和彭建平。

看着丈夫难受的模样,黄琴又冒火又心疼。她说,一到年关,老公几乎每晚陪领导出去应酬,不醉不归,“他上班是个办事员,下班就成了领导的'陪酒员'”。每次丈夫外出应酬,她就无法安心入睡,眼前不是浮现各种因醉酒引发的惨剧,就是担心丈夫醉倒或撞伤无人管。

领导吩咐不敢违

家住沙区联芳花园小区48栋8-2的彭建平说,陈明其实不喜欢应酬,完全是迫于无奈,“哪个希望天天喝醉?那种滋味好难受嘛!领导喊你去陪酒,你能推吗?”

次日中午,陈明酒醒后坦言,他们夫妇是外地人,好不容易在重庆有个安身立命的工作,肯定要为领导任劳任怨,“否则丢了饭碗,一家三口靠什么生活?”

黄琴理解丈夫的苦衷,但是她不理解的是,为何应酬时一定要喝得酩酊大醉?如果大家喝酒都能适可而止,不要赌酒、拼酒,就不会有那么多惨剧发生,“多想想你的家人吧,你们喝多一次,他们就担惊受怕一次。”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