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山东年轻蒜农死于非命 被摘三器官惹争议

被称为“大蒜·本拉登”的黑社会头目的罪恶之一

2010-01-05 02:41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在大蒜之乡山东省济宁市金乡县发动成立“檀道济兵学研究会”开发当地旅游资源的时侯,因为一起蹊跷的命案而再次引起轰动。

《三十六计》的作者檀道济祖居之地,卜集乡石庙村檀庄自然村檀春义,因检举当地黑社会头目石福建变卖村里集体土地,遭到石福建黑势力团伙的残忍报复。恶徒们用砖头在他25岁的儿子檀国良头部砸了一百多砖,其脑浆迸出,经医院诊断为脑死亡,迫于黑恶团伙的势力,谭家无奈同意将檀国良的器官无偿捐献。谭国良在尚未停止呼吸的情况下被摘取3个器官,给他做器官移植手术的英籍华人教授陈忠华,原本就是个备受争议的人物,曾因涉嫌参与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而被追查国际调查。

祸起举报黑社会头目石福建

卜集乡是双特色经济明星乡镇,是“大蒜之乡”,又是国家命名的“圆葱之乡”,农民土地的2/3种大蒜,余下的种圆葱。该县卜集石庙村25岁的蒜农檀国良器官捐献的消息,齐鲁晚报、济宁日报等中国各大媒体,均有过报导。近日,大纪元记者通过对知情民众的采访,揭开了这里黑势力横行、谭国良被活体摘除器官的一些内幕。

据村民讲,檀春义是早年的村书记,是出了名的老实人,受村民信任。其因计划生育处罚得罪过生产队队长,导致他家2人的4亩土地被扣。2007年12月15日和18日,檀春义夫妇去县里要求解决土地,并检举了当地头号黑恶势力村主任石福建变卖村里集体土地一百多万的问题。于是石福建疯狂打击报复,当月16日,他指使打手在檀国良大门上抹了满满的大粪,门口还泼了厚厚的大粪汤。17日,又让打手用啤酒瓶砸檀春义二儿子檀国良家的两个后窗玻璃。

“谁敢救他就砸死谁”

18日晚8点多,石福建带着近20名打手冲进檀春义夫妇院内,用棍棒砸烂窗户玻璃,用大石头、砖头砸门,年近七旬的檀春义夫妇大喊“救命”。打手们扛着3米多长、碗口粗的大木柱,猛撞屋门,石进朝、石铁铲冲在前面,将檀春义砸得昏死过去才撤离。

之后打手们又锁定谭春义的两个儿子报复,谭的长子檀兴中是二等残疾人,石福建将砖头砸在他鼻梁上,造成鼻骨粉碎性骨折,其他打手前后乱砸,檀兴中被砸得昏死过去。

这群恶徒又跑到檀国良家用砖头猛砸大门,后窗玻璃。事后,檀家得知,檀国良被砸得抱着血淋淋的头跑进邻居家院子里,哭喊着:“求求您!救救我!”邻居打开了门说:“你们不能砸死他。”石福建恶狠狠地说:“谁敢救他就砸死谁!”随即扔进去三四块砖,吓得邻居赶紧关上了门。檀国良在院子里不仅一次想逃生,但凶恶的打手没有住手,他穿的棉袄像从血盆里捞出来一样,最终他死在邻居院内,死时他的儿子才一个多月大。

檀家人流着泪说:“日本鬼子也没有这样杀人的,檀国良身上被砸了一百多砖,脑浆被砸出。”

脑死亡 器官被摘取惹争议

据山东媒体报导,07年12月22日下午2点多,中国器官捐献联盟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的陈忠华教授一行冒着大雾,从武汉赶到金乡,于当天晚上7点多进行“ 手术”,两个多小时后顺利取出了谭国良的肾脏、肝脏和角膜。由于檀国良的家庭情况不好,而且还有一个在襁褓里的婴儿,中国器官捐献办公室所在的深圳红十字会商议给其家庭一定的经济救助。

谭国良的弟弟对记者表示,当时金乡县第一人民医院确定了谭国良已脑死亡。中华医学会的陈忠华联系上他们,家人商量后才同意将弟弟的器官捐献的。陈忠华等进行器官移植手术时,谭国良正在重症监护室靠呼吸机维持着生命。

谭国良的姐夫表示,人本身就是由各个器官组成的,弟弟将他的器官捐献出来,在别人身上弟弟的生命算是一种延续。

金乡县某律师事务所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虽然谭国良被他们砸得脑死亡,但罪犯们不承认当时即把受害人砸死了,而且石福建在当地的黑恶势力太大了,为了使犯罪主谋石福建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谭家想到以捐献亲人的器官,促使罪犯伏法。

2006 年7月25日下午,正在美国波士顿参加“世界人体器官移植大会”(World Transplant Congress)的“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器官移植研究院”院长陈忠华收到美国法轮功学会的刑事控诉状。诉状指陈涉嫌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同时受到指控的还有“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器官移植中心”研究室主任朱同玉。

华府“人权协会”主任暨律师玛什(Terry Marsh)受法轮功学会委托,向美国麻塞诸塞州的检察处正式递交刑事控诉状,要求对陈忠华和朱同玉进行调查并立即发出逮捕令,以阻止两名嫌犯于调查期间逃离管辖区。刑事控诉状指出,陈和朱所任职的两家医院活体摘取器官的行为,已违反了联合国反酷刑公约(UN Convention Against Torture),美国法律规定美国法院有权对美国境内的施行酷刑的罪犯进行检控和惩罚,而不受其国籍和受害人的国籍限制。

另一则报导说,陈忠华在接受专访时也曾表示“活体移植是以鲜血、伤痛、健康,甚至死亡为代价”。“器官移植供体紧缺是全世界的难题,但我们是做得比较差的。”

活体移植是中国器官移植的另一重要途径。而由此带来的问题是,器官移植的无序和非法买卖。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去年“第四届全国器官移植学术会议暨2008医学前沿论坛”上透露,“中国相当大比例的活体移植来自非法买卖”,更有人用“各显神通”来形容过去无序的状态。

今年6月,北京律师周金培在天涯论坛发出给陈忠华、卫生部器官移植重点研究室主任及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委员会委员公开信,指出活体摘取器官违法,他表示希望与之当面详谈,并恭候陈等的回音。但陈某等至今未予回应。
  
陈忠华还担任教育部、卫生部器官移植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分会副主任委员、亚洲移植学会理事、深圳市红十字会器官移植办公室主任等职务。

活摘难题 法院如何终审

目前谭国良被杀害案处于受害人和被告共同申诉中,谭家认为石福建是主谋,应判其死刑,而在2008年12月25日济宁市中级法院公开审判,其(2008)济刑初字第95号刑事判决书,指有17人在闻名的“金乡县京都大酒店”预谋杀人。存在大量漏罪。本案判决书第20页法庭出示的两尺长的一把“大砍刀”,是一个异常奇形怪状的“大砍刀”,是管制刀具,不是农民工具,反而被认定为谭国良的手持凶器,被告是自卫。济宁市中级法院的一审中,石义千被认定为主犯,他是石福建的堂侄。双方当事人均不服判决,在山东省高院维持原判后,双方都在申诉,且原告和被告都对陈忠华不满。

据当地民众表示,檀国良被砸后,石福建团伙无一人外逃,而金乡县公安局几十辆警车在街上转悠了三四天,未抓一个人,一些凶手还在街上看热闹。警方这种办法“逼”得杀人凶手统一口径后外逃。金乡县公安局有五、六人,包括当时负责这个案子的刑侦队长,与石福建是结拜兄弟。乡政府的主要领导也和石福建互相勾结,所以受到其庇护。

金乡县百姓认为,檀国良被害案是一起有预谋、有组织、有计划的恶性案件,但当地公检法始终都在包庇犯罪。案件在一审中,心狠手辣、罪恶累累的石福建才被判 12年有期徒刑,而不是死刑,其他凶手们或轻判或取保候审。石义千认定为主犯,其家人不服,变卖家产上诉控告,其家人也在找新闻单位控诉,石义千以前没有犯罪记录,当地的群众也认为石义千冤枉。

被告之一的石义千的律师刘恩民对记者表示,案件一审、二审存在出入,审理不清,且主刑人员石秋鹤在逃,还有几名在逃犯。目前法院认定石义千对谭国良头部实施击打,并认定他是自首,但其始终不承认是他击打的谭国良,判决书在这点上不能自圆其说。受害人谭春义认为主刑犯在逃,应该归案。所以现在受害人和被告都对判决书有异议。案件中的几个被告和石福建都有亲戚关系。

檀国良下有襁褓中的儿子,上有七旬父母,法庭上杀人凶手答应赔偿,身家数百万、光律师费就花掉6万元的石福建,至今连檀家十几万元的民事赔偿金也没到位。

提起石福建,金乡县民众说,“大蒜·本拉登”是其真实绰号。在全国大蒜市场中心金乡南店子大蒜市场,每天聚集数百名的大蒜商人。只要你问到“大蒜·本拉登” 无人不知是石福建,明知道犯人在监狱,人们还是感到恐惧。此人小学三年级就辍学在家学武术,到河南开封少林寺投名师学习两三年,膀大腰圆,武功高强,八、九个人打不过他,自称是香港电影明星“成奎安”的师兄弟。第一恶人之名在当地广为流传。

据乡村建设办公室主任披露,卜集乡有一半土地是属于石福建的。金乡县农行一职工表示,石福建冒名非法贷款近二百万元,在济宁市公安局有询问笔录,因涉及人多而不了了之。(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