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湖佳话—六桥才迹(图)

2009-12-30 11:04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六桥才迹
 
才子二字,乃文人之美称。然诗书科甲中,文人满天下而奇才能有几人?即或间生一二,亦不过逞风花雪月于一时,安能留古今不朽之才迹在天壤间,以为人之羡慕?今不意西湖上却有一个。你道是谁?这人姓苏,名拭,字子瞻,别号东坡,乃四川眉山人也。他生在宋仁宋景佑年间,一生来便聪慧异常,一读书便能会悟,一落笔便自惊人。此时在父亲苏老泉,虽未曾中得制科,却要算做当时的一个老才子。只因眼中识得王安石不近人情,是个好人,不肯依附,故尔沦落,他自既不想功名,见生了东坡这等儿子,怎不欢喜。谁知那时的秀气,都萃在一门,过不多时,他夫人程氏,又生了苏辙,字子由,这子由的天姿秀美,也不亚于哥哥。故一时人赞美之,称老泉为老苏,子瞻为大苏,子由为小苏,合而称之为三苏,十分称羡。

却恨眉山僻在东南,没个大知己,老泉闻得成都的张方平,一时名重天下,遂领了两个儿子,从眉山直走到成都,来见方平,要他举荐。张方平一见了他两个儿子的文章,即大惊大讶道:"此奇才也,荐与别人,何足以为重轻,须举荐与当今第一人,方不相负。"此时称斯文宗主,而立在朝廷之上者,惟欧阳修一人,故张方平写书举荐,又叫人将他二人直送到京师。欧阳修看了荐书,就看二人的文字,不禁拍案大叫道:"笔挺韩筋,墨凝柳骨,后来文章,当属此二人矣。张方平可谓举荐得人。"遂极力称赞,直送与宰相韩琦去看。韩琦看了也惊叹道:"此二人不独文字优长,议论侃侃,当为国家出力,此朝廷瑞也。"自此,二人才名便轰然遍满长安。

到了嘉佑元年,苏轼、苏辙便同登了进士。欧阳修常将他的文章示人道:"此吾辈中人也,只恐到了三十年后,人只知有苏文,不知有我矣。"当时仁宗皇帝亲试策问,大是得意。朝罢进宫,龙颜甚悦,因对太后说道:"朕今日得二文士,乃四川苏轼、苏辙。惜朕老矣,恐不能用,只好留与后人了。"遂欲以唐故事召入翰林,宰相限以近例,惟召试秘阁,及试又入优等,遂直史馆,称为学士,十分荣耀。不料后来神宗皇帝登基,王安石用事。那王安石是个执拗之人,一意要行"青苗钱法",苏轼却言青苗法害民不便。王安石又一意要变更科举,苏轼又言科举不当变更,只宜仍旧。神宗要买灯,苏轼又奏罢买灯,事事相忤。王安石如何容得,遂把他出了外任,通判杭州。苏轼闻报,恰好遂了他好游山水的心肠,胸中大乐道:"我久闻得李邺候、白太付都在杭州留传政迹,垂千古风雅之名,我今到杭州,若得在西湖上也做些好事,与李白二公配飨,岂不快心。"就一面打点起身。那时他兄弟子由同在京做官,见哥哥屡屡触犯王安石,恐有大祸,甚是忧心,今见他出判杭州,脱离虎口,方才欢喜;又恐怕他到杭州旧性复发,又去做诗做赋,讥刺朝政,重起祸端,因与表兄文同,于饯行之际,苦苦劝诫他一番。东坡深服其言。文同到他临行之时,恐他忘了前言,又做诗两句赠他道:北客若来休问答,西湖虽好莫吟诗。

东坡领教而别。不一日到了杭州,远远望见山色,便觉不同,满心欢喜。到任之后,一完了衙门公事,便出游于西湖之上。果然好一个西湖!但见:

  碧澄澄,凝一万顷彻底琉璃;青娜娜,列三百面交加翡翠。春风吹过,艳桃浪李如描;夏日照来,绿盖红莲似画。秋云掩映,满篱嫩菊堆金;冬雪纷飞,孤屿寒梅破玉。晓霞连络三天竺,暮霭横铺九里松。风生于呼猿洞口,雨飞来龙井山头。簪花人逐净慈来,访友客投灵隐去。

此时东坡在西湖上,观之不足,爱之有余。政事稍有余闲,便不论晴雨,定要出游,见山水风光,变幻不测,晴有晴有的风景,雨有雨的妙处,因喜而题诗一绝道:

  湖光潋滟晴偏好,山色空濛雨亦奇。
  若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也相宜。
 
自此诗一出,人人传诵,就有人称西湖为西子湖了。东坡原久闻西湖之名,恨不能一见,今见了西湖,又觉见面胜似闻名,那诗酒襟怀、风流性格,那里还把持得定,按纳得下,便不免要淘情声色。那时钱塘有个名妓,唤做朝云,姿色甚美,而性情不似杨花,爱慕的是风流才子,鄙薄的是庸俗村夫。一时有钱的舍人,往往要来娶他,他却风鉴颇高,看不上眼的绝不肯从。东坡闻知了,因唤他来侑酒。见他不沾不染,不像个风尘中人,甚爱之,又甚怜之。饮到酒酣之际,因问他道:"汝落风尘几年了?"朝云道:"四年矣。"东坡又戏问道:"既已四年,则朝为云,暮为雨,只怕风尘中乐事,还胜似巫山。"朝云道:"云雨虽浓,任风吹送,而此身飘飘无主,竟不知谁是襄王。此地狱中之水火也,不克脱去,苦莫能言,尚何乐之有?"东坡道:"既知苦而不知乐,何不早早从良?以汝姿容,何患不逢青眼?"朝云道:"他若见怜,妾又嫌他酒肉,妾如可意,他又厌妾风尘,这良却于何从?"东坡听了大喜,又复大笑道:"我倒不厌你风尘,但不知你可嫌我酒肉否?"朝云闻言,慌忙拜伏于地道:"倘蒙超拔,则襄王有主矣,无论衾绸,犬马亦所甘心。"东坡喜他有志,果就娶他为妾,正是:
  
风恶虽然不惜尘,弃生拚死也由人。
  杨花若不沾泥去,尚可随花落绣茵。
 
一日,东坡宴客湖滨,召一妓叫做群芳来侑酒,酒半,因命他歌,群芳不敢推辞,因歌一道"惜分飞"的词道:

  泪湿栏杆花着露,秋到眉峰碧聚。此恨平分取,更无言语空相觑。
  细雨残云无意绪,寂莫朝朝暮暮。今夜山深处,断魂吩咐潮回去。
 
东坡听了,叹惊道:"此词笔墨风流,却是何人所作?"群芳初还不肯说,当不得东坡再三盘问,方才说出道:"这就是昨日任满回去的推官毛相公,临别赠妾之作也。他再三戒妾,莫歇与人听,妾因他已去的官,无甚干系,故偶尔歌出。"东坡听说,因而叹息道:"毛泽民与我同僚,在此多时,我竟不知他是个风雅词人,怎还要去觅知己于天下,真我之罪也。"即时写书,差人去追回毛泽民来,深深谢罪道:"若论小弟,有眼无识,也不该邀寅兄去而复返,苦苦邀回者,盖欲为群芳的云雨添些意绪耳。"说罢,二人大笑。遂留毛泽民在西湖上,与他诗酒盘桓月余,方放他回去。自此,毛泽民大有声名,又复升官别地。正是:

  听歌虽好色,识曲是怜才。
  一首新词美,留之去复来。
 
东坡在杭州做官,不但诗酒流连,就政事也自风流。一日,有营妓二人,一名郑容,一名高莹,两个都拿了一纸牒文来求判。郑容牒文是要求落籍,高莹牒文是要求从良。东坡看过,俱点点头允了,就提起笔来,做一支"减字木兰花"词儿,分判在两纸牒文上。

  郑容的判道:郑庄好客,容我楼前先坠帻,落笔生风,籍藉声名不负公。
  判高莹的道:高山白早,莹骨冰肌那解老?从此南徐,良夜清风月满湖。
 
判毕,送与府僚诸公同看,诸公看了。都只羡词义之美。却不知有何巧妙。东坡笑一笑,因用朱笔在词儿每句之首,圈了一字。诸公再看,方知已暗暗将"郑容落籍,高莹从良"八字,己判在牒上。没一个不叹服其才之高,而调笑风流之有趣也。
又一日坐堂。有一个小民,拿一张牒文告道:"原告人吴小一,告为张二欠钱不还事。"东坡因差人拘了张二来。那张二也呈上一张诉牒来道:"诉状人张二诉为无力可还事。"东坡就当堂审问这吴小一道:"张二少你什么钱?"吴小一道:"他发了小人绫绢钱二万,约定三月就还,经今一年,分毫不付,求相公作主追还。"东坡又问张二道:"你欠他绫绢钱,可是真么。"张二道:"实欠他二万是真。"东坡道:"既欠他的,为何不还?"张二道:"小人发他绫绢,原为制扇生理。不料制成扇子,适值今存连雨天寒,一时发卖不去,故此拖欠至今。"东坡道:"既是有扇可抵,可取些扇子来。我与你发市。"张二急急出去,取了一箧扇子来。东坡叫人当堂打开、捡取白团夹绢扇二十柄,就将判笔或是草圣,或是楷书,或画几株桔树,或画一片竹石。不多时即写画完了,付与张二道:"快领去卖钱,偿还吴小一。"张二抱扇叩头而出,才走出府门,早有好事的,见是苏东坡的字画,都情愿出千钱一柄,顷刻之间,都已买尽,还有来迟的买不着,俱懊恼而去。张二得钱还了吴小一这主债,还剩下许多扇子,好不快活,不独张二快活,连一府之人皆为之感激。

东坡又见杭人虽觉富盛,空乏者多,遂将公用不尽的余钱积了许多,俱买良田,叫人耕种,以养杭城的穷民。所以杭民无论受恩不受恩的,都感之如父母。他又见湖中葑草填塞,因想道:"李、白二公遗迹,今又将渐渐湮没,我既在此为官,若不开浚一番,仰视二公,岂不有愧!"正欲举行,不意朝廷因他四年任满,又将他转迁密州。因叹息道:"不能遂吾志矣,倘与西湖有缘,除非再来。"忙将未完的事体,尽行归结。正在忙时,忽有一个营妓来投牒,要求从良。东坡是游戏惯了的,那里管甚闲忙。一见那妓生得丑陋,便大笑指牒道:五日京兆,判状不难。九尾野狐,从良任便。

又有一个周妓,色艺俱精,要算做一郡之魁。闻东坡肯判脱籍,便也来援例求脱。东坡道:"汝若脱籍,则西湖无色矣。"不准脱籍,因批道:慕周南之化,此意可嘉。空冀北之群,所请不允。

人见他同是一事,一允一不允,都有妙趣,遂相传以为佳话。

东坡既到密州任,不多时又迁他到徐州,既到徐州,任不多时,又迁到湖州。你道此是为何?只因他在京时曾论过王安石的青苗法不便,今青草法行,果然不好,又致百姓受害生怨,王安石却归罪到东坡身上,说是他起的祸根。因叫门下人寻他的过失,参论他。早有一个心腹御史舒亶,打听得他在杭州,专好做诗讥消朝廷,遂特特劾奏一本道:苏轼出判杭州,专好惜诗讥诮时事。陛下发钱以济贫民,苏轼则曰:"赢得儿童好音语,一年强半在城中。"陛下明法以课试群吏,苏轼则曰:"读书万卷不读律,致君尧舜终无术。"陛下兴水利,苏轼则曰:"东海若知明主意,应教斥卤变桑田。"陛下谨盐禁,苏轼则曰:"岂是闻韶解忘味,迩来三月食无盐。"苏轼不臣,乞下狱究治。

这疏上了,当事遂坐他讥讽之罪,差人就湖州直拿到京师,下在御史狱中,举家惊慌无措。兄弟苏辙,正在京做官,见兄遭祸,追恨道:"他临行时,我再三劝戒他,不要做诗,他任性不听,致有今日之祸。"遂上书,愿以自己见任官职赎兄罪。王安石道他党护,因说道:"官职乃朝廷的恩荣,又不是你的世业,怎么将来赎罪?"遂连苏辙也贬到筠州监酒场去。正是:
 
 讥刺休言是不忠,忠心实具是非中。
  倘然明主能深察,疾苦民情已上通。
 
此时在位是神宗皇帝,因见了苏轼讥刺诗句,在宫中甚是不乐。忽被慈圣曹太后见了,因问道:"官家何事不乐?"神宗道:"朝廷所行的政事,近被苏轼谤讪,且谤讪之言,竟形之诗句。"太后听了,吃惊问道:"这个苏轼,莫非就是与兄弟苏辙同榜的那才子,四川苏轼么?"神宗听了,也吃惊道:"正是那个苏轼。娘娘怎么得知?"太后道:"当日仁宗皇帝亲自临轩策试,朝罢回官,大喜说道:‘朕今日因策试得了苏轼、苏辙二人,实大才也,甚为国家生色,但恨朕老矣,恐不能展其才,只好遗与后人大用罢了。'"因流下涕来问道:"今二人安在?"神宗不能隐,只得实说道:"轼方系狱,辙已谪外。"太后因不悦道:"先帝遗爱之人,官家如何不惜?"神宗受命,就有个释放之意。恰又值东坡在狱中,自念众奸人虎视眈眈,料不能兔。又想子由临行苦劝之言,不曾听得,以致遭此惨祸。因将胸中苦痛,做成一诗,叫狱吏送与子由。谁知这狱吏是舒御史吩咐下的,叫他留心伺察苏轼的所为,都要报知与他。狱吏梁成既得了此诗,安敢不报。舒直得了诗,随即献上与神宗,道他狱中怨望。神宗展开一看,见上面写的道:

  圣主如天万物春,小臣愚闇自忘身。
  百年未了须还债,十口无归更累人。
  是处青山可埋骨,他时夜雨独伤神。
  与君今世为兄弟,更结来生来了因。
 
神宗见了这诗,情词哀切,并无怨望之念,不觉大动其心,即传出诏旨来释放,但贬他为黄州团练副使。东坡出狱,因钦限紧急,不敢久停,即时同家眷到于黄州。因那诏书上不许签书公事,东坡便幅巾芒鞋,日日与田夫野老说趣打诨。且喜听人说鬼,听了一个,又要人说一个。那个回说道:"胸中没有鬼了。"东坡道:"若是没了,姑谎言之,亦可也,何必真鬼。"众皆大笑,率以为常。正是:
  
珠玑笔墨锦心肠,谁说无妨却有妨。
口若悬河开不得,只应说鬼当文章。
 
神宗自闻了曹太后说先帝称他大才之言,便叫侍臣各处去寻他的文章来看,见一篇,爱一篇,道:"果系大才。"胸中便有个大用之意,只碍着王安石与他不合,故因循下了。忽一日,有人传说苏轼死在黄州,此时神宗正进御膳,不禁再三叹息道:"才难!才难!岂不然乎?"遂连御膳也不进了。后又闻知苏轼原不曾死,龙颜大悦,遂亲书御札,升他到汝州。苏轼上表称谢,神宗看他的表文甚是奇炒,因对左右称赞道:"苏轼真奇才,你道可比得古人那一个?"左右道:"除非唐之李白。"神宗道:"李白有苏轼的才,却没有苏拭的学,以朕观之,还胜如李白。"东坡将到汝州,又上一本,说:"臣有田在常州,愿移居常州。"神宗就准其奏。

不料过不多时,神宗晏驾,哲宗登基。东坡正感神宗屡转之恩,不胜悲痛,只以为失了明主,不能进用,谁知过不多日,早有旨升苏轼为龙图阁翰林学士。东坡喜出望外,不日到京,召入便殿。朝见礼毕,宣仁太后即问道:"卿前为何官?"苏轼俯伏答道:"臣前为黄州团练副使,后蒙恩谅移汝州,又谅移常州。"太后又问道:"今为何官?"苏轼道:"臣今待罪翰林学士。"太后道:"怎么得骤然至此?"苏轼道:"此皆际遇太皇太后、皇帝陛下之恩也。"太后道:"不是。"苏轼道:"或是大臣论荐。"太后道:"也不是。"苏轼惊奏道:"臣虽不才,实不敢从他途以进。"太后道:"此乃先帝之意也。先帝每诵卿文章,尝叹曰:‘奇才,奇才!'但未及进用卿耳。今上奉先帝遗命,故特简尔。"苏轼俯伏于地,闻言不禁痛哭,至于失声。太后与哲宗也一同哭泣,左右近侍都悲咽感伤。哭毕,太后又命以锦墩赐坐,赐茶。又撤御前金莲烛,送苏轼归院,正是:

  被谴亦已久,新恩何处来?
  先皇与新主,都道是奇才。
 
东坡既感圣恩,便旧性又发。凡政事有碍于朝廷,不便于民情者,依旧又上疏争论,触怒当事。皇帝高拱九重,那里管得许多,早又被奸人将他打发出来,做杭州知府。东坡闻报,绝不以内外介意,转欢喜道:"吾昔日西湖未了之愿,今者可以完矣。"遂又移家眷出京。那杭州百姓,前番受过他的恩惠。今又听得他来,不胜欢喜,大家都打点焚香顶礼远接。

却说东坡路过金山,闻知佛印禅师是个高僧,原是认得的,今日正在金山上放参,与那些问道的人接见。东坡也思量进去与他一见。无奈问道的人,上百上千,一时挨挤不开;欲要叫人赶散,却又不雅;因思量道:"我有道理了。"遂穿起公服来,将皇上赐的那条玉带也系在腰间,叫人两边搀扶了,竞昂然直走进来。众人见他这般打扮,自然是个显官,只得略略放开一路,让他走人。将走到香案前,那佛印禅师坐在一层高讲台上,早已远远望见,忙高声问道:"苏学士何来?此间却无你的坐处。"东坡听了,知是禅机,即随口戏答道:"既无处坐,何不暂借和尚的四大身体,用作禅床。"佛印道:"山僧有一句转语,学士若答得来便罢,若答不来,便请解下身上系的玉带,留镇山门。"东坡就叫左右解下玉带,放在香案之上。佛印道:"山借四大本无,五蕴俱空,学士要在何处坐?"东坡一时答应不出,早不觉面皮一红。佛印即喝侍者,收此玉带,永镇山门。东坡见佛印果深于禅理,有些机锋,遂弃了玉带,欣然而去。正是:

  既然四大皆空去,玉带将悬何处腰?
  佛法大都空里事,山门留镇亦徒劳。
 
东坡到了杭州,见父老远迎。甚是欢喜。及上表谢恩,就将其情篇入道:

  江山故国,所至如归。
  父老遗民,相迎似旧。
 
东波到任,公事一完,即打点往西湖上来,完他未了的心愿。不料一时大旱起来,饥荒疫病,一齐发作,百姓苦不可言。东坡见了不忍,因特奏一本,求减本路上供粮米三分之一。那时和尚的度牒甚贵,又乞多赐本路度牒,换米以救饥民。又乞将常平仓米,减价以祟。朝廷一一准奏。百姓所以不致荒乱,皆东坡之力也。穷民病疫,随地随造病坊,置药于中,延良医分治,百姓救活者不计其数。不意大旱之后,值秋天大雨,太湖之水泛涨起来,禾稼尽坏。东坡料定明岁必然大饥,因又奏请朝廷,免上贡米一半,又多乞度牒,预先籴米,以备明年出粜。朝廷又一一依他所奏。果到明春饥时,百姓赖此,得免流散死亡之苦,感德不可胜言。正是:

  水旱饥荒安得无?全亏仁政早先图。
  若教危急方思救,多分斯民已矣乎。
 
自后水旱不侵,民情稍定,东坡便日日到湖上,与江干并六井处,细细审察地形,方知六井所以常常湮塞,下塘往往遭旱者,皆因湖水浅之故耳。湖水所以浅,皆药草丛生,满湖壅塞耳。湖水若不塞塞,则蓄水有余,自能放入运河,则运河自足矣。今惟湖水浅,运河失湖水之利,只得要取给于江潮,一取给于江潮,则江潮入市,而浑浊多淤泥,三年一淘,为市民大患。此六井所以渐废也。为今之计,须先开掘茅山、盐桥二河,使其挖深,令茅山一河,专受江潮,盐桥一河,专受湖水。又造堰闸以为湖水蓄泄之限,然后潮水不入市,而六井可浚,民受其利矣。但欲湖水深,须尽去葑田,若去葑田,却将这些葑草堆积何处?因想湖南到湖北,约三十里,若沿湖往来,终日也走不到,何不将此葑草淤泥取将起来,填筑一条长堤,以通南北,则葑田又去,行人又便,此一举而两得之利也。葑田既去,再召募人种菱,收其利以偿修湖之费,岂非妙事?遂先与各官计较得端端正正,然后上疏奏闻朝廷。朝廷览奏,见是利民之事,焉得不准?不日旨下,东坡不胜欢喜,即择吉鸠工。此时乃饥荒之后,百姓无聊,闻太守鸠工,现有钱米日给,俱蜂拥而来,掘的掘,挖的挖,挑的挑,筑的筑,不数月。蔚草去尽,筑成长堤,将一湖界而为两,西曰"里湖",东日"外湖"。堤上造六桥通水利,以便游舫之往还。那六桥俱命一名:

  第一桥曰映波,第二桥曰锁澜。
  第三桥曰望山,第四桥曰压堤。
  第五桥曰东浦,第六桥曰跨虹。
 
堤之两傍,都种了桃柳芙蓉,到花开的时节,望之就如一片云锦相似,好不华丽。葑草既无,湖水既深,又将茅山、盐桥二河挖深,一受江潮,一受湖水,则潮水不入市,而六并不受淤泥之害,可一浚而常通矣,东坡见大功既成。素志已遂,不胜欣欣然,因题诗一首以志喜道:

  六桥横绝天汉上,北山始与南山通。
  忽惊二十五万丈,老葑怨卷苍烟空。
 
自此之后,西湖竟成仙境,比白乐天的时节,风景更觉繁华。凡游西湖者,都乐而忘返。所以有人赞道:

  若往西湖游一遍,就是凡夫骨也仙。
 
东坡政事之暇,便约一班儿的同僚官长、文人墨客,都到湖上来嬉游。

每船中分几个妓女,任凭他撑到各处去,饮酒征歌,直饮到日落西山,烟雾迷濛,东坡方教自家船上鸣金为号,聚集诸船。那些船闻得鸣金声响,便一齐撑将拢来,聚作一处,又歌的歌,舞的舞,欢呼酣饮,或会于湖心寺,或会于望湖亭,直到一二鼓,夜市未散。众妓华服骑马,点着灯烛,乘着月光,异香馥郁,光彩夺人,恍如仙子临凡,纷纷逐队而归。城中士女夹道观者,无一个不道他是"风流太守"。有人题诗赞他道:

  嬉游虽说谁民乐,细想风流实近淫。
  何事斯民翻羡慕?盖缘恩泽及人深。
 
侍妾朝云,当时有一个相好的妓女,叫做琴操,前番东坡见他时,才只得十三岁,便性情聪慧,喜看佛书。东坡这番来,琴操已是二十九岁了。东坡怜他有些佛性,恐怕他坠落风尘,迷而下悟,思量要点化他,因招他到湖中饮酒。饮到半酣,因对琴操说道:"你既喜看佛书,定明佛理,我今权当作一个老和尚,你试来参禅,何如?"琴操道:"甚好。"

东坡因问他道:"怎么是湖中景?"琴操答道:落霞与孤骛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东坡又问道:"怎么是景中人?"琴操答道:裙拖六幅湘江水,髻绾巫山一段云。

东坡又问:"怎么是人中景?"琴操答道:随他扬学士,鳖杀鲍参军。

东坡听罢,因把桌子一拍道:门前冷落车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

琴操大悟,到次日即削去头发,做了尼姑,参访佛印禅师,后来也成了正果。这叫做"东坡三化琴操"。

东坡在杭州,公则政事,私则游湖,不觉又是三年。朝廷知他开筑有功,因又召入为翰林承旨,东坡闻命,又忙忙入京。百姓感他恩德,人人垂泪,甚至人家具画像供奉。正是:

  念功天子召,感德尽人悲。
  终是忠良好,谁言不可为?

东坡到了汴京,朝见过,适值辽国来了一个使臣,传他国王之命,道他辽国有一对,要宋国对来,对得来便为上邦,对不来便为下邦。其对只有五字,道:三光日月星。

天子便传旨各官,谁能对此一对者,加官进爵。文武百官奉旨,俱细细思量道:"此对指出三件事,一个三字占了去,却将什么数目字去对他?"所以皆则声不得。天子见百官默然,正自着急,忽见班部中转出那个有才有学的苏轼来,俯伏金阶道:"臣有一对献上。"随即高声朗诵道:四诗风雅颂。

天子听了,龙颜大悦,忙命侍臣写了,赐与辽使道:"此对可为上邦么?"辽使见了,哑口无言,甘心为下邦而去。朝廷果然加官,直做到礼部尚书。那时王安石虽死,而王安石一班奸人舒直等,尚布满朝中,未曾除去。

他们见东坡为天子所知,官渐渐做大了,十分妒忌,因又诬他谤讪朝政,群相附和,仍谪贬他到惠州。东坡因路途遥远,姬妾都不带去,惟朝云苦欲随侍,方才带他同行。到得惠州,未及一年,朝云因不服水土,遂患病而死,东坡甚是怜惜他,因作一首《西江月》词儿道:

  玉骨那愁雾障,冰肌自有仙风。海仙时过探芳业,倒挂绿毛么凤。
  素面翻嫌粉泥,洗妆不褪唇红。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
 
东坡就把他葬在栖禅寺大圣塔后,葬处因他诵"如梦如泡"之句而死,复造一六如亭覆其上,遂成了个名墓。后人到清明时节,都来滴酒浇奠,至于地下常湿。

东坡在惠州,见地方人修东西二桥,一时修不完,即解犀带以助其功,人皆感激。只可恨奸人闻知他在惠州安然无恙,遂又加谗谮,直贬他到海外儋耳地方。兄弟苏辙在京,未免有言,遂连苏辙也贬雷州。二人聚在一处,人看着好不凄凉。东坡全不在念,竟带了儿子苏迈,度过海去,同到儋耳。以为可以暂息,不料舒亶又行文府县,不许与他官房居住,要他野居,侵瘴疫而死。东坡无奈,只得自买一间房子。却喜得东坡的文章,天下闻名,那些士人都说道:"苏学士乃天上人,今忽到此,是我三生有幸的造化。"遂都来拜从,因着人替他挑土填泥,修理房屋。

东坡原是个慷慨人,见人情甚好,便毫无抑郁,日日与这班门生学者,饮酒赋诗为乐,一些瘴疫也不沾染。后来朝廷感悟,知他是个忠臣,遂赦免其罪,起为提举成都玉局观,听其还乡,把舒亶一班好人,尽置之死地。人人称快。正是:

  害人常自夸,计策妙无涯。
  不料恶将满,轮流到自家。
 
东坡感蒙圣恩,便度过海来,随路到于常州。因四川遥远,归去不便,若住常州,到与西湖甚近,还可往来其间,以作娱老之计,因此买了一间房子在常州。尚未进屋。偶月夜闲行,走到一个僻巷,忽见一个老妇,倚着门,哭泣甚哀。东坡因问他道:"你为何哭得这般哀苦?"那老妇人道:"我有祖屋一间,先人创造,费尽心力,已是百年。今儿子不肖卖与另以,叫我出屋,怎不痛心?"说罢又哭。东坡问他房子卖与何人,原来恰就是东坡所买。东坡一时恻然,随着人取了文卷来,当老妇人前灯上烧了,竟还了他的祖房,一分银子也不要他还。老妇人感恩不消说了,便是旁人闻知,也称羡不已。正是:

  焚券虽微事,仁心却甚深。
  推行成德政,传说到而今。
 
东坡住在常州之意,原因与杭州不远,还可去时时游赏。不期世上好事难得再逢,在毗陵不多时,忽一朝无病安然而逝。死后有人传说,朝廷正要降旨拜他为相,因闻死信方才止了,直到徽宗皇帝时,因好道,亲临宝箓宫斋醉,见一个有法术的道士,在醮坛之上拜表,伏地不起,久之,方起,徽宗问道:"往日就起,今日为何起得恁迟?"道士答道:"适至玉皇殿前,要进表章,恰值魁星奏事,直待他奏完,方才上得表章。"徽宗道:"魁星是何神?所奏是何事?"道士答道:"所奏事不可知,然这魁星就是本朝苏轼。"徽宗听了,大为惊喜,便传旨要他的文章墨迹观看,看了,甚是赞美敬重,因又传旨,凡有人藏得苏轼诗文墨迹,尽数献出,官给赏银。自此之后,士大夫以及田夫野老,没一个不去搜求他的遗迹。

徽宗因喜他的才名,就复了苏轼的官爵,追赠苏轼为太师,谥文忠。杭州百姓因见朝廷如此隆礼,也便闻风感念旧德,遂于孤山建起白、苏二公祠来,至今不废,游湖者无不景仰焉。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