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魏京生: 哥本哈根的游戏

2009-12-30 01:56 作者:魏京生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在丹麦哥本哈根召开的气候变化大会,以失败告终。虽然还有极少数政客在那儿狡辩,说是这个成果呀,那个开端很重要呀。但是在民众、非政府组织和政治家的眼里,大会是彻底失败了。标志就是没有达成任何有实质内容的协议,距离大多数关注者的期望值差距太大,因此遭受到大多数人的谴责。谴责的对象有所不同,理由也有些差别。

大多数主要媒体谴责中国。确实,中国的温家宝在大会上态度僵硬,坚持说中国承担的责任不能和任何人商量;拒绝透明化,拒绝检查。这种态度就是傻瓜也能听出来:就是不打算执行;连承诺也不打算承诺。人们不禁要问:既不打算执行也不打算承诺,你干吗来开这个会呢?就因为前些日子答应美国总统所以来应付应付?那不是骗人吗。里外里都透着霸道。

这次集合了差不多全世界元首参加的气候大会之所以开成了一个失败的大会,应该说不能仅仅责怪个别国家不认真,而是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而且是多种原因叠加起来,才会出这么大的洋相。

第一个也是最根本的原因,就是科学依据的问题。全球是不是在变暖?变暖是不是因为人类烧炭造成的?这两个根本性的科学问题并没有定论。而且有可靠的数据说明前一阶段的气候变暖已经停止,而且人类活动对地球的影响确实被极度夸大了。对于迷信科学家的现代人类文化来说,科学家说话就好像是圣旨了。再加上文艺作品和政治家的炒作,就形成了舆论。

第二个重要的原因,是政客们的利益。政客的行动规律是利用舆论谋取名利。事情的真相和严肃的态度,对他们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操弄舆论使自己得分。只要得到足够多的分数,名利地位就随之而来了。这种政客文化的另一面,就是很少有人敢于或者能够提出反对的意见。所谓的舆论专政就在这样的条件下产生了。

一会儿人口问题,一会儿二氧化碳问题。不少政客就在这种似是而非的问题上,在这些他们自己也不相信的问题上,靠愚弄人类得到好处。反倒使得人类忽略了更切实际的重大问题。

第三个原因是利益驱动。大多数贫穷国家考虑问题更容易倾向于现实。本来他们更关心自己的现实生活,不太容易关心那些书斋里幻想出来的遥远的恐惧。于是。二氧化碳问题的设计者们想出了一个聪明的办法,诱使他们比别人更关心。这就是富国对穷国的炭补贴。甚至还搞出了炭许可证制度,使得穷国可以敞开口袋接受天上掉下来的馅儿饼。


这种政客收买选民的手法屡屡奏效。占世界大多数的穷国一下子就成为炭减排的最积极拥护者。这个聪明的、或者说狡猾的设计,使得本来是一个子问题的炭减排,变成了一个世界一百九十多个元首不敢小看的大问题,超过了整个环境保护问题。

但是这个世界上不全是疯子和政客。一些敢于承担政治责任的政府,仍然以谨慎的态度对待这个超级时髦的话题。美国两党执政都没有改变对这个问题的政策。这是因为美国有足够的自信,不必借助于赶时髦捞取政治利益。中国则是另一个极端:虽然最不自信,但是习惯于蛮横不讲理,所以也不必要赶这个时髦。这两个排炭量最大的国家的态度,决定了哥本哈根气候大会的失败。这是聪明的观察家们一致预言的结果。

有趣的是。在这个以少数对抗大多数的危机时刻,中美两国的本来面目就暴露无遗了。美国人娴熟地利用民主程序,引导对手犯错误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中共恰恰是因为没有民主政治的经验,只得依靠蛮不讲理来应付局面。结果是得罪了大多数国家;还帮了自己的对手。像俗话说的那样,让人卖了还帮人数钱。这也是逆历史潮流的必然结果吧。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