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夜奔”的苍凉

2009-12-15 02:41 作者:乔宗玉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昆曲界有句行话:"男怕‘奔',女怕‘思凡'"。《夜奔》、《思凡》对演员的唱工、做工要求很高。《夜奔》是明代剧作家李开先《宝剑记》中一折,演员几乎是从头到尾边做边唱,既要动作漂亮,又要唱出英雄末路之悲壮,故而,一般演员不敢挑战"夜奔"。

当今舞台,观众间或能看到"思凡",但"夜奔"已然鲜见,即使我这样的专业戏剧人员,也从来没能亲眼目睹 "夜奔"的现场演出,实在是平生遗憾。

我对林冲的真正理解与同情,始于经历了人生挫折以后。《水浒》中的好汉虽有 "逼上梁山"之说,但真正被逼落草为寇、真正具有悲剧意味的,惟有林冲。武松固然是好汉,但他杀嫂,总让我觉得有些残忍;鲁智深是有大智慧的人,憨厚可爱,但命运说不上悲怆;林冲本是80万禁军教头,是中央正规军的教官,威风凛凛,就因为高衙内看上他娘子,惨遭迫害,连他最为信任的发小陆谦都背叛了他,一时间,英雄无路可去,只能奔走梁山。正因为看透了官场,林冲对招安最为反对。

原先,我也不理解,当高衙内调戏林冲娘子时,为什么林冲"先自手软了"?只是当我有一回在网上看到一个充满谬论的帖子,正欲留言指责时,忽然发现,此帖为某文化要人的会议报告,我便瞬间离了网页,不作评语。这就是上年纪的表现啊,年少轻狂时,管你天皇老子,路见不平,必要理论,现今,我亦知晓江湖险恶,怕惹是非,也就和林冲一样,"先自手软了"......

"忍字头上一把刀",这是我妈妈常年念叨的一句话,"忍"是我的紧箍咒,也是林冲这样的武学世家子的 "紧箍咒"。林冲能忍,但他有他的原则,他不逢迎拍马,和鲁智深惺惺相惜,空叹息"男子汉空有一身本事,不遇明主,屈沉于小人之下,受这般窝囊气"。

上梁山后,林冲帮晁盖灭了王伦,却没成为晁党,亦非日后宋党的心腹,他仅仅是五虎上将之一,从未进入梁山领导小组。林冲一生,不论在朝在野,都称不上得志,本领太强,又不懂得钻营的人,往往落寞。

我有个女朋友,与"林冲"尤为共鸣。她才华横溢,曾策划刊物,又做过某文坛前辈的秘书,青年时代光辉夺目,惟独中年以后,调入一文学杂志,遇上个不合拍的领导,人生从此颠簸。她有着60年代人特有的理想主义情怀,坚决不屈服,被领导停职、停工资......她忧虑地对我说:"我常觉得我就是‘林冲'啊,真的是一步一步被逼到现在这样,林冲还可投奔梁山,我上哪儿去啊?......"

在网上,我看了北昆侯少奎的《夜奔》视频,果然苍凉激越得紧。尤其是"按龙泉血泪洒征袍,恨天涯一身流落......"一段,壮怀激烈,当他唱道:"叹英雄气怎消",我已然泪如泉涌。这个年代,已经许久未有真正意义上的悲剧英雄,林冲的情怀,便更让人怀念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乔宗玉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