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成都自焚定性暴力抗法 当局激民愤

2009-12-09 13:43 作者:唐清梅 李元翰 金鑫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四川成都女企业家唐福珍为阻止政府暴力拆迁,点燃汽油自焚,终因伤势过重含冤死亡。成都地方政府将此事件定性为「暴力抗法」,唐福珍的十多名亲人或受伤住院、或被刑事拘留,引发大陆民间舆论的强烈愤慨,纷纷谴责政府的野蛮和无法无天。

47岁的唐福珍是成都市金牛区天回镇的女企业家,她的丈夫胡昌明是成都奥仕威实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唐福珍还被区妇联评为女性自主创业模范。

据《新湘报》报导,唐福珍夫妇自1996年陆续投资700多万元,建起一幢2000多平方米的三层综合楼以及服装车间。2005年,政府因为修路需要拆除,开始只答应补偿90万元,2008年提高到217万元,但双方仍未能达成协议。

今年4月10号,金牛区城管执法局局长钟昌林带着拆迁队试图强行拆除,他们用电锯割开二楼的防盗门,当时唐福珍满身汽油登上楼顶,声称自焚,才吓退了那些人。

11月13号,政府又纠集了300多人的拆迁大队,包括身穿迷彩服的公安、消防和施工人员等,天还没亮就开始强拆,唐福珍的亲属们用石块、汽油瓶阻止拆迁,一群头戴钢盔、手持盾牌棍棒的政府人员冲進楼内,见人就打。

唐福珍身穿睡袍,站在楼顶天台往身上浇满汽油,用喇叭喊话说:「你们退下,我们可以坐下来商量,否则我就要自焚了!」但一辆挖掘机继续挖她家的围墙。唐福珍点燃了身上的汽油,她的身后还挂着一面中共的红旗。

当时,政府官员和警察站在楼下观望唐福珍自焚的全过程。当天她家的房子拆成了一片废墟。事发后,唐福珍被送進成都军区总医院病房。

唐福珍的哥哥接受新唐人记者采访说:【录音】「我妹妹被送到医院以后,直到她离世,我们所有的亲人,没有看过她一眼,也没有说上一句话。当时他们派了很多警察在医院把守,不准我们靠近,理由是还在抢救,他们政府的人随便進出。」

因伤势过重,唐福珍于11月29号在医院死亡。她的哥哥说:【录音】「我妹妹经过了16天,她的神智是清醒的,抢救的专家告诉他另外一个朋友。所以这是最惨的,我们所有亲人的信息她都没有听到,她最想听到估计就是我们亲人的声音,但是没有办法,她是在无助、痛苦、绝望当中走的。

30号在家属强烈要求下,当局才同意把尸体运往殡仪馆安放,当时约40名警察押送,不许家属接近。

唐福珍的哥哥说:【录音】「最后她走了以后,我们要去见尸体,都不让见,说谁要把他们的公务搞坏,马上抓人。当时派了很多警察,纯粹就是土匪,比土匪还没有人性。人已经死了,我们做为她的亲属,是她的哥,去领她的尸首,有错吗?他不让领啊!」

成都市金牛区政府12月3号召开新闻发布会,将此自焚事件定性为「暴力抗法」。据唐福珍的丈夫胡昌明向《新湘报》反映,他家有4位亲人受伤住院,7人被公安拘留,这7人都被打了,有的伤势严重。

唐福珍的哥哥说:【录音】「我们是很无助、无奈、没有办法,这是政府啊,它可以动警察,可以封锁舆论。我妹妹的丈夫当时不在场,他当时在北京,他回来的时候也给抓了,罪名说他是幕后指挥,通知书说他妨碍公务,他当时人都不在现场,怎么妨碍公务?」

唐福珍的家现已变成了施工工地。她的亲属在工地旁搭起了简单的灵堂。连日来,成都各界人士和访民纷纷前往灵堂吊唁唐福珍。

灵堂外摆满了人们送来的花圈,唐福珍的遗像上写着「百姓英雄」,两边的挽联是「生得平凡 死得悲壮」,灵堂的门口写着「族人的骄傲」,外面挂着「强烈要求严惩暴力拆迁迫死人命的凶手」的横幅。

大陆多家媒体纷纷采访报导。但《南方人物周刊》记者陈磊12月6号,遭到4名金牛区宣传部人员暴力阻拦。《南方都市报》发表社论质问: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以死相挟是弱者最后的武器,到底是谁害死了唐福珍呢?

大陆网民纷纷在各大网坛上发表评论,称唐福珍为「烈火中涅磐的凤凰」,谴责中共政府草菅人命,警告社会已经到了爆发的临界点。

就在唐福珍自焚悲剧的前后,在上海,被拆迁女住户潘蓉手持燃烧瓶阻挡挖土机;在贵阳,被拆迁居民用40多个液化气罐堵路;在昆明,上千商户上街抗议拆迁集贸市场;在常州,一名76岁的妇女因拆迁上吊自杀身亡,......拆迁所引发的官民对抗正在各地逐步升级、愈演愈烈。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唐清梅 李元翰 金鑫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