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哈珀别被严寒冻僵了思想

2009-12-05 01:05 作者:姜维平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这几天,加拿大总理哈珀正在中国访问,如同奥巴马一样,他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的眼球,虽然海外民运人士和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对他寄托很大的希望,想通过他提出中国的人权问题,但就近日他和中国领导人会谈的情况和公开发表的《中加联合公报》证实,他更多的与中国方面商谈的是双边贸易打破壁垒等经济问题,或许私下已递交了有关中国政治犯的名单,但目前还没有确切的报道,与美国总统不同的是,他没有象奥巴马那样,富有政治智慧地以各种方式传递民主信息和普世价值,这或许也与中国政府对他的重视程度不够和更大的限制有关,不过有一点相同,他在12月3日也登上了长城。用毛泽东的话讲,不到长城非好汉,那么在中共看来,他成了一个携带太太到此一游的好汉了。

其实,这一切都在我的意料之中,虽然我今年2月4日来到加拿大之后,并未对整个加国公开议论,但我一直在学习英文,试图突破语言的障碍,了解它的民主政治和多元文化的背景,我有幸见到了移民部长康尼,并破例得到了他特批的工卡和公费医疗卡,但我没有申请难民,由于我是由中国公安部门签发护照获准来加探亲的,我没有必要象报刊上所说的那样寻求所谓政治避难,也没有象部长本人承诺的那样很快得到永久居留权,但因此我反倒更爱上了加拿大,因为它是一个民主自由和法制健全的国家,移民部长答应的事情,不一定下面的人当"圣旨",他们只能依据法规慢慢地走程序,所以我还不能参加免费的入籍英语培训班,不过没关系,康尼的助手,保守党华人新闻发言人汤姆成了我的专职教师。所以早在半个月之前,他就告诉我,他的最高领导哈珀即将访华,他介绍说,这是他上任3年后, 做为加拿大总理首访中国,意义特别重大。由于我和汤姆多次讨论过上述问题,所以我能理解哈珀矛盾的心情,就以往的言论和表现看,他是新闻自由和宗教自由以及人权的坚定捍卫者,但他所代表的党派又不能不把国家经济利益放在首位,他们需要高速发展的中国给予支持和帮助,在贸易,金融,能源,旅游等许多方面急于和中方合作,以便弥补过去的巨大损失。在移民方面,加拿大希望更多的中国人才带着资金进入枫叶之国,为他们的经济发展注入新的活力。因此他不敢也不会继续高调批评中国。

而且就一个人的性格来说,他和康尼不同,据说康尼在北京访问时一个人竟敢脱队跑到赵紫阳故居去寄托哀思,但哈珀是一个内心平和循规蹈矩的人,这也决定了他的中国之行不会波澜壮阔。我的英文老师汤姆介绍说,2006年初,加拿大保守党在全国大选中击败了连续执政12年的自由党,组成了少数政府,斯蒂芬•哈珀以党内第一任领袖的身份,当选为第22任总理,成为加拿大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理之一。新华社的报道和接近他的人的描述大致相同:他1959年出生在多伦多市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入读卡尔加里大学,获得经济学学士和硕士学位。1985年,成为卡尔加里西部选区进步保守党联邦议员吉姆•霍克斯的助理,开始走上从政之路。1993年,哈珀当选为加拿大联盟党卡尔加里西部选区联邦议员,并一直致力于减税、平衡财政预算和建立更加严格的刑事司法体系。同年进入众议院,因无法大展拳脚于4年后默默离开政坛。2002年哈珀以加拿大联盟党党魁的身份归来,并进一步将保守党和改革联盟合并为新的保守党,他本人出任第一任领袖,开始以此为依托,进行大胆革新,着手实施政府责任法案、公共交通课税减扣计划等,使保守党在短短的时间里迅速发展壮大。在2004年6月举行的大选中,哈珀率领新组建的保守党向执政的自由党发起强有力的挑战,最终虽未能取而代之,但却一举夺得议会中的99个议席,从而确立了最大反对党的地位。失败后的励精图治,苦心经营,终于使保守党在两年后的又一次大选中登顶,出任总理的斯蒂芬•哈珀也开始了其曲折的执政生涯。面对全球金融危机的"大考",加拿大国内的经济持续滑坡,保守党内部分歧严重又难以控制以及刚刚下台的自由党一次次的"逼宫",哈珀成为总理的日子并不好过。在经历了一番"艰苦卓绝"的较量之后,哈珀以自己出色的政治智慧再一次脱险胜出,逆势而上,于2008年9月获得连任。

了解他的有关人士说,哈珀在去年10月联邦大选期间,曾向华人社区作出承诺,如得到他们的支持再次当选总理,他将尽快开始破冰之旅的访华。因此这次访华之行,也是在受尽了"千夫所指"之后的一种明智选择。自保守党上台以来,其在对华关系方面,由于一直没有进展,饱受来自工商界、反对党、媒体甚至是保守党内部的批评。此次"千呼万唤始出来"的中国之行,或将成为其执政期内的新亮点。尽管我因言获罪曾遭受中国的牢狱之苦,但我向来赞同加拿大和中国多交往多合作,并尽快互开旅游市场,因为在我看来,只有和这个一党执政的极权国家保持交往,展开贸易,加强合作,对接市场,人员互动,才能有力地促进中国的民主化进程,才能使中国慢慢地和平演变。

正如近期有关专家所说的那样,中加两国在贸易投资、环境与新能源和地区安全方面有着重要的共同利益。加拿大和中国都是发展中的大国,双方已经开始谋求"重修旧好",中国展开欢迎的怀抱,加国积极主动地"解冻"对华关系,此次哈珀访华被认为是中加关系在经历了一段冰冷期后逐步回暖的表现。明年,中加两国将迎来建交40周年纪念日。如此看来,哈珀访华来得恰到好处。


我觉得,从新华网北京12月3日的电稿看来,国家主席胡锦涛3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会见加拿大总理哈珀时谈得还不错。"胡锦涛说,中加都是亚太地区国家,在当前复杂多变国际形势下,无论是在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促进地区和世界经济增长,还是在推动解决地区热点问题,维护地区和世界和平稳定方面,双方都拥有广泛共同利益和巨大合作潜力。发展健康稳定的中加关系,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对促进亚太地区乃至世界的和平、稳定与发展也具有重要意义。中方愿与加方一道,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出发,本着相互尊重、平等互利、互不干涉内政的原则,加强各领域各层次的对话、交流与合作,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妥善处理两国间的敏感问题,推动中加友好合作关系健康稳定持续发展。"

但是显然,胡锦涛把人权状况十分糟糕的问题看成是中国的内政,并不接受普世价值适合中国的建议,当然也不容许他人批评,包括奥巴马和哈珀。可能胡锦涛心想,美国总统我都不给面子,何况你是加拿大的哈珀,自然他可以欲言又止。但从《公报》第六条看,他比奥巴马直截了当一些,不然,其中不可能出现这样的内容:"双方同意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就人权问题加强对话和交流,按照国际人权文书促进和保护人权。"无疑这是他努力的成果。此外,接下来的内容显示,双方找到了共同点。

新华社的文章说,"胡锦涛表示,中加务实合作富有成效,合作前景十分广阔。双方要充分发挥各自优势,挖掘合作潜力,进一步拓展经贸和经济技术合作,共同反对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推动两国经贸关系深入发展。要进一步扩大两国人文交流,特别是青少年交流,进一步加深两国人民的相互了解和友谊。中加同为联合国、世贸组织、二十国集团、亚太经合组织等多边机制的成员,在许多重大国际与地区问题上有相同或相似的看法。双方应继续加强在国际事务中的协调与配合,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

新华社的报道说:"哈珀完全同意胡锦涛对发展中加关系的重要主张,表示加中两国有着非常友好的关系,建交近40年来,两国各领域合作取得重大进展和成就。加方奉行一个中国政策,尊重中国领土完整,愿从长远角度看待和发展两国合作关系,对中国在国际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感到高兴。加中两国互补性很强,进一步发展经贸关系潜力巨大,在能源、环境等领域合作大有可为。加方愿同中方一道,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努力促进世界经济增长。进一步加强多边领域合作和人文交流,加强两国人民友好的纽带。"

我想,透过这些套话,仍然可以看到新意,既"两国人文交流,特别是青少年交流",人文的概念当然包括的内含和外延很广,其中也有民主,自由,人权,法制等等,而且中加两国还把希望寄托在青少年身上,这既令人欣慰又叫人悲哀,欣慰的是不论中共如何僵化和顽固,但中国总有一天会走向宪政民主,我们的青少年能看到这一天;悲哀的是,现任的中国领导人,还是对多党制缺乏信心,对民主自由充满恐惧,对普世价值加以拒绝,还在回避中国最重要最尖锐的问题。既使是《联合公报》中的第六条也不过是开了一张"空头支票",大慨也要等等看,以后在青少年身上实现吧!我想,假如奥巴马和哈珀能争口气,美国和加拿大能够把经济搞好,能够全面地胜过中国,是不是和一个不讲人权的国家谈判,就会底气更足,更为有力呢?

当我撰写这篇文章时,哈珀已走下长城,开始下一个官方安排的行程,但我奉劝他别被北京的风尘污染了衣角,也别被严冬与雪片冻僵了思想,他或许能从古老的用于抵御外敌入侵的庞大建筑,读懂中国领导人的传统想法,或者叫"思维定势",从他们的祖先开始,就坚信牢固曲折的城墙能解决一切有关安全的问题,于是他们在把城砖做为文物之后,又在修筑网上长城{防火墙},并把人类共同的文明成果拒之门外,还自认为十分有效,所以"海风吹拂了五千年",哈珀千万不要急,加拿大必须与中国打交道,而中国也只能慢慢地和平演变。我相信它明天一定会比今天更开放,更好。

2009年12月4日于多伦多
(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