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陆作家安然访谈:被阉割的新疆宗教(上)(图)

2009-08-06 10:49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何山今日请来大陆的回族作家安然,同大家讲下你所不知道的新疆。安然因为声援北京维族教授、维吾尔在线的站长伊力哈木,及在网上写文章,新疆骚乱后的一个星期,被警方带走问话。目前获得暂时的自由身,而警方问话,更令他坚信自己的想法是没有错的。(何山报道)
  
中国回族作家安然
中国回族作家安然在博客上的相片。

安然:"2007年夏天,8月份,我去新疆开一个会,官方扶植的作家笔会。我到过乌鲁木齐。而且从盛夏一直住到初冬,住了有几个月的时间。对那里的情况有所了解。乌鲁木齐的各大清真寺,我都转了一遍。我还真的在一座清真寺里看到过这样一条标语,就是一个警告标示:上面写著禁止十八岁以下的儿童进入清真寺礼拜。"

未到新疆之前,不是耳闻目睹,安然都不能够相信,在他所爱的新疆,当地穆斯林的兄弟朋友是时刻被监视。他要对著清真寺不准十八岁以下的教友入内的标语拍摄立此存照。安然说:"确实是这样,当时我很惊讶!而且还用手机拍了下来。陪同我的那个回族朋友看我拍下来,他就笑。当时,就是比较激动。我当时原本都是听传言,说是禁止儿童接受宗教教育。没想到原来是真的,还公然贴在清真寺里。我去的是一个回族的清真寺。"

他说,就算自已也是穆斯林,去清真寺,维族人会用维语诵经。他是回族人,听不懂维语,由于历史的原因,中国的回民,与维吾尔人有不一样的感情。他说: "清真寺里面阿訇("阿訇"的意思是教师,是对伊斯兰教教师的尊称。)要演讲,讲经阿拉伯语。你要是回族的人话,只能用汉语来讲。回族人只听得懂汉语。因为在维族人的阿訇、毛拉,演讲时,用的是维语。他不可能用汉语讲,因为大多数维吾尔人是习惯用维语。"

他说,因为语言及民族的差异,就算在新疆,清真寺也有分用汉语的回族寺,及用维语的清真寺。"维族寺是更早的,因为维族人是原住民。我们回族人也算是移民的一部分,我们到那里(新疆)以后建了自己的清真寺。而且现在很多维族人到回族的清真寺来礼拜,因为他们说:维族的清真寺里面有摄像头,有监控。"

被阉割的新疆宗教
新疆喀什清真寺内的维族穆斯林。(法新社2003年9月17日图片)

讲到汉人与维吾尔人的紧张关系,安然说,他自己则没有对立情绪。他认为是汉人没有体量人家的感受。他说:"我和维吾尔人接触的时候,没有感觉到对立的情绪。可能是我在新疆的时候,往往是戴著维族人的白帽在行走。他们见到我的时候,那些老人问我,你是东干人吗?(维吾尔人称回族人为东干人)。"

他说,与维族人亲切,在于历史上维族人对回族人有恩。"十八世纪的时候清朝统治末年的时候,曾经爆发过陜甘回民起义。最后他们就是流落到了新疆,起义军被维吾尔人接纳、收留了。" 同样作为一个少数民族,回族人对维族人的感情,大大有别于汉族。始终,汉族是统治他人的民族。安然继续说,"我从这一点上来说对维吾尔人,还有一个感激之情。不会讲他们的坏话!我感谢他们收留了我们的族人。虽然我的家族不是起义军之一,但是当时有百万人向西逃,为甚么向西逃?就是要投奔那里新疆,那时候叫作西域的穆斯林去了。我们要知恩图报,有人说要挑动回族人与维族人的这种关系,杀回赶汉,我是坚决反对。"

安然说,他也不愿意说汉族人的坏话,讲话要有分寸,但近年汉族的民族主义的抬头,就连知识份子在写的《中国不高兴》一书,简直就是将国内的矛盾,用民族主义来掩盖。"你看那本书出了之后,中国出了多少事,简直是遍地峰烟,他们就是在倡导民族主义,他们说要用民族主义这种政策,来掩盖内政的愤闷,人民的不满。我觉得这恰恰是饮鸩止渴。"

他说,就连温和的维吾尔在线都被国内封杀,站长伊力哈木被捉,汉人有勇气与维族人对话吗?!这是民族主义者愿意看到的吗?!有勇气和世界展开一场大规模的对抗吗?!我想中央是不想这样做的。你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说好话,我们要和广大穆斯林国家、兄弟成为好朋友。

被阉割的新疆宗教
新疆和田一家商场的屋顶,看起来仿佛是一间清真寺。(法新社2006年图片)

讲到汉人不熟悉的清真寺,他说,在国内,已经没有影响力的神职人员,他有点唏嘘。"清真寺里面,按照伊斯兰的教规,是不能动武的。清真寺是禁地,禁止说脏话,禁止动武的地方,而且古兰经说,在禁地周围,你不要与敌人进行战斗,穆斯林的古兰经的这样规定的。"

他说,因为回族人与维族人比较接近,他发现,一些信徒,就连一些清真寺的主持,水平真的比较低,有曲解经文,也有随便就发动圣战之类。"有些穆斯林对宗教的理解,他们就不应是在清真寺有过激的行动,而且现在要发动圣战,等于是自寻死路。我以回族为例来谈,这回族的阿訇,平均受教育的程序不高,往往就是小学毕业就去念经了,只不过背了几章古兰经的经文以后,就开始当阿訇,他们甚至对经文的原意都不十分的明了。"

而当今,在主持水平低,官方也介入之下,清真寺失去了向心力。安然说,"清真寺的阿訇,几乎每个礼拜五,礼拜的时候,都跟我们讲爱国爱教的这些话,但为甚么新疆还出现这大规模的骚动呢?他不是一定喊口号,但中国伊斯兰协会,曾经编写过一本标准讲品的范文,里面的内容都是爱国爱教有关,要倡导和平,不要走极端很多,很多,我看过这种书。" 但官方这种,反复的灌输,并没有成功。"阿訇实际上是反复灌输这种东西,但是你说的话说,与现实脱节的话,是很难让人服气,那些青年们未并肯听,新疆事件是反映的这种现象。"

他说,官方多年要利用宗教、清真寺控制新疆维吾尔人,切底是失败的。官方做法,反而激起更多年青人各走极端,对毛拉不信任。"他们这些宗教人士,很难利用他们来在压制这种情绪,比如说他们有维族青年,跟毛拉动刀,这在以前是很难想像的。维吾尔人对毛拉(主持) 是很尊重的。有维吾尔打架的时候,怎样劝架?毛拉上去,一人一巴掌,一人一耳光,就把这几个人给镇住了。原来有这样大的权力,可以现在清真寺,穆斯林敢和自已的宗教学者发生冲突。"

各位听众,当维族人的宗教、母语被阉割,后果也会是点样呢?回族作家下一集的访谈,将继续同大家讲。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