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重庆几十吨弹头弹匣枪托堆在马路边(组图)

2009-07-27 20:44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弹头和弹壳堆到了公路上

散落的枪械部件

杨老板称:"这弹头和弹壳都是分开的,没有什么危险。"

路上遍地的枪柄和弹匣

这桩事,就出现在永川区胜利路街道办事处万寿村。昨日,为说服记者前往,几个村民在电话中集体作证:绝对没扯谎,当地不少人都被吓蒙了。

两堆弹头占了1/3马路

万寿村位于县道永(川)铜(梁)路边。子弹堆很扎眼,占据了1/3马路路面。记者看见,现场共有两大堆,一堆夹杂着泥沙,一堆已用水洗净。绝大部分是已生锈的子弹头,但混有不少弹壳。旁边,摆着铁筛、铁铲、水管等清洗工具。

一工人说,这批废子弹头是几天前从重庆某兵工企业运来的,"由持枪武警押送。"他们受聘于一名杨姓钢厂老板,负责清洗掉混在子弹头的泥沙。"听说洗干净后拿去炼钢。"

该工人称,他们已干了4天,每人每天工资40多元。为何将子弹头堆在这里?该工人说,这幢房后面有条河,用水方便,还不花钱。

现场子弹头共有多少吨?有人说70吨,有人说50吨。据记者目测,若用铁马渣车装载,至少要装满满一车,估计有30吨。按每20颗子弹头重1千克计算,现场有60万颗子弹头。

枪托堆在厨房当柴烧

昨日,不少村民及路人都跑来看热闹。由于子弹头太多,有人随便捡几颗走,无人阻拦。

在马路下方小路上,记者还看见不少弹壳、弹匣、枪托。小路尽头是扇木门,半开。一推门记者又被吓倒了:大批枪托、枪壳及弹簧等机枪零件,被随意码在小屋里,足有2米多高。

推开另一扇门,里面是厨房,码满了一箱箱木枪托,至少有1.5米高。从现场情形看,这批木枪托估计成了发火柴。

见记者拍照,房老板开始收拾遍布在小路上的弹匣、枪托等,结果装满两大箩筐。

当地警方称毫不知情

按规定,枪支(包括子弹)即便报废,也应由公安机关处置。记者随后打110报警。

"你说的是子弹,5颗?"永川区公安局110接警中心的工作人员起初怀疑听错了。"是30吨左右,几十万颗。"该工作人员仍不相信:"你确认是真子弹?"随后说:"你暂时不能离开,我们立即通知派出所。"

几分钟后,萱花派出所民警来电,仍不太相信,再次请记者确认。

不久,派出所两位民警赶来,诧异地半天没说话。一民警说,他们之前对此毫不知情。

回收老板称"小题大做"

正当民警调查时,自称是永川区大顺机械加工厂负责人的杨长春赶来。工人说,杨老板刚从三教镇"吃酒"回来,这批子弹头(包括枪支零件)由他全权处理。

"芝麻大点的事,你们故意小题大做。"喝得红光满面的杨老板到场就开始训人:"我销毁子弹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各种手续都是齐的,这事区公安局、治安支队都晓得,我和公安局的×局长、治安支队的×支队长都是熟人,你可以去问他们。"

"手续齐全,子弹头就可以随意堆在马路边?"记者质疑销毁报废枪支的地点、方式不妥,他称"绝对没问题",并说以前都是这样做的,从来没人说要不得。

"那枪托、弹匣、枪壳,也可随便抛在马路边?"记者追问。杨老板有些迟疑:"哦......我马上喊人来拉走。"

回收厂生产劣质钢被查过

杨长春说,这些子弹头洗干净后,将运到他厂里集中销毁。

杨老板经营的"永川大顺机械加工厂"到底是何背景?记者随后了解到,2006年7月30日,该厂就被市质监局执法总队组织的"捣毁地条钢窝点"突袭行动中查处过,当时涉嫌的违法行为是:用回收的废金属,加工熔炼成"连铸坯"、地条钢等国家明文禁止生产的废弃钢。(本报当年7月31日曾报道)。

当地警方表示,该厂销毁弹头之事将作进一步调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