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福利院“制造”弃婴 超生儿送养国外牟利(组图)

2009-07-01 15:21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贵州镇远县福利院,将交不出罚款的超生婴儿强行抱走在公告中称之为“弃婴”送养国外牟利!每送养一名孩子,福利院可获3000美金赞助父母们的窘困和麻木,也是造成这种怪象的原因之一

一位从镇远县福利院收养了弃婴的荷兰养母,保留了贵州省民政厅2004年8月发布的公告,上面14名孩子都来自镇远县福利院。其中大部分婴儿被称是在村民家门口捡拾的。
 
陆显德夫妇。对失散的女儿,他们一直安慰自己说,是“政府帮我们抱去养了”。公告显示:女婴古城茜(上图左二)“遗弃”地点为陆显德家门前。
 
李泽吉夫妇和儿子。5年前,他们寄养在堂哥家的三女儿刚满月即被计生人员抱走。公告中显示,女婴古城雯(上图左五)“遗弃”地点即是在李的堂哥家门前。
 
被荷兰母亲收养的女孩古城俊(上图左一),2007年1月与曾代养她的阿姨合影。

■贵州镇远县福利院弃婴将交不出罚款的超生婴儿强行抱走 → 在公告中称之为“弃婴” → 送养国外牟利 → 每送养一名孩子福利院可获3,000美金赞助!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父母们的窘困和麻木,也是造成这种怪象的原因之一

脖子上、心窝上的刀疤,显示陆显德是个悲剧人物。他曾经自杀过,这些刀疤是他对四女儿的特殊纪念...。

作为父母,陆显德夫妇均不记得这个女儿的生日,只知道她出生于2003年农历腊月。2004年农历五月,她被当地计生人员强迫送进福利院,从此不知下落。当时,这个女儿尚未取名。

蒋文(化名)是陆显德的亲戚,在广东闯荡十年。2008年回到故乡时,他听说他的亲戚中,除陆显德外还有李泽吉、罗幸斌超生的两个女儿,均被当地计生人员抱走送进福利院。计生人员称:“政府帮他们养。”实际上,这些孩子至今下落不明。

但多年来,这些父母都没有寻找自己的孩子。对于亲人们的麻木,蒋文发出了鲁迅对闰土式的感叹。今年1月份以来,他在网上多次发布寻人的帖子,随着国外网友的回应和记者的调查,一个在贵州省镇远县隐藏多年的秘密渐渐浮出水面...。

交不起罚款,就抱走孩子


计生股股长说:抱走孩子就不罚款了,这就和罚款一样的

“你怎么又生了一个?”

“(老公)刚动手术了(结扎),这怎么办?”

“罚款你养得起吗?现在计划生育这么严,要1万多元钱。”

“要罚款没办法,已经生出来了。”

“那你要给钱,现在政策这么严,是知道的。”

“我交不起钱。”

“万一你交不起钱,我就(把孩子)抱去。”

这场当事双方记忆中的对话,发生于2004年6月一个阳光灿烂的中午。对话发生在石光应和杨水英两人之间。石光应是镇远县蕉溪镇计生股股长,杨水英是陆显德的妻子,家在蕉溪镇田溪村阳坝组。

按照政策,陆显德只能生两个孩子,他希望能生个儿子。但杨水英在生到第四个孩子时,才如愿以偿。

在这个男孩一岁多时,陆显德去做结扎手术,但此时杨水英又怀孕两个月了。

“既然怀孕了就要把她生下来。如果做流产还要花钱。既然生下来了就不能把她打死。”杨水英说,凭着这种简单、朴素的想法,杨水英生下了第四个女儿。

陆显德的家位于高山上,四周都是绵延的群山交通极为不便,而且这个寨子仅有三五户人家。外界信息的获取和内部信息的传播,都极为不易。因此,虽然计生工作抓得很严,这个女儿仍然在她身边生活了半年,杨水英干活时,就把她背在身后。

在害怕罚款和重男轻女的山区,弃婴,或者将孩子送给别人的现象都相当普遍,而陆显德夫妇并没有这样做,尽管他们已经超生了三个孩子。

在2008年7月份以前,蒋文已经有十年没有回家。所以,他只记得陆显德对大女儿十分爱怜。

“他对大女儿非常好,别人的孩子吃母乳就可以了,他还用白糖调鸡蛋给大女儿喝,经常把她抱起来亲!”蒋文说。

现在,陆家全年收入不到5,000元钱,但是四个孩子无论男女全部上学。对于两个有户口的女儿,陆显德表示,只要她们愿意读书,他会供养她们一直读下去。这些信息都足以说明,陆显德并非一个重男轻女的人。

如果四女儿没有被抱走,她也快到入学的年龄了。但不幸的是2004年6月份的一天,杨水英背着这个女儿在山坡上放牛时,遇到了石光应。

“第一回我从那边过来,她在看牛,我看见她背着小孩用毛巾搭着头,我看小孩很小,而她的儿子已经长大了。第二回我就去那里问,正好碰到她在吃饭。”石光应说。

那天,只有杨水英一个人在家。

5年后的2009年6月19日,杨水英回忆当时的情景说:“石光应说,我就把这个孩子抱去了,以后就不罚款了,这就和罚款一样的。”

之后,石光应打电话叫蕉溪镇政府派车来,让杨水英抱着孩子到焦溪镇政府,然后去镇远县福利院。

“我不去福利院,他们就把我一起带走,还说要罚款几万元钱,我拿不出几万元!”。

为得儿子,舍弃女儿

“交不起罚款,就(把超生的孩子)送到福利院。这是县里的政策!”

现年54岁的石光应,早有儿孙,孙子在东莞上小学了,他很想念他的孙子,他有正常的人性和情感。

而他在解释他制造的“骨肉分离”的人间悲剧时说:“交不起罚款,就(把超生的孩子)送到福利院,这是县里的政策。”

“其实,她要是给政府说点好话,说去跟亲戚借钱来交罚款,你们别抱我孩子,这样我们就不抱。但是她这个人太忠厚…他们那个组就是她家最穷,我们工作上也是很困难。”石光应说。

那天,杨水英抱着女儿,被蕉溪镇政府的干部、石光应等人带到镇远县城,这是她平生第一次来到县城。在镇远县福利院,一个女护士从她手中接过女儿时问:“妹,女儿养这么大了你怎么舍得?”

杨水英回答说:“我没办法,他们要罚款可我没钱,他们说以后不来罚款了。”

那时,女婴正睡得香甜,她没有看见被一群陌生男人包围之中懦弱的母亲强忍的眼泪。母亲却特意把她抱起来,好好看了一眼。此后,她永远离开了母亲最安全的怀抱,而母亲只能在梦中梦到她!

回到蕉溪镇后,镇政府的干部们让她做了结扎手术,虽然她的丈夫陆显德之前已经做过结扎手术。第三天,陆显德才将她接回家中。

陆显德在得知女儿被抱走时,平静地说:“政策有规定,没办法。”这话是在安慰杨水英,也是在安慰他自己。

李泽吉和陆显德有着相同的遭遇。


6月19日,他语气激昂地说:“如果他们把我儿子抱走,我砍死他们。”

他的几个女儿正环绕在他膝边戏耍,他停顿了一下又说:“如果把我女儿抱走,我也会砍死他们,但是当时我不在家。”

实际上,他在得知女儿被计生人员抱走时,反应和陆显德相似。

李泽吉是蕉溪镇田溪村烂桥组人,2004年农历三月十八妻子顺产一名女婴。之前,他已经有了两个女儿了。为了再生个儿子,夫妻俩将刚满月的三女儿给堂哥代养,然后带着两个女儿去浙江打工。

当年农历四月二十,蕉溪镇计生办一名计生人员,将这个刚生下一个月零两天的女婴,从李的堂哥家抱走。临走时说:“你们家太穷了养不起这个女婴,我把这个女婴抱去给政府抚养。”

过了两年,他们在浙江又生了一个女儿之后终于得到儿子,他们才回到故乡,此时,他们方知当年寄养在堂哥家的那个女,儿已经被当地政府抱走了。

“因为超生,我们也不敢去问怕罚款,以后也没找过。”6月19日,李泽吉说。

妻子并未因此后悔当年外出打工的决定,她指着面前摇摇摆摆刚学会走路的儿子,笑着说:“如果我们不出去,怎么会得到这个儿子?”

生儿子,似乎是他们平生最大的成就,而舍弃女儿,似乎成了他们得到儿子应该付出的代价!

2003年,该县都坪镇新寨村的杨再清的妻子生下了第三个女儿,此时,他的大女儿已经因心脏病和淋巴结夭折。按照政策这个女儿并非超生,但是为了将来生一个儿子,他让镇计生人员通知镇远县福利院将三女儿抱走。

6年来,他从未想到过去看望这个失散的女儿,因为“没有时间”!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