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苏明:匪患不除 民无宁日

2009-06-30 23:22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曹雪芹在贫穷潦倒之中写出了《红楼梦》这部巨著。提起这部书,可以说是家喻户晓。几十年前,由俞平伯先生等大学问家们组成了红学会专门研究这部书,这部书又被翻译成了几十种文字,流传了全世界。对于这部中国文学的巨著,不要说当代中国的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没有几个人读过,就是四、五十岁的中国人知道红楼梦这部书的是大多数,但读过的实在是寥寥无几。

在五千年文化的震天的喊叫声中,却不知道红楼梦里有"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时有还无"这幅对联,两百多年前名著尚且不知,当然就更不要提两千多年前的庄周的"无为无不为,无不为无为的无为而至"的哲学思想了,古代的不知道,近代的也不知道,其实是不想知道,对于想要知道的人来说,他会想尽办法去知道他想要知道的东西,可对于不想知道的人来说,就是把资料、书籍、史实摆在了他的面前,他仍旧是不想知道其实他应该知道的东西。但是在自觉,或者是不自觉之中,他们要知道的是要做好共党的应声虫,跟着共党做屁哄哄。

俗话说了,树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人类中出现败类也是理所当然的,败类们依附在貌似强大的权势上,而这个权势,又声称自己是拥有终极真理的物件,从而封杀了所有言论和思想。共党出于宣传的目的,败类们掌握了话语权,于是重复的话、吹捧的话、拍马屁的话、颠倒黑白的话、假话、大话、空话,就弥漫着整个舆论世界。而真话和实话,反而倒无立足之地了。

十五六亿的人民整天地被灌输着谎言和欺骗,其实就是被共党和这帮败类们洗脑,也是被奴化、毒化和愚化的过程。六十年是长此以往,共党制造出了一个庞大的愚化了的群体,也只有在愚民们面前,共党这种兽性匪类们才能够伟光正,才能冒充个人。

共匪是篡政六十年,煞费苦心的把中国大陆地区,变成了他们所喜欢和习惯了的那种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土匪世界。土匪就是土匪,回想起他们起家时啸聚山林,占山为王,为所欲为的杀人越货,抢劫强奸,绑票贩毒,是既能够喝酒吃肉,又可以大秤分金银,那是何等幸福和快乐生活啊。

篡政成功,匪性依旧。共匪政权下的人民是被整体的绑架了,成为了匪徒们任杀、任抢、任强奸、伦奸的奴隶,共匪们是翻身得了解放,人民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巴望着共党能够像土匪大盗们一样有一天能够金盆洗手,改邪归正。人民是已经给足了共匪面子,更给足了共匪时间,无奈匪类们就是泯丸不灵,坚持匪性到底。

其实替共党想想,它们正处在当土匪的最好的时期。六十多年前,共匪们是藏身于穷山僻壤之中,骚扰的是一方的百姓,想做个万元户,那个时候都难;而现在,他们骚扰的是全大陆地区的十五、六亿民众。共匪们现在哪个不是亿万、千万身家的大富翁呢?六十年前遭殃的那是一方百姓,可现在遭殃的却是全体的国民大众。

人之所以不同于动物,不同于土匪、强盗和地痞流氓,就在于人有心灵和精神上的追求,看看我们人类社会全部的发展过程,所体现出的就只有两个目的:一个正义,二是自由。在当今的社会上,三分之二的国家实现了宪政民主的政体,而越来越多的国家进入了、或者是正在进入文明国家、文明社会的行列。

反观中国大陆地区,正义的民间力量正在与共匪犯罪团伙进行着生死的搏斗,要人权、争自由的民间运动,正在与共匪反人性团伙进行着激烈的较量,人民是站在了人性和道德的至高点上,人民是推动历史的动力,人民是国家的主人,所以人民为了争取正义和自由之战必胜。

大家都知道,巴基斯坦这个国家,百分之九十九的巴基斯坦人,都是伊斯兰教徒,与原教旨主义者恐怖分子塔里班们信奉的是同一个真主,塔里班分子们想把真主的天堂搬到人间来,与共党想把共产主义的天堂搬到人间来是一样的,做法上都是犯罪。

塔利班分子们是到处扔炸弹,杀害无辜的贫民,反对其它的信仰和教派;共党是运动不断,残害亿万无辜生命。最近有报道说,巴基斯坦的老百姓们是自动的组织起民兵,小到几百人,大到上千人,这些民兵不仅仅是保卫自己居住的村庄和地区不受塔利班的骚扰,而且还主动的出击包围和攻击塔利班的据点,和被塔利班抢占的村庄,打死打伤和俘虏了不少塔利班的恐怖分子。

宗教的作用那是为了提高人们的道德意识,而宗教还可以起到法律所不能起到的巨大作用。塔利班是用宗教杀人;共匪是用马列毛主义杀人,只能证明伊斯兰的原教旨主义和马列毛主义都是反人性的邪教。巴基斯坦正义的民间力量觉醒了,不但抗击,而且围攻塔利班;中国大陆地区的正义的民间力量,早在四五十年前就觉醒了。抗击和围攻共匪团伙也已经开始了。

在国际上巨大的正义舆论的支持下,反人性的邪恶兽性团伙,不可能在人类社会中长久的占有一席之地。历史这门学问并不是人人都感兴趣,想要学习和了解的。可中国没有宗教,但却有完整记录下来的三千年的历史记载,这就是中华文化坚实的基础和证据。中国人信仰自己的文化,文化又是来自于历史,所以对历史的崇拜和尊敬,那就是中国人的一种信仰。

久远的年代且不去提它,就说共党当政现在,这个匪类团伙究竟是在造福于民众,还是在对民众和国家犯罪,稍有道义和良知感的人,至少应该打开共党这八十多年的历史,了解一下共党被称为赤匪、共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为什么?共党篡政六十年,打倒共党的声音就从来没有在民间消失过,这又是因为什么?难道中国人就这么不知好歹?对如此伟光正的共党又是骂它土匪,又是要打倒它?

中国民众在自己文化几千年的熏陶下,都是有很高的素质的。在道德礼仪方面人人都是上智者,故而容不得匪类们横行霸道。中国人中的败类、伪类们自古就有,只是不如共匪治下这六十年多。权力、金钱和知识是社会上最具能量的三个因素,但是权力既是可以清廉的,又是可以腐败的;金钱既是一种货币交换,又可以收买败类;知识是既可以造福于人,又可以作为卖身投靠的资本。

败类犬儒门卖身投靠了共匪腐败的权力,成为了共匪的帮凶、奴才和帮闲。而广大的国人民众则成为了被剥夺生命、财产、人格和尊严的奴隶,这就是中国大陆地区的政治制度。竟然还有人去为这种制度去歌功颂德,要为匪类们结成团伙的七月一号庆祝。作为回应,共匪下令,自七月一日起所有在中国大陆地区销售的个人电脑,都必须安装可以封锁一些网站的监察软件。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报道说,此举将造成中国大陆地区的网民在上网时,受到前所未有的掌控,控制的目的,那就是恐惧,害怕民众们知道真相。

有人说共党惯用血腥的暴力实行国家恐怖主义的统治,以震慑民众。民众由于产生了恐惧感,因此就不敢反抗共匪了,可以得到暂时的苟且偷安。但是兽性十足的共匪们,可以做出任何超出人们想象的恶行和暴行来,而且是一而再,再而三,永远没有一个止境。那么人性中追求正义和自由的天性,终于有一天被逼到了忍无可忍的极限上,于是反抗就成为了唯一的选择。

作为一个公民,第一那就是有行使和享有公民的权利;第二是要有公民对国家社会的责任感。这就是国家的主人,否则就是匪类共党政权下的奴隶,奴隶是永远不会有自尊和人格的。共匪团伙在篡政前和篡政后,总共出卖了一百六十多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给了俄罗斯。中国人每人每年把四百块钱养着的那支军队是干什么的呢?为什么不去阻止共匪出卖国家领土和领海呢?为什么不去把被共匪出卖了的领土和领海夺回来呢?

许多的国家派出的军队组成了联军飘洋过海的去阿富汗打击塔利班恐怖组织。阿富汗与中国大陆是睦邻关系,阿富汗先前被苏联侵占,后来被塔利班篡政。共匪的那支军队干什么去了呢?正义的事情是一件也没有干过,只会屠杀自己的同胞和父老乡亲。据了解这支党军是由于贪腐,其内部也已经是黑烂腐败透顶了。

二十年前在北京屠城的那些共和国的英雄们都到哪里去了呢?由于双手沾满了自己同胞和供养着它们的纳税人的鲜血,都升坐了大官,当上了大贪,躲到角落里闷声发大财去了。正是因为有了共党这种匪类的政权,于是才有了这支匪类的党军。

早在一九三三年,日寇已经侵占了东三省,共匪也在井冈山上立了苏维埃国。蒋介石举办了庐山陆军军官训练团。在一九三三年的八月十三日的第二期开学典礼上,蒋介石作了剿匪的意义与做人的道理的讲演。其中有一段他是这样说的。

他说:现在我们要剿灭赤匪,抵御倭寇。因为赤匪不仅到一个地方杀人、放火、奸淫、掳掠,使一般人民不能安居乐业。而且弄的一般人民不敬祖宗、不孝父母、不爱弟妹,不要国家民族、不讲礼仪廉耻、毁坏中国固有的道德和历史。总之,共产党要叫我们中国人都变成一个不忠、不孝、无礼、无义的禽兽。就是不准我们做一个人,要中国人都做禽兽的行为,不许我们过人的生活,干人的事情,所以赤匪就是禽兽。我们剿匪就是要消灭这个禽兽,要将匪区里的人民,统统的救转过来,做一个人。共党非人伦、不道德的生活,与无国家民族的主义必须杜绝妖禁。

七十六年前蒋介石先生的这番话,至今仍然清晰的印在共党匪帮的一言一行之上。所不幸的是中国大陆地区已经沦落为匪区六十年了。土匪篡政,治下的人民所遭受的是什么,也就可想而知了。

从一九二七年的湖南痞子运动开始,痞子运动搞成了什么样子?那么井冈山上的苏维埃国也就是什么样子,到了延安的苏维埃政府还是什么样子,而篡政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就只能是那个样子。共党根底那就是十足的匪性,但偏要给自己披上合法性和道义性的外皮。其实共党从来就不是一个革命党,而是一个农民暴动党,流氓组成的山寨党,无法无天的土匪党。

无论共党把自己打扮的多么道貌岸然,但是假的就是假的,把假的当做真的,这个真的仍旧是假的。土匪只会杀人、抢劫,不会当政治国。共党匪类们是个个抢了个满盆满罐,抢的国家破了,人民穷了,债务累累。但是匪类们还要高喊巨大成就,繁荣富强,又是强大了,又是二十万亿GDP,又是小康了,又是两万亿外汇储备。这就是那副对联中的下联:无为有时有还无。就是把没有的财富非要说成有,那么这个有仍旧是没有。

例如,那两万亿美元的所谓外汇储备,其实就是子虚乌有。可是把有说成没有的时候,这个没有其实还是有。例如,三十多万亿的国债。共匪从来不说,但是不说不等于没有,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共匪喜欢说经济发展了,败类们马上跟着屁哄哄。经济确实有所进步,但这绝不是共党匪帮们的领导有方,而是前三十年的反人类的权力计划经济的彻底破产,逼迫着共匪们不得不恢复一点民间自由的经济,但是目前仍然不是自由市场的经济。

经济改革是个好听的说法,实质上是经济恢复,是从权力计划经济,部分的恢复了一些民间的自由经济,成绩是国人百姓们创造出来的,如果没有共匪团伙的贪污、抢劫、敲诈勒索的话,成绩还会更大。人民是在辛辛苦苦的创造财富,但是财富的百分之八十以上被共匪贪腐抢劫走了。

人力资源的咨询业者ECA国际公司在六月的十号公布了一份调查报告,在这份报告中指出,在全球物价最贵的大城市当中,北京竟然排名到了第二十六位;在亚洲物价最贵的城市当中,北京竟然排到了第五名、上海排在了第六、深圳和广州分别排到了第八和第九。

报道中还说,中国大陆地区的部分城市的生活费用是高于美国的纽约,德国的慕尼黑,荷兰的海牙和意大利的罗马。这四个国家人均GDP都排在全球的前十名以内,人均的年收入都是在三万五千美元到四万六千美元之间。

中国大陆地区的人均GDP在全球排名是第一百一十四位,这还是根据共匪们报出的数字而得来的结果。大家都知道,共匪报出的任何数字水份极大,可信度极低,一旦得到了比较接近真实的数字的话,这个排名还会往后推不少。至于中国大陆地区的人年均收入仅是一千美元,与上述四个国家那是相差了三十五到四十六倍,可是生活的费用却比这四个国家高。怎么解释这种现象呢?

匪类和败类们会是大锣大鼓的高叫宣传,说是中国人都富了,但是真正感受最深的则是广大的国人民众们。请大家记住,匪患不除,国无宁日,民无宁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