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苏明:中共的国家恐怖主义本质

2009-06-28 21:50 作者:苏明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先生二零零七年六月在为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的剪彩仪式上,发表了重要的讲话。其中提到共产主义和恐怖主义是人类的共同敌人。这句话被全世界绝大多数的人所认同,因而成为了当世之名言。同年的九月份加拿大的总理哈伯先生在亚太地区的经贸首脑会议上说:法西斯主义、共产主义和恐怖主义是世界和平的敌人。

曾经实行过法西斯统治的德国、意大利和日本,已经被第二次世界大战正义的力量摧毁了,法西斯主义的罪行也已经被清算了,但是法西斯主义的流毒仍然没有被肃清,法西斯主义的残渣余孽们仍在伺机兴风作浪。虽然说东山再起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但是对社会、对国家和对世界和平的威胁上是绝对不可以轻视的。

已经被历史证明了的坏东西,就必须坚决的彻底的抛弃,无论它是以改良了的什么样的新面目出现,都不能允许它复活。因为那是有几千万无辜生命的丧失而得出的结论。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愿意重蹈法西斯主义的覆辙。希特勒是登上了上个世纪三大魔头之一的宝座。另外登上宝座的两个人则是,来自于共产主义阵营的斯大林和毛泽东

在这里我要提醒一句,尽管毛泽东是登上世界名人榜,但是我实在是不想再看到中国人中的那些败类、白吃和党奴们因此而再次的摇旗呐喊,冲上街头嚎叫着什么繁荣强大和加油。对于这些人来讲,中国人出了个世界名人,可能是他们共同的百年梦想成真。但是请注意,毛泽东登上的是世纪三大魔头榜,是国家和民族的耻辱,请千万不要拿着耻辱当荣耀,因为中国出了个世界级的大魔头。

中国的民众百姓们,我们的上一代,或者是上两代人没能认清共党团伙的匪性,没有帮助民国政府去剿灭共党匪帮。甚至还有的人曾经帮助过共匪篡政,而我们这一代和下一代人居然容忍了祖国大地沦陷为匪区,而不去团结起来驱逐共匪,这至少是姑息养奸,纵容了共产匪患荼毒了世界,使亿万的生灵无辜的死于共产匪类的政权之手。

中国大陆地区的民众们是尽管已经沦落为了共匪的奴隶们,但是仍然推卸不掉人类的共同敌人,和世界和平的敌人的纵容者的责任。还有些人或许还要承担帮凶者、从犯、打手和帮闲者的罪责。做了六十年共党奴隶的中国人,除去被杀、被抢、被绑架、被侮辱以外的屈辱的活着,还要承担着对人类和世界和平的敌人的姑息和纵容的责任。

中国人哪里还有丝毫的体面、尊严和荣誉可谈呢?任何一个人,无论是男人、女人,首先我们是一个自然人,每一个自然人都享有天赋的人权和自由,这是人的第一属性、第一天性,然后人才是社会人。只承认自己是社会人,而没有意识到,或者不知道,或者否认自己是自然人的人,他的天性,或者说他的人性上那就一定有缺失。

举个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一个人天生喜欢体育运动,他就有这个权利去自由选择一项他喜欢的项目去玩儿、去练、去参加竞技、去和同样爱好这个项目的人切磋较量。既然要竞技要较量,那就一定会有输赢。赢了的人当然高兴,因为玩儿出了乐趣。

而作为自然人,他不会马上就想到,因为他的赢而为国争了光,为政权和主义争了光,或者是光宗耀祖了;反过来说他输了,难道他的输是为国蒙羞,为政权和主义蒙耻,是败坏了祖德家风,不但要受到党纪、国法的处罚和冷淡,甚至还要被认为是有辱祖先而被逐出家族。这些都是人的后天的社会性,是被强加和灌输进去的。

尤其在共党治下,更是被毒化和奴化的,已经没有多少人的自然属性的成分在内了。想一想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都会说出:"我长大了也要去当运动员为国争光"的话来,这不是灌输和洗脑又是什么呢?当他长大以后,有一天他发现,他曾经要为争光的祖国,早已沦为共党的匪区了的时候,他一定会羞愧和悔恨的无以复加。

大彻大悟的上智者们会进行反思,会立即清除共匪政权灌输给自己的毒素,从新寻找回已经失去了的人的自然属性,这就叫做明明德;对于下愚者们来说,他们只能是得过且过,甚至认为自己过得还不错。

六十年前的中华民国时期,且无论民主的多与少,但言论自由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所以才能让共党一边在苏维埃区干着土匪的勾当,一边在中华民国发行报纸、刊物,刊载着好话说尽的文章。但是始终是说共党好的人并不多,骂共党是共匪、赤匪的人却不少。

有人说那是因为国民党的宣传故意诋毁共党,但是我要说,宣传和宣传也不一样,于是目标和目的也不同。国民党宣传的是三民主义,五族共和,五权宪法和礼仪廉耻;而共党宣传的是共产主义和武装保卫工人阶级的祖国苏维埃。

七八十年过去了,国民党实现了他们所宣传的目标,走上了民主、宪政、法治之路,那么共党呢?共产主义在三十年前就已经不再提了;二十年前共产国际是土崩瓦解,它们要武装保卫的工人阶级祖国苏维埃,也已经是崩溃解体了。

国民党的价值观早在百年前,就符合了当前的普世价值,融入了国际社会这个大家庭;而共党的共产主义苏维埃的价值观,已经成为了人类和世界和平的敌人。大陆地区的三代中国人,原来是一个与人类为敌和与和平为敌的敌对政权统治之下,这是一段很残酷的历史,但是又是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

共匪立党八十多年,中国民众自始至终是处于共党匪类们的敌对面的。从一九二七年湖南痞子运动的杀人放火,到一九三一年井冈山上立的苏维埃国,杀害所谓的AB 团嫌疑人十万,到延安的制毒、贩卖鸦片和一九四二年的延安大整风,枪杀、砍头、酷刑折磨,是死人无数,人人自危,共匪发动的颠覆政府的内战,造成了近两千万人丧生;而一九四九年共匪篡政后的各种运动、镇压和屠杀,在整个六十年间,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可以说任何一个共匪们发出的号召,或者是作出的决定,都将造成一大批无辜的生命丧失。

任何一个人性的政府所发出的任何决议、法令、条文和文件,那都是扶民之物,造民与福的。所不到之处,只可能会造成部分国民的利益受损,但绝对不会因此而使公民丧生。为什么共党的目标,都要以大量的死人为代价的。

举个例子说,一九八零年共党是信誓旦旦的保证,要在上个世纪末实现两个伟大的目标:一是实现四个现代化;二是要中国人的生活进入小康之家。为了确保这两个目标的实现,共匪们干出来八九年六四的屠城和九九年镇压法轮功、以及一九八九年的拉萨大屠杀。以杀人去确保目标的实现,这本身就是反人性的。

杀了人目标是否达到了呢?显然是没有,至今都没有达到。既然达不到为什么要杀人呢?杀了人,既不能富国,又不能强民;既不是扶民之物,又不是造民与福,那么问题就一定是出在这个当政党的身上。远的我们不提,仅这六十年间共党喊出的口号,造出的宣传,提出的目标,想要到达的目的,纷纷杂杂,是几千上万总是有的,听上去都好的不得了,但是到头来却没有一个成真的。

五十年代的初期,共党搞的三反五反运动,其中就有一条是反贪污。当时整死了多少人,至今没有一个统计;八九年学生们提出反贪污,结果是共党把反贪污的人给屠杀了,而今天共党再也不谈反贪污了。并不是贪污被根除了,而是与时俱进,到了无官不贪,而且是公开的贪污的历史时期。

毛泽东曾经有句名言叫做:"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一语道破了共党匪类们的本质。公开的向世界表明,共匪团伙是由彻头彻尾的贪婪的物欲追求者们所组成的,为了得到特权物欲追求和满足的目的,他们是无所畏惧的。无所畏惧的意思,就包括了数典忘祖、无国家、无民族、没有礼仪廉耻、无人性、无章典、无法无天,没有任何的禁忌,在这个原则的指导之下,其操作上就是为所欲为、任意所为、不择手段,包括公开的抢劫、贪腐、欺诈、剥削、威胁、屠杀、镇压、制假、贩毒、奴役、出售人体器官、抄家、勒索、扒房、圈地等等等等的一切土匪行为。

土匪们通常是有胆量承认自己就是土匪,所以当有一天良性发现,土匪们是可以金盆洗手,改邪归正的。而共产土匪不同,他们一边在做着土匪,一边还要给土匪制造正义性和合法性,为土匪制作一件漂亮的外衣,而这件外衣就是做土匪的合法性和正义性的意识形态。于是兽性土匪们穿上了意识形态的外衣,就人模狗样,大摇大摆的混迹于人性的社会里,要在人性的社会中占有一席之地,进而还有通知人性社会。

用土匪的意识形态,去改造人性,把人性的社会改造成土匪社会、流氓社会。但是兽性就是兽性,与人性是无法有共同的思维和语言的,土匪就是土匪,土匪的意识形态是破绽百出,适时裸露出共党的土匪本性,为创造出土匪也能当政,也能做党国的领导奇迹,那就必须使用恐怖主义的手段。

篡政前,共党匪类们是个恐怖主义团伙,而篡政后,为了维持统治,共党就成为了百分之百的恐怖党,实行的是恐怖主义的统治,又可以叫做是国家恐怖主义。在共匪猖狂的时期,还要对外输送出马列毛的恐怖主义,妄图颠覆周边国家的人性政府。

例如一九七五年,共匪帮助波尔布特颠覆了柬埔寨西哈努可亲王的人性政府,而仅仅四年的时间,波尔布特就在只有仅仅七百万人口的柬埔寨屠杀了近两百万人,其中还包括了二十多万华侨,其手段之残忍震惊了全世界。

二零零一年在纽约发生了九一一恐怖事件以后,共匪团伙们贼喊捉贼的也喊叫支持反恐怖主义。但是无论是在伊拉克、阿富汗、伊朗、北韩和塔利班,恐怖主义者们使用的武器、地雷、军火、石油和物资,无一不是由在中国大陆地区的这个共匪恐怖主义团伙所提供的。

首先我们应该搞清楚究竟什么是恐怖主义?让我们看一看大不列颠百科全书中的定义是:对各国政府、公众和个人,使用令人莫测的暴力讹诈,或者是威胁已达到某种特定目的的政治手段。我本人对于这个定义表示非常的赞成。

在一本叫做恐怖主义邪教和黑社会的书中,道出了我们中国人对恐怖主义的定义:那就是任何个人、团体和国家,使用暴力或是其他毁灭性手段,残害无辜,制造大众恐怖,以达到某种政治目的的就是恐怖主义。我要告诉大家,我是非常赞同这个定义的,用毁灭性的手段残害无辜,制造大众恐惧,这不是恐怖主义又是什么呢?这不正是共匪们一贯的所为吗?

六十年的时间并不算长,即便是麻木了的人、失意了的人,或者由于恐惧而不敢回忆、不敢说话的人,都不可否认共党是多少次的对国民民众使用了毁灭性的手段,残害无辜,制造全民的恐怖感。

首先那就是在土改运动中,把两千多万乡村士绅扣上了地主、恶霸、土豪、劣绅的帽子,屠杀了两百多万;另有一个说法是屠杀了四、五百万;接下来那就是镇压反革命运动,枪毙了五百多万人;另一个说法是上千万人被处死;

五七年的反右运动,把当时的大陆的仅有五百万的高级知识分子,判刑劳改了五十五万,加上中右和被牵连的人共三百多万;三年半的大饥荒,在当年有六亿多人口的大陆地区,竟活活饿死近六千万人,几乎是每十个人中饿死一个人;

一场文化大革命运动,共匪的元老叶剑英承认,死人至少两千万,而实际死于文革的人数是高达三千七百万,其中还包括了广西二十多万人,被活活开膛,掏出了内脏,被共匪的生番们吃掉;六四的北京屠城和九九年对上亿法轮功的残酷镇压,并且还干出了活摘人体器官,出售、牟利的禽兽行为;

另外在一九五零年刘伯承下令炮轰四川大小凉山地区,使当地的彝族同胞几乎灭绝;从一九五九年至今的五十年间,把人口只有六百万的藏人屠杀、残害了一百二十万;文革中把人口只有四百万的蒙古同胞残害了二十八万多;到了二零零八年,对藏族同胞的屠杀仍在进行中,而直到今天,对全大陆地区各民族的抗暴维权的斗争,仍然是在屠杀和镇压之中。

让我们把时间再倒退到共党立党之初期,从许多书籍和资料中不难发现,共党所干的勾当无一不是栽赃、绑票、强奸、杀人、酷刑、胁迫、造谣等等暴力讹诈。例如共党的创始人之一张国焘,在一九三零年在鄂、豫、皖的苏维埃地区,和由他带领的所谓的红四方面军中,借着肃反的名堂残害了一万多无辜的生灵;

而另一位是湖南第一师范的学生叫夏曦,加入了共匪团伙以后,曾在湘、鄂、西苏维埃地区,也是以肃反的名堂,杀害了一万多苏维埃地区的贫民百姓和共党党军的官兵们;一直潜藏在上海的周恩来在一九三一年,同样以肃反的名堂拿着斧头,带着三、四个共产党员冲进了家在上海市的顾顺章先生的家里,将顾顺章先生一家老小八口人全部用斧头砍死;

抗战胜利后,刘少奇指使共产党员、当时的北京大学女学生沈崇,于夜晚时分勾引美国兵,与她发生性交关系,潜伏在周围的共产党员们历时跳了出来抓奸。第二天,一件举国皆知的美国兵强奸北大女学生的事件就造出来了,骗的全国的民主和学生是上街游行,愤怒声讨美国兵;

在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卢沟桥事件中,究竟是什么人向河对岸的日本军营放了第一枪?从而引发了八年的全面抗战。由于史料的不祥、证据的不足,至今无法下这个结论。但是从不少的蛛丝马迹上分析,不少学者们怀疑,这第一枪是共匪团伙的人放的。

当时共匪逃窜到了陕北延安,仅剩下残余不到两万人,被东北军和西北军的二十多万人马包围着,为了自保,尽可能快的使中日开战,在逻辑上是讲得通的。至今仍有史学家们在研究这个问题,要使历史还原他的真相。

其实在中国大陆地区的民间,人们在憎恨日本侵华罪行的同时,更憎恨日本的全面侵华使国民政府是来不及剿灭共匪残余,致使人民饱受共匪荼毒六十年,那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国破家亡、国家民族和人格尊严惨遭摧毁的六十年。

最近英国的医学杂志《柳叶刀》公布的一项研究指出,在中国大陆地区患有神经疾病的人数,高达一亿七千三百万,占成年人总数的百分之十七点五,这项从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五年的四年的调查中,对甘肃、青海、山东、浙江四省的六万三千多人的研究中,证实了患有神经疾病的实际人数,比共匪官方报出的人数要高出十五倍。

也就是说每九个人当中,便有一个人患有精神疾病。是由于恐惧,还是由于社会的不公、不正义,或者是亲人无辜的丧生,财产被横遭抢劫。共匪制造出的国家恐怖主义的统治,害苦了所有的人。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