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石涛:中共将崩溃于中共官员争利绞杀的过程中

2009-06-25 21:18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过去这一个星期里面从来没有像这么忙活过,我的意思是说出的事儿这么多,而且极具典型,这种典型跟当时邓玉娇事件有非常类似之处,基本上就是老百姓跟当官的、跟所谓党的代表和政府的代表之间的冲突。这个话题说到这儿,我就想起这两天碰到另外一件事情。

在加拿大多伦多有个朋友,他最近刚刚丢了工作了。他原来的工作是做一种大型机器,有点像大型的挖掘机,比如说大型的建筑、大型的基础设施建设的时候挖隧道、挖地基。这种机器,一台就值很多很多的钱。

我们就简单说这个事情,他前一段刚刚失业不久,本来是个很好的工作机会,起码这个合同工有两年左右的时间。因为一台机器,他们要耗费四、五个月到半年,而中国的深圳跟他们签订合同要四台这样的机器。在目前像加拿大安大略省、像多伦多这种地方,受这次金融风暴的冲击比较大的地方,找这么一份工作不容易,对他来讲本来是件好事,结果就在前一段突然工作就丢了。直接的原因,就是深圳跟他们公司的合同终止的,不再往下做了。然后工厂里有一些中国人就说,看来深圳要出事了,结果他们终止合同没有多长时间,大概一两个星期吧,深圳市市长许宗衡就出事了,到现在这个事儿还没有完。

这个就非常有意思,其实我听到这个故事之后,我心里就蛮感叹的。为什么这么讲?我知道加拿大多伦多的市长叫苗大为,如果中国某家公司跟多伦多市一些基础建设的单位有这样的商业合同,很难想象说,苗大为下台,苗大为出事儿,造成这么大一份合同没了。这种故事根本不可能。但偏偏跟中国所签订的合同,恰恰就成为了事实。这里头所反映出来的一个基本的概念就是说,目前在大陆,官与商人你很难分清,而官与商是狼狈为奸,合在一起的。

从国家的角度,你比如说在金融危机的时候,温家宝说要拿出四万亿来扩大内需,到现在这四万亿上哪了,没有人知道,没人说过,四万亿怎么花也没有人说过。但是当时的四万亿的说法,着实的给整个世界环境造成了相当大的影响。说中国政府有努力啊,中国政府有作为啊,中国政府如何如何说了一大堆。我记得在当时的节目当中就曾经提到过这个,说这四万亿它要真拿出来,给这群当官的一个绝佳的挣钱的机会,这是我们当时提到过的。

道理很简单,这种政府角度拿出来的钱,它直接会层层每一级政府,握有实权的人物,只要这份钱经过它的衙门口,从它门前走过,它一定是给它截流,一定会留下来一部分。出手的说法一定是给老百姓谋福利,扩大内需,可能留下一百亿,拿出五十亿去扩大内需了,另外的五十亿就遵承了邓小平的话,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所以握有权力的人,一定让自己按照党的领袖的指示让自己先富起来。这是肯定的。大鱼吃大的,小鱼吃小的,虾米吃淤泥,这就是从下至上的这么一个体系所构成的。

同样也是在今天,在我做节目的时候,在网上看到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是在加拿大的加国无忧的网站上登出来的,但实际它转载的却是国内的人民政协报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的题目就叫,"百分之零点四的人掌握了百分之七十的财富"。这里是指,目前正在开会的政协十一届常委会第六次会议专题讨论会。这专题讨论会上,讨论什么呢?讨论中国财富的集中程度。

而有一位叫做蔡继明的政协委员直接说中国在社会财富加速增长的同时,出现了财富向少数人手里集中的倾向。中国权威部门的一份报告显示,百分之零点四的人掌握了百分之七十的财富,财富集中度高于美国。当然在后面说,这种社会财富大部分集中在少部分人中的格局,导致了我国消费的不足,甚至出现了这种畸形消费。

我看过这篇文章之后非常的感叹,我们其实在原来的节目当中有提到类似的说法。比如说中国的几大主要的产业,像金融、房地产、基本建设就这样的企业,百分之多少多少的企业领导者其实都是太子党,这样的文章我们经常看到。

我昨天看得英国的金融时报上登了一篇文章,就更可怕,是讨论的是有关裸体做官的事儿。他实际是指中国的精英为什么都移居到海外,往海外跑,直接点到的主要是这些文艺界的人物,现在的身份几乎都是外国人的身份,而目前,人却在大陆挣钱。包括巩俐、陈凯歌、陈红等举出了一系列的名字。

同时他就提到这个裸体做官的事情,他说中组部出了一个统计数据,中国的高级官员的家属有一百零八万人目前移居到海外。这个数就非常厉害了,大家可以想一下,如果作为中共的高级官员,我们就说司、局级以上,一百零八万家属,如果我们按照一个家庭三口之家的话,那当官的,父亲也好,母亲也好还在中国做官,而另外两个人移居的话,我们就把一百零八万除以二,那就是五十四万个当官的家庭;如果一个家庭有两个孩子,四口人之家,除去在国内当官的人,家属是有三个人,那就是一百零八万除以三,那就是三十六万个家庭的当官的人移居到海外了。涉及到的金额,他仅仅提到二零零五年的金额,那一年移居海外的家庭带出去的钱是两千亿美金。

我们想说这个数字如果从中组部出来,是英国金融时报登出来,大家可想而知,出走的家庭的数字,起码是从三十六万到五十四万之间,我们取中是四十五万左右个家庭。那中国是否有司、局级以上的官员达到四十五万个这样的职位呢?我就不得而知。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我们可以看出来,今天的大陆,国内的所有这些高官,实际是被外国人控制的。换句话说,当官的本身对这个国家是毫无信心了,我相信这一点,通过这样简单的数据对比,大家都可以知道,也完全可以认可。

我们刚才提到这个百分之零点四的人占有了百分之七十的社会财富,这是人民政协报,现任的政协委员直接提出来的说法,里面它却有两样东西没有提。第一,中国权威机构,谁是这个权威机构,如果这个权威机构可以被政协委员,或者政协常委认可的话,那也换个角度说,从党的廉政的角度、从中纪委的角度、从法律的角度、从中共政治局的角度、从国家政府的角度都可以明确说,它不是不知道中国的社会的财富被哪一小撮人所掌控,那这些人它个人拥有的财产到底有多大?

也就是说,党是门儿清的,它完全清楚,我觉得大家从这个角度就可以非常明白;第二,百分之零点四的人掌握了百分之七十的财富,谁是这百分之零点四?我相信它有它的一个标准。但是百分之零点四,大家可以算一算,百分之零点四乘上十三亿是多少人?其实它真正涉及到的就是几百万人,十三亿人口,它百分之七十的财富被这几百万人所控制。这种财富的集中,这种权力的集中,权力和财富的相互的结合,是今天国内现实的社会状况。

而不同阶层的官员,它掌握着当地的绝对的权力。我们从刚刚发生的案子,我们说一个近的就是石首。石首刚刚发生的这件事情,一个酒店二十三岁的厨师在晚上的七点多种,被人从楼上扔下来,死了,结果警察竟然说他是自杀,就这么简单的事情。这个死者的尸首是七窍出血,而且下体没有了,被人给残害了。

警察却说他有遗书,而死者唯一的亲人,自己的父亲是个农民,父亲完全不认可,认为是有另外的隐含的东西在后面。在这种背景下,激起石首当地几万个百姓为死者和死者家属申冤。他们要求的是真相。可是奇怪的事情却出现了,当地的政府派出警察和武警去抢这个尸体。这事儿听着都怪,它不去调查死者的家属和普通百姓提出的疑问,它们却与百姓成为对立面,去抢尸体。

一直引发到本周末,先是几万人把上千名武警给打跑;后来到了星期五的晚上,有八千、近上万的武警凌晨从四面八方冲进了石首市,还是把这个尸体给抢走了,然后强行火化,这个就是非常的特别。

网上披露出来的消息是说,这家酒店前后有五个人死了。因为最新的消息说,就在星期一的中午的时候,又有两千多名当地普通的人来到了这家被烧毁的酒店,无意中在酒店的地下却发现了三具骸骨,就是人的遗体,只剩人的骨头了,有人说是三具,有人说是两具,而自由亚洲电台报道是说三具。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了一位姓黄的当地人说,前后跟这个酒店有关系的出过五个案子。就在两年前一个女孩曾经被强奸,最后酒店只赔了三万块钱了事。

从网上另外的消息也提到说,实际这家酒店本身的酒店是招牌,贩毒、卖毒品却是它的正当的生意,谁拥有股份呢?网上只是说石首市政府官员里面跟这个酒店是有股份的;更有人说当地石首市的公安局局长和法院院长的夫人就是这家酒店的老板之一、股东之一。

正是由于这样的原因,这样的一个历史背景,才会引发出一个二十三岁的年轻人,从三楼上被人假装自杀的状态仍下来之后,引起了当地几万民众的反抗。我相信这个年轻人的死,仅仅是一个导火索,它引爆了积压在当地普通人心目中已久的愤恨,那种寻求真相,那种对当地政府官员的那种仇恨。

而非常奇怪的是,到现在石首市也没有人站出来,没有一个正常的领导站出来,为这种事情说出一种公道的话。而是所有的这些政府颁布的消息,包括这位二十三岁的死者的所谓的遗书,都是在石首市的市政府的网站上公布出来的。而一开始派出来几百名、上千名武警,也是从石首市市政府直接下命令出来的。所以我想说地方的市政府、地方的官员,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拥有绝对权力的这么一个机构。

它是盘踞一方,是当地的绝对的霸王,它利用当地的条件,它拥有的权力,真是成了叫"父母官"了。而真正对当地产生影响的恰恰是这些被称作为"父母官"的地方的官员,党的官员。我们原来提到一个说法,都说党领导一切,党这党那,那谁是党,谁能代表党,你说不清楚,所以我们提到一点,任何一个部门,一个地区、一个市、一个县,这个党书记就代表党,它一个人就是党的化身。

其实在这个问题上,在石首这个问题上,也表现出了这种氛围。所以才会造成百姓寻求真相,死者的父亲,农民的父亲要求真相的时候,当地却以党的名义、以政府的名义派出警察、派出武警,驱散所有这些寻求真相的人,当它压迫不了的时候,它一定是往上级推,才会造成石首市出现湖北省省长和省委书记都到现场来,派出了上万名武警来清场。

中共的官员变成了自上而下,上下成为一体,你说它之间有没有欺骗,有可能,下级蒙上级,这事儿保不齐。但是即使上级被蒙了,它也不会说把下级拿出来,跟老百姓做个交代,它一致对外。

也就在周末发生的另外一个消息,郑州市的规划局的副局长在接受新华社的记者采访时,上来问的一句话就是:你是替党说话呢?还是要替老百姓说话。这是郑州市规划局的副局长在接受新华社的记者采访时,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党和百姓是对立的,是水火不相容的,而党的利益是高于一切的。

而党的利益是什么?不就是具体的党的领导的利益吗?!其实说白了不就这么回事儿吗?所以在石首这件事情,大家就可以感觉出来,这是当地的地方势力,也就是握有权力的、握有公器的、掌握着公检法、掌握着国家的名义的这些人,这些政治人物、实权人物,它与百姓的对立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再往前推,邓玉娇也在湖北。邓玉娇这个事情,我们知道,到现在离她十天内上诉的时间已经非常近了,没剩两天了,但是目前连她的母亲都不知道邓玉娇被党、被政府、被警察带到哪里去治病了。而邓玉娇整个这事情在全国引起的反响,恰恰也是一个普通的弱女子为了保护自己的贞操,而向党的官员说不。

在意识到自己要会被强暴的时候,进行自卫而把邓贵大给杀掉了,把黄德智给伤掉了。而这件事情出来之后,围绕着邓玉娇所有发生的事情,以政府的名义所发出的声音,跟正在发生的石首市的声音是非常类似的。包括邓玉娇的母亲迫不得已解除与夏霖律师之间的关系的时候,也是透过巴东县的县政府的网络披露出来的,这都是邪了门的事儿。

如果哪一位朋友说请个律师,我不需要这个律师,我要换掉他,你怎么可能有机会把这样的消息透过当地的地方政府的网络宣布出去呢?所以我说这听起来都是荒唐之极的事情,可是又确确实实发生了。而它之所以以这种方式来做的话,是因为党的代表,也就是当地的握有权力的人在背后利用公器在愚弄普通的百姓,在控制着事件的发展,这是非常典型的。

邓玉娇的事情我相信很多朋友都知道,也知道目前的状况,我想说,这里的关键,也是说邓玉娇的一刀扎向了邓贵大,实际是扎向了当地的地方势力,而地方的势力恰恰是以政府的名义存在的,而为什么邓玉娇又得到全国人的这种支持呢?恰恰反映出党和百姓之间的矛盾已经达到了水火不相容了。

百姓被欺诈被压榨,憋了这么多年的内心的那种愤恨,也是到了爆发的时候,他的爆发需要导火索,那邓玉娇这件事情就成为了导火索。邓玉娇把官员杀死了,为很多人心目中的那种怨恨、愤恨出了口恶气。而石首市这个二十三岁的青年是被人杀掉了,老百姓的这种愤恨就更多了一分,所以寻求公道,而整个形成局面却完全是党与百姓的对立。

也就是党的代表是一层一层,那它所影响的百姓,也是逐渐逐渐的扩大。这就是今天真正大陆中国社会党的官员、政府的官员,与普通百姓之间的准确的一种社会关系。所以无论是从政府官员的角度来讲,还是从百姓的角度来讲,大家都非常明白自己的状况,而这种状况这种冲突,这种将爆发的可能性是随时随地的,完全被激化。一个小小的巴东县城、一个小小的石首市就可以引发出如此大的事件。

我们反过来说,邓玉娇杀死强奸嫌疑人,和这个二十三岁的厨师,从三楼上被人扔下来死了的事情,按照正常的社会,他就是一个刑事案件,任何一个国家都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坏人总是有的。但是由这样正常的社会当中的一个悲剧的刑事案件,引发出整体的社会的冲突,整体的社会的普通阶层与政府权贵之间的冲突,这并不是每一个国家都有的。而这种冲突只有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大家可以看到。所以我想说今天的社会二零零九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党建国六十周年的甲子年当中这最后一年,这日子绝不好过,而这种状况是党一手造成的。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