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女童跟老师男友睡后下体红肿

2009-06-23 22:4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6月4日下午4时,皮腊珍从花都区公益幼儿园接回托管了两个晚上的女儿张琼(化名)。5岁的小琼如往常一样蹦蹦跳跳,有说有笑。但和女儿对话中,皮腊珍发现,小琼这两天被老师带回家,和老师男朋友三人睡在一张床上;给女儿冲凉时又发现孩子下体红肿,女儿说是"哥哥 (老师男朋友)抓的"......

据家长和园方介绍,涉事男子已被警方带走,但此说法未获警方证实。

昨日下午,穿着红色上衣、粉红色长裤的小琼在家里卧室独自玩耍。看到记者,她并没有躲避,胖乎乎的小脸满是微笑。但皮腊珍说,事发后,孩子可能意识到了一点事情的严重性,经常会在半夜痛哭。

托管"协议"

老师带到指定旅店照顾

2004年3月出生的张琼,2岁的时候跟随父母从湖南益阳老家来到广州花都。她的父亲是一名厨师,母亲皮腊珍在花都区中医院做护士。今年2月,由于搬家,她被转到花都区公益村公益幼儿园大班。

由于工作的关系,皮腊珍经常在傍晚六七时才能去幼儿园接女儿。这时,幼儿园已经关门。根据托管"协议",班上的庾老师会把小琼带到幼儿园隔壁的锦红大旅店照顾,如果晚上6时来接孩子,家长要交5元"托管费",9时之后要交10元,通宵托管则交20元。托管费一般按次直接交给老师,如果老师不在,则由园方转交给老师。皮腊珍称"托管费"收费标准单此前一直压在幼儿园办公室办公桌的玻璃下,但出事后不久就消失了。

记者在幼儿园教师栏里看到,庾老师的照片贴在最下方,这名18岁的女幼师一脸稚气。而皮腊珍也说,每次她到旅店都看到庾老师把小琼照顾得很周到,所以很放心。

心觉蹊跷

女儿称与老师男友同睡

6月2日,一直照顾小琼的爷爷奶奶有事暂回湖南老家,小琼的父亲在狮岭镇上班,路途遥远,而皮腊珍又要连值两个夜班。皮腊珍只得把女儿送到幼儿园,委托庾老师连续照顾两个晚上。庾老师承诺会像以前那样,带小琼去锦红大旅店留宿。

两天后,皮腊珍到幼儿园接女儿时,庾老师不在,她就把40元"托管费"交给幼儿园一副园长。皮腊珍事发后就一直后悔当时没有向园方索要"托管费"的收据,"谁也没想到会发生后来的事"。

皮腊珍把女儿接回家后,象征性地问了女儿一句,"这两天和老师在旅社睡得好不好?"张琼的回答出乎她的意料,"不是在旅社,是在老师家睡的"。"你和老师一起睡的么?""嗯,还有老师男朋友,那个哥哥。"

皮腊珍结束了询问,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但有些问题由于弟弟在场问不出口。

冲凉发现女儿下身红肿

当晚7时左右,吃完晚饭的皮腊珍带着女儿回到家中,在给女儿冲凉时,她发现孩子的下身明显有些红肿。女儿回忆,当天晚上,庾老师带着她一起回了家。在家中,张琼和自己的老师,还有老师20岁的男友何×良一起睡。

"你们三个睡一头么?"

"嗯,睡一头。"

"你睡中间么?"

"不,老师睡中间,我睡边上,哥哥睡另一边。"

"后来呢?"

"我睡着了,哥哥抓了我这里(下身),抓得很疼,就醒了。"

"老师知不知道?"

"老师不知道,老师睡着了。"

"你告诉老师了么?"

"没有,我害怕,哥哥的指甲很长很脏。"

皮腊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她随即拿起电话,要询问庾老师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小琼却苦苦哀求母亲,"不要打电话,那个哥哥在老师旁边,我害怕","妈妈让老师到外面接电话","不要,哥哥会跟出来的,我害怕"。

到校理论

涉事男写保证承认所为

当晚9时,张琼的父亲和几个亲戚一起来到了幼儿园,向院长庾银好质问此事。庾银好随即喊来了庾老师和她的男友。皮腊珍说,当天晚上,庾老师和她的男友一再解释,带孩子回家是为了煲汤给她喝。

张琼家长提供的一份当晚现场录音中,庾银好一再表示,"都是我的错,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希望你们平心静气地解决好不好,反正有错就改,你(何×良)才十来二十岁,你跟他(家长)道个歉。"

随即,何×良写下一份按有手印的保证书。内文写到,"我承认在6月3日晚上,我女友××老师带着××小孩子在宿舍里,我到宿舍里喝汤和××小孩玩到夜时,××小孩子准备睡时,我不是有心地抓破了××小孩子的下面,并且没有及时告诉××小孩子的家长和老师。我真的不是有心的,经过这件事情之后,我没有意识到后果,我真的深感到对不起。我真的保证以后不会做出这种行为。"

当晚在幼儿园双方发生争执,有人报警,何×良被警方带走。第二天,皮腊珍带女儿到花都区中医院检查,结果是"外阴触痛,处女膜欠圆滑"。不久,法医也给张琼做了检查,"他们没给我书面结果,但告诉我,孩子的处女膜已经破裂了。"

皮腊珍说,第二天到城溪派出所做了笔录后,小琼多少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孩子经常会在半夜痛哭。家长曾经把小琼送回湖南老家,但孩子仍然会见到生人就害怕。不得已,丈夫辞去了工作,接回女儿在家照顾。

园方称托管系个人行为

本月15日,张琼的父母曾和园方进行协商,要求园方和老师赔偿20万元的精神损失费。园方则表示需要考虑,"后来就不接我们的电话,也不再理睬我们",皮腊珍说。

昨日,在公益幼儿园,园长庾银好一再强调,她并不了解事情的经过,庾老师事发后已暂时离职,其男友何×良已被刑拘。她表示,老师晚间托管孩子,本学期刚刚开始,完全是老师为了方便家长的个人行为,家长缴纳的费用也全部给了老师,"学校不会做任何监督。而且,孩子下午4 时离开幼儿园,家长晚上9时才来反映,中间5个小时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

本报记者试图联系庾老师,一名男子接听电话后表示,"庾老师不在这里,你打错了",随即挂断电话。庾老师男友何×良的电话则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律师说法

收费即有义务保障孩子安全

广州大同律师事务所律师朱永平表示,老师收取孩子的托管费用后,即使没有书面材料,双方也已形成了一种照顾合同。而在这个合同里,老师最主要的附随义务就是负责孩子的人身安全,并且承担一切相应的法律后果,"她本不应该让孩子和自己的男友睡在一张床上。"

朱律师还表示,对于猥亵女童的何×良,按照治安处罚法,最高可以拘留15天并且附带民事赔偿,"如果真的发生处女膜破裂,家长完全可以控告这名男子涉嫌强奸。"

对于园方,朱律师表示如果家长和老师之间的金钱没有经过园方转交,那园方属于不知情,也就无需承担法律责任。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