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海大记实:霍乱袭击下的生活(图)

2008-11-06 10:18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海南大学关于“霍乱”的告示

 

被抢购一空的超市


穿迷彩服的同学在饭堂监督

近日,海南大学“霍乱”事件在网上网下引起众多关注。一位海南大学学生在其博客上记录了霍乱以来海南大学的生活,从记实中可以了解到霍乱笼罩下海南大学的真实情况。

霍乱消息传出,学生担忧

网友“木子STYLE”从10月31日开始在自己的博客上面记录海南大学霍乱事件。在日志后面还附上了海南大学内部情况的照片,以便网友更直观地了解情况。

10月31日,霍乱的消息传到了海南大学,“木子STYLE”表示,大家听到这个消息都挺担忧的。

事情发展得很快,11月1日学校便采取封校措施。“封校了,三个校门都被警卫把守。旅院两个人被确认霍乱了,无限多的人在隔离中。佳佳被抓走了!霍乱真的来了。”“木子STYLE”在日志上写到,她的同学因疑似患病而被隔离了。接下来学校派发药品让大家服用以预防霍乱。“2个小时,我们的世界天翻地覆。整个晚上的话题,都是霍乱。乱乱乱乱。”

食堂被封超市断货,情况混乱

在发现霍乱疑似病例的第二天,“木子STYLE”记录到,“中午被通知食堂封了。现在所有的小卖部,水果摊,零食点。全部封掉。一切可以提供吃的的地方几乎都贴上了封条。”超市里的食物供不应求,都断货了。“到处都是乱乱的,人心乱了。什么都乱了。霍乱把人搅的疯疯癫癫。在超市遇到一个女的,居然用卫生纸捂着鼻子,皱着眉头见人就把头往下埋。”

“木子STYLE”提到,现在在海大,吃药吃泡面已经成为每天的指定动作。而食物,饭堂成了最敏感的话题。“4点半,食堂就已经爆满了,吃的人少,排队的多。排队的地方站着穿迷彩服的预备班同学。气氛很怪,很严肃。貌似这么偌大一个学校的人就被隔离在这个校园了。还会派点人来监督打饭次序。”

很多网友在其博客上留言表示对此事的关注,但在留言中也有网友对博主的行为提出质疑,认为其哗众取宠,夸大了事实。对此,“木子STYLE”在日志中回应道,“我只是在记录身边的故事,没有人听的时候也会说给自己听。”

名词解释:什么是“霍乱”

霍乱(cholera)是由霍乱弧菌所致的烈性肠道传染病,临床表现轻重不一,典型病例病情严重,有剧烈吐泻、脱水、微循环衰竭、代谢性酸中毒和急性肾功能衰竭等。治疗不及时常易死亡,属甲类传染病。临床上以剧烈无痛性泻吐,米泔样大便,严重脱水,肌肉痛性痉挛及周围循环衰竭等为特征。

以下转自“木子STYLE”网易博客日志:

11月5日,表面的风平浪静  

昨天博客刚一被推荐,就看到这么多热心人的关心。心里真的很感激。今天晚上才有课,所以从上午起来到现在一直在宿舍。早上还没起来的时候,宿舍的其他人已经都在讨论外面的事情。说的很夸张,很恐怖的都有。其实昨天见过老师之后我们已经没有正面渠道知道霍乱的事情了,而且我也不愿意仅仅凭借道听途说就把消息轻易的告诉给这么多一直关心着我们的人。所以那些消息就暂且放下。

昨天中午下课刚刚回宿舍的时候就听见宿舍有人说,中午在二食堂吃饭有人居然在饭里发现了注射用的针头。当时我真的不敢相信,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好不容易拼进唯一的一个食堂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过同学说的很肯定,还告诉我了这个人的名字和一大串目击证人。说他还留下了针头做证据。

其实我一直不想说。在我回应一些网友的留言里,我也谈到了这个事情。这毕竟很骇人听闻的一件事情。对学校也有很大的负面影响。本来是不打算发的,可是到了今天学校都还没给出处理意见,居然一再推脱很忙没时间处理或者在调查之中。而且这位同学讲后勤昨天来拍了照片还打算私了。现在这个针头还在这位同学的手里。

学校是多事之秋,反对的人也许会说我们这是在乱上加乱。可是学校在这样的时刻还出现这种事情叫我们如何放心。今天知道这个事情的人都很气愤。我也挣扎了很久才出来向所有的人说明这个事实。在还没明白事情发生的原因之前,我也不想责怪谁。只是我代表此刻在海大生活着的2万学生表示深深的痛心。在这样的时刻学校为什么不给给我们一个安心的理由。难道我们怕的仅仅是霍乱吗?或者说,到现在发生这种事之后,我们还怕霍乱吗?

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人,也不要把矛头全部指向学校,这么大一个机构肯定有疏漏的地方。但是也请有学校看到的人,能真正明白现在海大学生要的是什么。

从昨天开始就没有纯净水了,自来水中弥漫的都是消毒水的味道。没有烧水棒的不知道今天还要怎么吃泡面。

 

饭菜中发现的针头!

刚打回来的饭菜



老师在调查此事。

 11月4日晚,最后一篇

 

今天(11月4日)上课回来的晚了,路过看见食堂看见上面估计是学生才贴的告示:我们理解你们,我们需要保证。请校长和我们一起,在餐厅就餐。

我们不要承诺!同舟共济吧。请后勤部长和我们一起就餐。

 这是后面,呼吁集体签名的地方。(晚上上课时还没有这个告示,应该是才贴的。已经不少人签名了。我拍照的时候,一个同学正找出笔往上写。)

我都是路过用手机拍的,所以可能画面质量不太好,请大家见谅。我也只是想传递一个信息。描述我所见到的这段非正常生活的事实。  

11月4日午后,正在发生中......  

今天照例,没能睡个午觉。刚刚躺下就被外面叫醒了。“紧急通知,下楼去集合,班主任有话要讲。”我们到的时候,班主任也是刚刚赶到。班主任手里拿了张登有每个学生名字的表。(据说也是刚从学校手里拿到。)让每个人在上面签字,证明自己吃过了学校发的6次药。老师还一直强调。这是要付法律责任的,必须如实填写。因为学校在上次排查中发现继续有人腹泻,查到原因全是没吃药造成的。

我们问老师吃完药是不是就不会得病了。老师说差不多吧,就算带了病菌至少也不会传染别人了。我们问什么时候可以开校门。老师说等等吧,都吃完药再观察一下。

知道有途径可以控制病情了,还算有些心安。即使一个签字,并没有使我们得到什么实际的帮助。还好有个老师可以明确的告诉我们霍乱防治现在进行到了那步。这就是霍乱第五天,我们开始正面了解到的发生在周围的霍乱情况。

中午叫的纯净水一直到这会都还没送过来。可能领导都去监督吃药情况了,还没空管我们有没有水吃药。只能自己去买瓶装的。

今天的校园也格外的干净,真像老师说的,这个学校进入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值得纪念的历史时期。感觉每一个草丛都是被人拨拉过的。下雨积攒的脏水也没有 了,垃圾桶也是掏的干干净净。如果一直是这样多好。我不愿回忆之前过着怎样的生活,每个在这生活过的人可能都有过深切的体会。只是但愿这是一次教训让学校知道一些必备的卫生措施。

路过的人也都是行色匆匆各自有各自的目的。提着饭的碰到熟人之后无疑会引来一阵羡慕:“哇,你打到饭啦。”

整个校园干净而空旷,弥漫着让人淡淡心慌的味道。

11月3日

霍乱已经变成生活的一部分。和吃药泡面一起。空气也无非消毒水和泡面的味道。当两种混合在一起,我估计很快大量疑似病例就会迅速增加。因为今天,在我见到的不上十个人中已经有不下十个人跟我说他们闻着消毒水想吐,或者吃着泡面就想吐。当我听到他们这么说的时候,突然也觉得很想吐。霍乱就是会让你身处其中,然后时时针对自己一点点不舒服的生理反应怀疑自己是不是也感染了或者正在潜伏期。

抱着死守宿舍的决心,昨天买好的泡面吃了两顿了。到后来,还是决定出去走走。四点半就出门,希望赶早能挤的进去食堂。今天又多开了一个复合餐厅。现在2个小食堂加上只供应回族的清真餐厅,勉强的维持着学校生活的运作。

我看到新闻上都说海大疫情得到隔离,目前,海大的师生学习生活秩序正常,情绪稳定。而校园里却没有一个人告诉我们说现在是什么情况。只有来来去去人喷着消毒粉,里里外外的洗刷刷。空着肚子的海大学生,挤不到吃的。

4点半,食堂就已经爆满了,吃的人少,排队的多。因为当你吃完了别人都还没排到。看来操作人员的速度也是个问题。排队的地方站着穿迷彩服的预备班同学。气氛很怪,很严肃。貌似这么偌大一个学校的人就被隔离在这个校园了。还会派点人来监督打饭次序。为什么海口其他地方都没有霍乱,而就在海南大学却发生了。里面的人不知道怎么了,只被外面的人描述成很好很镇定。

没有佳佳的消息了,不过听说昨天她曾叫人给她送饭去。圆圆和我们讲的时候,我们都暗叹;真惨啊,被隔离还没饭吃。不过还好,由此可以判断出,佳佳应该没有大问题。没饭吃估计也还不至于,只是不敢想里面怎么样了。现在传言颇多,说到霍乱,首先脸色先变变。

白天时不时的下起雨,有人说这次霍乱就是因为前段时间的大雨把下水道的东西冲出来了。有人说是哪个食堂弄来了死鱼。有人说我们要被关一个月。还有人说这里还有并发的其他病......天上的阴云慢慢化开,平均落在每个人心里。

回来,看到每个人的QQ签名

“想睡觉,想吃饭,想抱欢欢,想爸爸妈妈,想冲出封锁线。”

“太-恐-怖-了~~~~~”

“社会主义好啊,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吃不饱。”

“妈妈,我不要待下去。”

这个最经典:

见面就问:“药吃了吗?” 出了宿舍就问:“抢到饭了吗?”
校外碰见了就问。“怎么出来的?”

“......”

晚上两个人跑去隔壁宿舍,做笔录。“请你仔细回忆一下,上周你都去了哪,吃了什么。”

我啪的一下关上门,嘘,别让人发现,我和隔壁走的近。


今天蛋糕店又空了,还好我抢了一个。嘿嘿~~~~



消毒人员在紧急杀毒(有传言说,是夜晚,偷偷的......)

11月2日

被外面喊着消毒的声音叫醒。一群人男的女的提的大袋小袋,在隔壁佳佳的宿舍。我跑过去,他们正在撒药喷消毒水。我问其中一个人:“她被确诊了吗?”

“不是,我们只是来消毒以防万一。药吃了吗?”

“吃了”

“吃了,就没事了。你们真好有药吃。我们还不知有没药呢。”

“......”

中午被通知食堂封了。现在所有的小卖部,水果摊,零食点。全部封掉。一切可以提供吃的的地方几乎都贴上了封条。

学校不包括旅院的大大小小7个食堂只留下了一个小食堂。2万人开始挤十多个小窗口。好像还留着几个小超市。现在除了小,我不知道用这么来形容这种供需的极度不平衡下的巨大对比了。中午出去吃饭的人说打饭的状况类似春节买火车票。完全看不出哪里是头哪里是尾。打个饭至少得排队半个小时。超市东西被抢购 一空。唯一留下的一个蛋糕店也空了。

晚上经我去证实的是:凡是有牌子的饼干方便面几乎全部没有。外面大箱大箱的方便食品还在不停的往里搬。都来不及上架,直接在箱子里就被拿空了。排队买单的队排到了超市最里面。事实是今天已经没有地方可以不排队了。分散在校园各处的人,在一个特定的时刻,似乎都全部集中在已经关门闭户的狭窄商业街里。到处都是乱乱的,人心乱了。什么都乱了。霍乱把人搅的疯疯癫癫。在超市遇到一个女的,居然用卫生纸捂着鼻子,皱着眉头见人就把头往下埋。我差点觉 得霍乱变成非典了,呼口气都是病毒。甚至我路上还遇到一个人,见面就对迎面来的同学说:“靠,抢到什么了,我起来晚了。”

“......”

现在白天基本不能睡觉,因为你会被各种理由叫起来开门。

“喂,撒药了,都出来,都出来。”

“同学,开门。我们是来调查今天吃药情况的”

“一班的,下去吃药了,自己带杯子。”

“我们是学工办,都吃药了吗?有不良反应没。”

霍乱没有一个时刻不让人时时记得它叫霍乱。

 

贴了封条的食堂。


抢购一空的超市  


 来不及上架的食品


排队打饭的长龙

11月1日

上课的时候,圆圆说,佳佳不舒服,去医院检查了。中午回宿舍佳佳已经回来了,还精神很好的跟我们说,医院全是海大的学生,都是跑肚子的。那一个夸张的啊,看病都得挤。医生也忙不过来。实行排队看病。

大家笑笑,然后意识到,这次严重了吧。我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也可能得霍乱了。上网查了一大堆关于霍乱的材料,最后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快5点的时候突然被几个电话吵醒。说是去学工办吃药。

紧接着知道的一串事实让我彻底发晕:封校了,三个校门都被警卫把守。旅院两个人被确认霍乱了,无限多的人在隔离中。佳佳被抓走了!

啊,~~~~~~~~~~~~~~~霍乱真的来了。


天阴阴的,路上都是聚集的一班一班的人在发药。碰见的都问:“你们班药发了吗?”

拿到药了。两个小的黄药片。老师安慰我们。一天吃两次。吃三天就没事了。刚吃完,我旁边的人就哇的一下吐了起来。周围的人,条件反射三步退开。然后呕吐的女孩才抬起头:“哇,太苦了。”一起的人,脸色都是惨白惨白。之后她还是被人送进了医院,还好最后确定是药物反应。虚惊一场。

佳佳发来短信,说隔离的地方。饭很难吃,人又多,她还没分到房间。嘱咐我们多带些吃的穿的去。这个时候,已经晚上7点了。

2个小时,我们的世界天翻地覆。

整个晚上的话题,都是霍乱。乱乱乱乱。

上网看见佳佳的签名:“霍乱,这档子事。”心一下子就凉了。我不敢想昨天我们还一起去打饭。不知是不是只有我这样。每隔几秒头脑里就会冒出“霍乱”两个字。然后担心着下一秒我就会上吐下泻,翻白眼。

反正这次是彻底被打晕了。暂时来不及反应,只在QQ签名上胡写到:“5555555555555太夸张了。”

 

宿舍外的宣传资料。


人去楼空的小店
 

公示
 
10月31日
我第一次听说海南发生霍乱了。在儋州和临高,30多人确诊。当时正在上课,听到消息的时候,大家都挺担忧。儋州到海口不过一个小时的车程。仿佛又是一阵台风,说来就来了。

刚才和佳佳商量一起出去吃火锅。听到还是怕了怕。不出去的好。学校应该安全。

佳佳很怕,说这几天肚子不舒服。我安慰她,儋州还远着呢,注意一点就好。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