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吉首风暴抓人岂能平息?(图)

2008-09-29 22:41 作者:文聿女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一、吉首开发的融资模式

吉首,位于湖南西部,与贵州、湖北、重庆交界,自古是少数民族聚居之地,由于贫穷与险阻,民国时期又是土匪占山为王之区。据友人讲,湘西至今官风原始,长官红白喜事,堂堂皇皇在入口处设一收礼台,由部属设簿收之,充分体现"三个代表"与"天高皇帝远"的巧妙结合。

2003 年,湘西成为湖南省唯一被纳入"西部大开发"的地区。这是贫穷的、落后的湘西获得某些优惠政策与待遇发展的大好机遇。在此之前的1999年,吉首老城由于人口与房宇、交通的拥挤,导致市委市政府作出迁移7公里外的乾州、另造吉首新城的规划,此后,随着市委市政府的搬迁,原所在地盘成为了商业开发的香饽饽,黄金宝地的争夺成为冒险家的乐园。

可惜,在吉首争雄的房地产开发商们,资金窘迫,还处于资本原始积累的初期。空手套白狼的手段,其流程是先圈地,然后是以地向银行贷款,接着是以"楼花"预售,获得丰硕的回报。这是一条走钢丝的风险极大的路。每一步都可能因资金断流而失败。但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优越性在于,湘西像中国其他地方一样有超经济的权力体系,支付了腐败成本之后,幸运儿就可能无往而不利,实现"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邓小平理论。

福大公司吴国军老板,早在1987年就下海了,在吉首是个传奇人物。2004年5月,福大公司正式接管搬迁后空出的原市委市政府机关大院,开始"三通一平"。由于资金缺口,吴国军采取了民间融资,故其被称之为"民间融资教父"。吴国军通过民间融资的方式筹齐了资金,其开发的吉首"八月楼商业步行街"于2006年剪彩,成为湘西经典之作。

把"教父"这一美名赠给了吴国军的吉首"个协"张昌政其实自己也是个有实无名的"民间融资教父",他率先民间融资,他的光彩集团通过这一方式吸取了湘西大量民间资金,完成了光彩民营小区、光彩建材家居会展中心、大型商贸物流中心等多处开发,在吉首身份百倍。

曾成杰的三馆公司成立于2004年,从监狱出来才一年的曾老板获得了州电力宾馆、州体育局、州文化局的图书馆和群艺馆的约80亩地的开发权。曾根本不可能有 7000万元的开发金与1.2亿元的土地使用权出让金及搬迁安置资金,于是,曾疯狂地民间融资,总计高达15亿元之多。巨额的民间高利贷,曾每月应支付的利息与本金共计7000万元之多。

二、政府在湘西民间融资中的作为与不作为

民间融资之所以可能,是"高利贷"模式,因为其信用可疑,非以利诱则目的不达。现行民法承诺保护的民间借贷的利息,最高是同期银行贷款利息的4倍,假设银行贷款最高利息是年息5%以上,那么,法律可以承认的民间借贷合法利息可以大约是年息20%。但在湘西民间高利贷的疯狂竞争中,利息不得不水涨船高地攀升,月息一般超过了5%,即年息高达60%,最高的年息达120%!因此,严格地说来,超过年息20%的民间借贷法律是不认可的、不合法的,也可勉强解释为"非法的"(法律条款有漏洞)。

民间借贷源于银行贷款的艰难。湘西的贷款额,在全湖南省几乎只有一个零头:工商银行湖南省每年上百亿元贷款中,湘西仅获利几亿元。原因是鉴于湘西以往的呆账,银行不敢轻易贷款给湘西企业。湘西存款与贷款的差额高达90亿元,于是官方也愤愤不平,曾采取停水停电等手段胁迫放开对湘西的贷款,但最终没有生效。

2007 年,荣昌公司成立融资公司,邀集几十家融资企业签署公约,把民间借贷利息降到月息3%(年息36%)。但,融资公司也好,公约也好,月息3%也好,仍然是在非法的轨道上运行,何况三馆公司就拒绝签约。年息36%,以3年计,则是108%。以3年为周期的房地产开发,一般利润低于此数,不定时炸弹随时可能起爆。

湘西高利贷愈演愈烈,卷入人数越来越多,总金额犹如高高的雪山,在积累着"雪崩"事件的到来。这好比是一颗不定时炸弹,在未爆炸之时,谁也不敢去碰,谁碰谁就成了引发炸弹爆炸的罪魁祸首。

法律不认可、不合法的高利贷,如此大规模的民间高利贷,发生在吉首官府眼鼻子底下,吉首市委市政府居然以不作为待之。2005年12月,湘西州委办公室以《湘西要情》向州委报告了非法融资的猖獗状况,州委陈书记批示并组成了以州长为组长的非法融资整治小组。但官员们研究的最后结果,认为贸然打击后果将不堪设想,于是,待群体事件之前,州委州政府市委市政府的实际态度是"不作为"。

省政府、中央政府也应该接到了湘西非法集资的举报,省政府、中央政府也曾采取了观望的不作为态度。

更有甚者,吴国军、张昌政、曾成杰们,有媒体为之贴金,在宣传部严格管理的媒体上露面,无异于是官方的支持与背书。中央、省、州各级长官与吴国军、张昌政、曾成杰们的合影,视察、参观、座谈等等相片,成为高利贷的信用证明。行政部门非法动用财政款项间接投入高利贷的总额有1亿元之多,这也是一种官方的信用证明。

官府不作为也就是默认了非法高利贷这一模式的"合法性"。人们感觉到的是政府在支持民间高利贷(流行歌曲有"跟着感觉走")。

三、崩盘犹如雪崩、地震

2008年,湘西经济一开春便呈现出低迷状态。先是冰冻成灾。然后是锌价大跌。接着是房地产不景气,与全国一样湘西购房者普遍持币观望。非法集资的以房地产为主的开发商们,资金开始断流,甚至采取了年息180%借贷的饮鸩止渴的方式凑钱。

迟至2008年8月,中央政府派出的调查组终于到达湘西。行政部门紧急地催借款公司还债,这使相关公司雪上加霜。资金链的断裂浮出水面。这时,非法集资的本金已经高达70亿元之多,荣昌、三馆、福大、伟业、金浩等是大户,荣昌一家就非法集资20亿元!

8月底,几个公司陆续宣布降息与延时还本,导致了民众的恐慌。3日,在湘西大剧院,一些妇女要求福大公司老板吴国军还钱,忍无可忍的吴国军叫来了保安,双方发生了肢体冲突。

9月24日,湘西州政府门口,警察排成人墙围堵抗议民众。

9月24日,湘西州政府门口,警察排成人墙围堵抗议民众。
(网络图片)

愤怒的民众,从湘西大剧院,涌到福大公司,到州政府,到火车站,人越来越多。4日,堵住开往北京的列车的群体事件发生了。吉首集资案成为了震惊全国的大案。

当局以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已经抓捕多人。但涉及吉首30万人的非法集资却不能一抓了之。政府9月8日、9月9日发布公告,宣称本金由公司负责偿还,但此前获得的利息则计抵为已经偿还的本金。此决定在笔者看来于法不合,因为法律是承认"四倍于同期银行利息"的,那么,政府至少得保证偿还本金,并支付多于20% 的利息,才为合法。

有高息的日子像在天堂,失去本息的日子如在地狱。陷身于地狱的民众,许多人存在各种的困难:他们并非是富得流油,许多人是以高利贷的方式借钱来投入高利贷,是以二者之差获利。现在官方只承认本金,那么,他们借款的高利贷来自何方呢?何况,有的公司并不能偿还本金。于是,某某自杀的传言,与民众的抱怨、沮丧汇合成一道令人心恐慌的寒流,让湘西犹如六月飞雪。

高利贷最终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吉首的物价高昂,日常消费品与房地产价格已经相当于千里之外的省城。在就业不旺、产业不多的边城,吉首民众日后得长长久久地为这疯狂的集资埋单,但目前就被高物价弄得五内俱焚了。

副市长的讲话在电视台反复播放,他宣称,非法集体,按国际惯例,政府不负赔偿责任。好一个政府,好一个国际惯例!

岂是一个抓人了得?以武警、刑警控制的和谐社会岂能是和谐社会?于是,终于又爆发了群体事件:

近日,当地涉嫌非法集资企业"三馆"公司因无力偿还本金,出台了一份公告,偿还集资金额的30%,剩下的作为入股,把借条变成股权,引起民众不满。从22日开始,陆续有受害群众到吉首市的州政府门前请愿。

23 日,有几百位受害老百姓到自治州政府去上访,州长徐克勤要出去,由警车开道,老百姓要求他解决问题,他说他有事,没有时间。有一位老婆婆趴在车上面,他的司机就开足油门往前开,把老人撞倒滚下来了,这样一搞群情激愤,众人把州长的车子掀翻,把他衣服袖子扯掉,并把他的司机和秘书痛打了一顿。后来很多武警公安都来了,周围的交通基本瘫痪,根本无法过去。

24日上午,湘西再次爆发抗议事件,上万人围堵州政府大门,当局派出大批武警赶往现场维持秩序,最后当局承诺调查此事并严惩肇事者后,民众才陆续散去。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观察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