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小说连载】青玉剑 (第一部, 第43,44章)

第一部 名,可名

2008-07-17 22:25 作者:宁漱玉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第43章 两大门派

    两人很快下到山脚,各自靠在树上歇了口气。

    "但愿他们没看到什么。"杨皓明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要看到我倒罢了;要看到你谁会不认识?"

    杨皓明无奈地摇摇头:"现在去哪里?"

    "我渴了,不如去我家喝杯茶,吃点早餐。我想姑姑也会很高兴重新认识艾瑞克 杨的。"

    杨皓明欣然同意。两人一路聊着,很快就走到了苏家。

    一进院门,便看见凯蒂端着杯咖啡站在屋前----她武功虽然颇高,但轻功却无法跟雯霓相比,那座陡峭的山坡对她来说难度太大,所以雯霓晨练从来都是自己去。她见杨皓明跟着一起来了,未免有些诧异:"你们怎么会在一起的?"

    雯霓跟她招招手:"进去再说。"

    进了屋,雯霓忙着找水喝,杨皓明却走到程玉依和苏振儒的照片前,恭敬地拜了三拜。

    凯蒂见他如此举动,更是好奇了:"你这是----?"

    "曾祖奶奶是他门中的长辈呢!"雯霓笑着插口道。

    "......那么,他是----?"

    "灵虚门的是也。"雯霓笑道,"想不到吧?站在你面前的竟然是灵虚门的现任掌门。"

    凯蒂的嘴变成了O型,听两人把相识的经过讲了一遍,才明白了究竟,忍不住叹道:"真想不到,真太难得了!有机会我真想见见常子期他老人家。"

    杨皓明却一脸黯然:"那恐怕就难了。连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他,或者是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他。"

    凯蒂给三人弄了些简单的早餐,三个人边吃边聊。其实苏家有部份人入了本真门;另一部份则算是灵虚门人;当然也有什么都不修,从此做个普通人的。他们要知道有了新掌门以及大师伯的消息,一定都很高兴。

    灵虚门的掌门信物是枚玉指环,杨皓明一直用绳子系了挂在脖子上;本真门的信物则是一块盘龙玉佩,雯霓一直系在腰间。

    凯蒂则仔细观瞧飞龙剑:"飞龙剑和云凤剑是一对,都是灵虚门的宝物。奶奶去世前把它送给了雯霓,却没传给苏家中她灵虚门的弟子。看来她早有预料,知道飞龙剑和云凤剑还会相遇。只不过这云凤剑现在倒成了本真门的东西了。"

    杨皓明说:"师祖把云凤剑送给了小师叔,她愿意送给谁就给谁。只不过让一个未成年少女掌管是有些让人放心不下。"

    凯蒂闻言宛尔,雯霓抗议道:"不要再那么叫我了! 我们刚才还没较量真功夫呢,来,我们接着比试!"

    凯蒂也笑道:"我倒真的想见识一下真正的灵虚九式,爷爷说我们苏家灵虚门的传人中没有一个把这门功夫练成了的。"

    "可是找什么地方去比好呢?那个山坡居然有人上去了,以后恐怕都不好去那里了,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上去的。"

    杨皓明思忖着说:"他们是坐直升飞机上去的。刚才你记得听到直升飞机的引擎声吗?我们练剑的树林旁边有块山顶很平,四周都是峭壁,但要泊直升飞机还是可以的。"

    雯霓一听也觉得有道理。

    "还有一个地方也可以。"凯蒂笑道。

    雯霓想了想:"你是说----鲁师兄那里?"

    "对啊。"凯蒂转头对杨皓明说:"精武馆的鲁衡是我们苏家在香港的世交。我也想介绍你们认识。"

    杨皓明笑道:"真羡慕你们家,有这么多人都可以交流切磋。我的这些事却连自己的父母亲人都瞒了好多年。"

    "那你一定没尝过被一堆家长管束的滋味。"雯霓却不以为然,"他们会把你弄得疯掉的。"

    杨皓明笑道:"我不介意。有时被管束也是一种幸福。"

    雯霓做了个"饶了我吧"的表情:"好,有空回美国我一定介绍我爸爸认识你,请他也来管束管束你,你就知道是什么滋味了。姑姑,你听见了,以后你就以长辈的名义也多管管艾瑞克。"

    凯蒂笑道:"艾瑞克比你懂事;而且他是男孩子,不会象你那样到处惹麻烦。"

    "姑姑,说话公平一点好不好?是这个世界居心不良的人太多!"雯霓再次抗议,"而且何以见得他就比我懂事?这个月他要为我工作,我一定想办法揭出他的真面目。也不用等改天了,今天我们就到鲁师兄那里去,一决高下!"

    凯蒂无可奈何地摇摇头:"雯霓,习武不是为了比高低的,习武的目的是为了----"

    "----以武止暴嘛,我懂。"雯霓笑道,"姑姑你放心,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动武的啦。"

    凯蒂笑着瞄了她一眼,却转向杨皓明:"不过要是你有空的话,我也想见识一下灵虚九式呢。"

    杨皓明微微一笑:"我今天倒是没什么安排,我先回家换衣服,一个小时后开车来接你们。"

    到了精武馆,来开门的是鲁佩南,一见雯霓就兴奋地大声说:"小----师叔,昨晚太精彩了,我们兄弟几个都去捧了场,每一局我们都投了你的票。那个号称天才的家伙哪里会是我们小师叔的对手嘛!"

    雯霓和凯蒂抿嘴笑着,也不说话;杨皓明跟在后面,听了这话微微一笑,也不放在心上。鲁佩南让进众人,一见杨皓明顿时一怔:"这不是那个----"

    杨皓明:"号称天才的家伙是吗?"

    鲁佩南:"......"

    "进去再说。"凯蒂笑着示意。

    一进门,鲁衡,鲁智南和鲁永南都迎了出来。介绍过后,鲁佩南一脸尴尬:"我看着是象。你们要介绍给我们认识的武林人物不会就是他吧?"

    凯蒂笑道:"没错,就是他。他是我奶奶的大师兄常子期的第七位弟子,灵虚门的新任掌门。"

    听了这话,鲁家几兄弟都张大了嘴合不拢来----这个弱不禁风的家伙竟是一派掌门?

    鲁衡却哈哈大笑:"好!好!少年出英雄嘛!看见小师妹我已经够惊讶的了,现在又来一位。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啊!幸会!"

    杨皓明忙抱拳行礼:"鲁师兄您好!各位有礼!"

    鲁家兄弟也只好还礼。

    众人一面寒喧一面到小客厅落坐,听雯霓简单讲了两人相识的经过和两派的渊源,尽皆惊叹。

    "所以嘛,早上给人打断了,我们比武还没比完,不知道方不方便借师兄的宝地继续切磋。"雯霓绝少碰到旗鼓相当的对手,所以竟很是盼望继续较量一番。

    鲁智南拍手笑道:"那是求之不得呀!上次小师叔跟我们两个比试,已经让我们大开眼界了。今天一定更精彩。我们还等什么,现在就去吧。"

    说着众人来到练武厅,退在墙边,杨、苏二人各自亮出宝剑。

    "还是师妹你先出招吧。"除了跟师父练剑之外,杨皓明从不先动手。

    雯霓却笑骂:"你好狡猾!明明先出招的人吃亏,你占了便宜还要装好人!"

    杨皓明无可奈何地摆摆手:"OK, 那我先出招好了。你别后悔啊。你不是想领教灵虚九式吗?这招就是。"说罢他站在原地一记"剑御流星"就发了出去----却只小心地加了两分功力。

    雯霓见他竟然隔空发招,想必十分厉害,便使了一招"龙凤朝阳"来抵挡。两人离得不近,却听见一声巨响,两股能量在厅中央撞击,周围站着的人几乎都被气流猛地一推。

    众人十分惊讶----两人隔空出招的威力竟如此之大!

    杨皓明见雯霓也具神通,便用上了功力接连发招。雯霓见他来得猛,时而以高超的轻功躲开,时而出招抵挡,间或也反击一两式。

    这一场比试两人的剑没有一次相交,却是惊险非常。观看的众人一退再退,最后都贴在了墙上,强劲的气流一浪接一浪扑面而来,直令他们心跳为之加速,呼吸为之窒。

    精武馆众人是越看越惊服,越看越惭愧----自己习武这么多年,满以为身手不凡,在这两个少男少女的真功夫面前,恐怕一招都接不住。

    转眼间两人便斗了三十个回合,无论是灵虚九式还是九决剑,大多数剑招神通打出去都不能收回,极耗功力。到了四十个回合,雯霓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杨皓明却仍然从容自如。

    这时雯霓已经知道自己功力不及他,继续斗下去势必是输,于是孤注一掷地使出了自己的绝招"排山剑"----其威力可以排山,故有此称。

    杨皓明见这招来得凶猛,不敢怠慢,也使出了自己的绝招"灵剑神游",并加了八分的功力来抵御。

    "轰----!"

    一声巨响,杨皓明发出的灵剑挡住了排山剑,可自己也崩毁了大半。可这灵剑着实有灵性,剩下的一小半竟继续穿越,直向雯霓扑来。

    这时的雯霓刚发过排山剑,功力几乎耗竭,只好强自运功以绝顶的轻功飞身躲开。没想到这残存的灵剑象长了眼睛似的,她飞到哪儿,它就追到哪儿,而且速度极快。雯霓被追得急了,慌忙中躲到了杨皓明身后,他也正着急呢,赶紧挡在她前面,飞龙剑一挥便把剩下的灵剑收了回去。

    就在这时,他忽觉脖子一凉,后颈已经被云凤剑抵住了。

    "你输啦。"雯霓笑道。

    "看来功夫还是敌不过智谋啊!"鲁衡笑道,"真是大开眼界啊!想不到世间竟然有这么厉害的功夫!"

    雯霓笑着收了剑:"灵虚九式果然厉害,你的功力到底有多高,我的能耐恐怕都探不到你的底。"

    杨皓明却笑而不语。

    凯蒂奇道:"真是奇怪,看根基悟性,你们两人应该差不多呀。雯霓四岁开始修炼,已经修炼了十三年,艾瑞克却只修炼了九年。为什么你的功力竟比雯霓厉害这么多呢?"

    杨皓明笑道:"因为我顽皮不懂事,所以经常被师父罚,在绳子上打坐修炼内功。现在看来真要好好感谢师父才对。"

    众人既感惊奇又感好笑。

    "还有,"杨皓明说,"我除了灵虚剑法和基本的入门拳脚功夫,其它拳法几乎都没学过。看来专心内修的确功效极大,可是赤手空拳我就实在差得远了。"

    "那有什么关系!"凯蒂笑道,"不过我觉得这些都在其次,艾瑞克的根基悟性好才是主因。"

    雯霓也赞成:"是啊,我们肉眼凡胎,怎么能看出根基好坏呢?何况我浪费了许多时间去学那些外家功夫。其实我长这么大,从来也没用过几次,真不知道学那些做什么?"说罢她找了张凳子坐下,连声叫累。

    聊了半晌鲁衡邀众人上龙凤居吃饭。众人聊得兴起,多年前的江湖旧事,现在武术界的杂务,杨皓明也多少知道了个大概。鲁衡跟杨皓明的二师兄谭明义、三师兄尚文德和四师兄梁振竟然都认识,他们常在武术大赛上碰面。谭明义的明义武馆是武术界的常青树;尚文德的文德武馆也常在武术大赛上得奖。

    众人带吃带聊,这顿饭竟吃了三个多小时。三人从龙凤居告辞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第44章 武以止暴

    从龙凤居一出来雯霓便拉着两人去了那家乐器店,无意中看见一种折叠式的箫笛,很是特别----它既是箫又是笛子, 拉出来是寻常箫的长度,折起来却只有手掌那么长,更奇特的是,这种箫笛有几个音吹出来竟只有杨皓明和雯霓才听得见,凯蒂和店里的老板伙计都听不见。

    "以前我听说有些频率的手机铃声只有年轻人才能听得见。"雯霓思忖着。

    杨皓明笑道:"我也知道有些频率狗能听见,人却听不见。"

    "你是说你长了只狗耳朵吗?别连累我。我长的是人耳朵。"

    凯蒂说:"这很好啊,你们应该每人买一支,可以用这种声音来交换信息,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得着。"

    两人一听是好主意,于是便一人挑了一支。

    三人逛了一会儿便开车回家了。刚开到街角,突然几辆面包车斜刺里从一个小弄堂穿出来依次停在街对面。车里钻出来许多人,个个手上拿着斧头。雯霓恍然间看见其中一张脸看上去很面熟,也很讨厌----正是在鲁智南婚礼上骚扰自己的那个好色流氓赖皮四;杨皓明则依稀看见抢老太太钱、带人砍他的那个抢匪也在其中。

    车很快开过去了,雯霓却不住地回头张望。

    "怎么了?"凯蒂觉察到她的异样,忙问。

    "是一帮黑社会的人,好象要去砍什么人。"

    "是斧头帮。"杨皓明说,想他刚到香港就被斧头帮的人围攻,幸亏阿宝替他解了围。

    "香港是有黑社会的。很多人要是跟黑社会沾了边,那连美国的签证都拿不到了。"凯蒂的律师本能的确很强。

    "那如果已经有美国护照了,总不至于因此而开除国籍吧。"雯霓笑道。

    "我们都是在美国生的嘛,当然不会了。如果是归化入籍的就难说了。"

    雯霓正色道:"刚才那个人我认得,外号叫什么赖皮四,是个色鬼加无赖。在鲁智南的婚礼上他还找过我的麻烦。"

    凯蒂很是惊讶:"你怎么没跟我说过?"

    雯霓摇了摇头:"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们要知道了会瞎担心嘛。结果给那个叫郑强的黑社会老大摆平了。这个赖皮四好象跟了一个特别厉害的老大,一般人都惹不起呢。他们这会儿也不知道要去砍谁。"

    沉默了片刻,她突然说:"艾瑞克,能不能从前面绕回刚才那条路上去看看?"

    杨皓明答应了一声,在最近的一个路口掉头回去。

    凯蒂有些不安:"你要干吗?黑社会的事情不要管。不管牵扯到谁都不要涉入,惹上了麻烦是一辈子的事情。"

    "姑姑,就看一眼嘛,万一他们要砍的是鲁家的人呢?那我们也见死不救吗?"

    凯蒂语塞,这时车经过一条小街,雯霓看见郑强从一栋房子里走出来,身边跟着几个保镖。他们上了大街,朝刚才赖皮四的人下车的方向走去。

    雯霓心中一凛----难道赖皮四要砍的人是郑强?车子驶过下一条街口,赖皮四那批人已经埋伏在那里了。

    雯霓脱口叫道:"到前面停车,他们要杀郑强!"

    凯蒂却说:"那个郑强不也是个黑社会老大吗? 黑帮火并,我们不能牵扯到这种事里去!"

    "我----"雯霓语塞----凯蒂的话虽然有道理,可不知为什么,要她看着郑强被杀,心中竟是十分不忍。她犹豫了片刻,大声道:"他帮过我,我欠他个人情,就凭这一点我也不能见死不救!他虽然是黑社会的人,可是他跟赖皮四那种无可救药的恶棍还是有区别的。"

    凯蒂一听有些急了:"雯霓,你不能义气用事!你现在这么有名了,他们都认得你。你想暴露自己的武功吗?你想成天被黑社会追杀吗?以后你就别想过清净日子了!"

    "姑姑,我不能为了自己过清净日子而见死不救!"雯霓一脸坚定,"大不了我回美国去过好了。"

    "就为了一个不相干的黑社会老大?"凯蒂转头瞪着她。

    "黑社会老大也是人哪!也许他也有苦衷,也许他也是不得已走错了路----这个世界上又有多少人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呢?如果我不会武功就罢了,可是我有这个能力,又刚好让我看见了,也许是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呢。"

    眼见凯蒂和雯霓争执不下,杨皓明忙插口道:"凯蒂,你不用担心,我有办法既可以救他又不暴露身份。"说话间他把车开进一条小街,停在路边,从后车厢中拿出一个大背包----里面是一套黑色的夜行衣,还有面罩,似乎很是齐全呢。

    他拿出夜行衣,却套在自己身上:"雯霓今天功力损耗太大,不要再动武了。而且他们认识你,就算蒙着面,也很容易被认出来。所以让我去好了,我跟他们没打过交道,风险小一点。"

    他的口气不容置疑,凯蒂也就没再反对。

    "师兄,谢谢你。"雯霓这一声谢带着三分的感动和七分的感激----其实她虽然想救人,但她这一天功力损耗极大,全身十分乏力。

    杨皓明看了她一眼,笑道:"不管怎么样,我觉得见死不救总是不对的。更何况我们习武不是为了制止干戈吗?既然暴力就在眼前发生,我想我们就有责任去制止它。"

    说话间他已经穿戴完毕,从座椅下面拿出一柄剑来:"这是我的梁神剑,虽然不比飞龙剑,却也是把好剑。你们赶紧打电话叫警察,然后开车在附近跟着。"说罢看看四周无人,便下了车,雯霓忙爬到驾驶座上。

    杨皓明跃上附近楼房的二楼,借着露台的一些凸起施展轻功向赖皮四埋伏的地方飞去。

    雯霓开着车跟在附近,一面笑道:"姑姑你看他这么老练的样子,夜行衣和剑随时带在身上----他早就是江湖熟客啦。"

    当杨皓明赶到赖皮四埋伏的街口时,那里已经乱成了一团。无数人挥舞着手中的斧头乱砍,许多人身上都沾满了血迹。郑强浑身是血,状若疯虎,手里拿着一柄斧头拼死抵抗。

    眼见有人向郑强的后背劈去,杨皓明立即拔剑出鞘扑了下来。那人斧头还没来得及碰到郑强便莫明其妙地飞出了手。

    巷中众人只见一个黑衣人跳了下来,手中长剑舞开来,如入无人之境,将众人的武器一一挑飞,再用剑柄打他们的关节穴位,令其脱臼或瘫倒。

    没多久所有有行动能力的人大多手脚关节都被打脱了臼,曾经找过杨皓明麻烦的那个抢匪也在其中,而那个赖皮四却并不在现场。郑强的几个保镖受了重伤;郑强胸背多处被砍伤,眼睛虽强睁着,却已经失去了神彩。

    杨皓明立即拿出针药囊,为伤得最重的人施针止血,也不管他是斧头帮的还是郑强这边的。伤重的竟有好几个,郑强的境况也十分危险。杨皓明紧张地处理着,额上渐渐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不多久突然警笛大作,杨皓明则赶在警察冲进小巷之前的一刻离开了现场。

    一坐上车后座,他便拉下面罩,长长地吁了口气。

    "怎样?"雯霓紧张地问。

    "郑强伤得很重;还有两个估计没救了;另外有几个恐怕下半辈子都要残废了。"

    凯蒂、雯霓:"......"

    "我想,普通人的世界中最惨烈、最紧张也最人道的工作恐怕就是红十字会了。"他擦了擦额上的汗珠,"救人的时候不分彼此,不分国界,不论贫富,甚至不去判断一个人的好坏优劣,放下所有的仇怨和戒心。周围躺满了需要帮助的人,自己的一点点迟疑或疏漏就可能让多一个人失去生命或者一辈子残疾......"

    "艾瑞克----"雯霓捂着嘴叹了一声。

    "其实今天我应该谢谢你。这件事情,让我学到了很多。"

    雯霓的泪珠滚落了下来:"......师兄,谢谢你。"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