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北京奥运 我们可能惨死在北京

2008-07-16 03:30 桌面版 正體 41
    小字

房屋被偷拆  哥被害死  夫被打断肋骨   妻怀孕患重病   流落街头

求救各级党和政府   党和政府不但不问不顾,还派打手往死里打我们  

尊敬的胡锦涛主席:您好!

我是上海市市民项文寅,男,46岁。身份证:310110196205154651。

2004年,上海市人民政府有关主管部门以核发建设绿地的拆迁许可证建高档住宅(见照片,在上海类似这种假绿地起码有600幅以上),供权贵住。

同年9月9日,上海市泰兴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在我和我哥拒绝签字和搬走的情况下,趁我们外出时拆毁了我们家三代人唯一居住的公房(上海市杨浦区长白二村34号4室),并扬言:「想要安置,没有的!」还威胁道:「在区里丶市里都搞得定的,出一万元钱叫人干掉你!」

我家从此就遭遇了一连串的迫害:

2004年9月27日下午,我哥项文龙为动迁之事突然意外死亡。死的那天上午,我哥对我说:前两天,他在路上被人在腿上捅了一刀。而法医却枉断为「猝死」。我哥也是搞房地产开发的,生前任上海市正弘房地产有限公司财务主管,他不仅懂得动迁政策,还深谙上海房地产开发和动迁的黑幕。

05年2月1日,我和我83岁的父亲项中元到区政府反映问题,28日上午8时,我父亲在控江路上被一辆不明身份的轿车从身後撞倒昏死过去,虽经抢救脱险,但落下腿骨挫裂等後遗症。

同年春夏,我也在控江路和水丰路上被车撞过两次。

06年9月28日上午我和父亲丶妻子杜青艳到国务院信访办反映问题被以韩正为市长的上海市政府派来的公安丶干部及其聘用的打手拦截,他们拍打我老父的头,我只轻轻说了一句:「不要拍我爸的头。」他们一夥人就围打我,把我打在地上,猛踢乱踩,打断了我一根肋骨,满头起包,身上多处乌青,至今还有严重内伤(有证人丶证词丶病历卡,已构成伤害罪,够刑事处罚,但公安部门不肯出具验伤单)。

2月24日上午,在北京南站,以韩正为市长的上海市政府又派人把我暴打一顿。

我和妻子都有伤病,妻子现已怀孕(因还身患重病不能打胎,否则有生命危险),还带着十一岁的孩子,无住房,无生活来源,已从上海流落到北京街头已两年多了,靠乞讨维生。

我们已向区丶市丶中央各级政府丶纪检等部门反映三年多了,至今无一个部门受理,万般无奈才冒昧向您求救!并请求中央查处上海市政府在房地产开发中违法和行凶行为,还我哥生命,还我家住房权!

类似我家的悲惨遭遇,在上海有成千上万家!

此致

敬意!

  求救人:项文寅 身份证号:310110196205154651
  杜青艳 身份证号:232302197407263861
联系电话: 13248392379[现已无钱充值通话,如要与我们通话请给充值(上海地区)是谢!]


2008年7月15日於北京

来源:来稿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