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上海访民要上厕所?先挨揍!

哪条法律剥夺上海公民上厕所的权利?

2008-06-18 03:36 作者:马亚莲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2008年6月2日,多年上访无结果的上海访民奚国珍、张英再到国家信访局、人大来访接待室走访,因国家信访局电脑出故障,未能登记;6月3日,二人又到国家信访局来访室登记,又因排队人多未能轮上。下午二人到大栅栏附近,借宿久兴旅馆,想第二天再去国办来访接待室排队登记。但晚上22:30时从饭店吃饭回旅馆途中,被上海驻京办截访人员抓住(其中有上海市政府信访接待员215、徐汇公安分局警察李国强,另一些人是上海黄浦公安分局二支队人员、市政府信访办雇佣的保安,他们全都身着便衣),并称已知道她们住在哪个旅馆。带她俩去旅馆拿包。收拾物品时,奚国珍和张英发现所带材料已都被抄走了。

当晚,二人被押到位于北京南站的永定门接济站,同时被关的还有七十余位也在各旅馆被抓住的上海访民。

此专供进京访民临时居住、且凭中央各信访口介绍信才能入住的地方,早已变成专临时关押全国各地上访者的临时看守所,在这个临时看守所内,全国各地、尤其是上海政府派出的截访者,可以肆无忌惮地任意打、骂、虐待访民,可以让访民饿得头晕眼花胃出血、尿屎憋得出毛病。有些人实在撑不住,苦苦哀求后,多数人换来的却是一顿暴打,尿屎拉在身上,还便出血。这里虽然有长驻二办信访局的公安看管,但他们全然"闭"眼听任此严重恐怖的法西斯行为频频发生,只要不当时就出人命即可。

近二年来,上海访民已有几十人在此遭受严重殴打和虐待,有些人留下后遗症。如2007年8月16日,上海十六人因在联合国驻地附近逗留而单独轮番遭到暴虐,鼻青眼肿、浑身是伤,有几人至今头疼,其中就有本文提到的张英;又如上海郑培培多次在此被打得面目全非;......等等、等等。然而他们全都状无处告、理无处诉。

被关进接济站后,又如同以往先抄包、收走手机,稍有不从者,立遭劈头盖脸的殴打,比如:访民张雪英,被打的颈椎损伤,鼻青脸肿;又比如,此次"六四"期间,上海近二百访民被从北京截回,姚一平因为拒绝交出手机,即被猛揍,致头晕、脸肿;而六十三岁的秦裕泰,因要刷牙而被打;......。

6月3日下午16:00时左右,截访暴徒将手机还给访民,之后全部押上面包车开往北京火车站。16:30时在火车站右侧停车场令访民全部站立挤挨在一起,直到18:00时左右列队上T103次火车,奚国珍和张英等共四十多位访民被安排在餐厅。

上火车后,已有多位憋急的访民提出要上厕所,但只放了二个人后即不再准许,称火车未开不能上厕所,让大家全都憋着,然而,此时离开车还有2个小时,已憋得胀疼的奚国珍再次提出要上厕所,一个年约25岁、1米70左右、身体壮实的男青年要奚国珍跟他走,同车访民沈永梅见状,凭经验知道奚要被打,立即轻声阻止,但奚已实在憋不住,还是跟着去。

同车也想上厕所的访民张英见状,立即大声指责:"上厕所也犯法吗?就是杀人犯也允许上厕所,......。"被另几个看管人员截在餐厅。

男青年将奚国珍带到火车厨房间后,用手指着奚的鼻子吼道:"侬还要小便吗?"奚答要,他即对着奚左右开弓抽了三个耳光,还用拳头击打奚的太阳穴,奚国珍顿时眼冒金星,耳鸣头痛,当时围着奚国珍的还有5个截访者,与动手的男青年一样,都是上海市政府信访办保安,奚国珍怎有自卫的能力?

访民沈永梅冒险进入厨房,对打手说"她不撒尿了"便与另一个保安将奚国珍劝拉回餐厅后,打手对保安小头目倪建国指着奚国珍和张英说:"就是她们二个",倪建国即对准张英就是几耳光,还用拳头砸她的头,边打边骂:"就是因为你,我被人戳了一刀"(倪建国因截访时凶狠残暴,曾与北京旅馆老板发生冲突,双方动手时手被刮伤,之后他向上海市政府谎报是上海访民戳伤,但此事与张英没有任何关系。),莫明其妙的张英被打得连声音都发不出,倪建国转身又对着奚国珍抽了一耳光,说道"胖子,我对你算是客气的了"见已无力气的奚国珍瞪视他,倪转身又抽了张英几个耳光,沈永梅再次冒险在旁用好话劝、挡才住手。

这时,一直目睹倪建国施暴的火车乘警才对奚国珍、张英说:"想小便就跟我来",挨打后的奚国珍,上厕所时,因憋得时间太长,下腹疼痛。

奚国珍和张英被打后,至今脑袋晕、疼,奚耳膜充血、小腹隐疼(憋尿造成的)。

2008年6月5日上午9:30时左右到达上海火车站后,受伤疼折磨的奚国珍和张英被警察强行抬下火车,与其它访民一起被送到上海市府设在府村路的访民关押站(原收容遣送站),奚、张即向市府信访办接待处处长216控告,要求验伤看病,但216却叫来大批警察,将她俩扔到草地上。40分钟后,奚被所属湖南派出所警察接回,在奚的强烈要求下,才陪她看病;张英则被关到晚上才放出。

奚国珍、张英的经历,现在上海访民中屡见不鲜,甚至他们的遭遇还属于轻微的,上海被打得吐血、骨折、缝针、死亡的访民,已达几十人之多,比如程志英,只因指责他们动手打人,即被打得大吐血,然而却无投告无门。

唏嘘!我不知从古至今,有哪条法令规定过,公民上厕所须得他人批准,否则就是憋出病、尿湿裤档也必须忍着?我只知、也亲身经历过上海提篮桥监狱医院,犯人上厕所须得批准和规定了专门时间,否则也会召致上海访民上述的经历。但我却知这种严重侵犯人权的规定是违背监狱看管规定的,是与联合国的相关规章相悖离的,是遭到世人谴责的,故上海当局从未承认过;我更清楚的看到、听到的是比监狱更厉、更甚,有过之无不及的兽行。而这种种倒行逆施却正在北京首都、在标榜"文明、法治"的中国公然的实施着。

汶川地震天祸给四川人民带来大灾难;但各贪恶官员、腐败体制制造的人祸,给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怨孽、造成的种种长期恶果又何尝低于天灾?天祸让国家领导人、全国人民共同关注、团结一致齐援救;但人祸却仍能在人们、在最高当局的眼皮下张牙舞爪、嚣张地横行着,这幅中国社会特有的"风景"图何时才能真正落幕?

激愤之余,我更为哀伤的是,事实上也正是因为守法、懦弱公民本身事不关已的冷漠、软弱、奴性、听天由命等才导致了当前欺压民众、贪污腐败事例的比比皆是,才使拳、权并用压制民意的事件屡屡发生、盛行。如果所有的人都不再害怕、不再忍气吞声,不再只是用惊叫抗议声援助,而是敢于站出来共同指责、抵制,那末倪建国之流就决不会再有作威施暴的市场。

愿上天有眼!愿民众觉醒!愿智勇者倍增!更祈愿正义长伴!

马亚莲 2008年6日15日

附:

*一、奚国珍情况简介*;

奚国珍情况简介

奚国珍,女,1954年1月14日出生,原住上海市中心地段常熟路176、178号(近淮海路),协助其夫朱建中经营时装加工铺,自力更生,生活富足,一家三口安稳度日。然1996年10月17日却因政府、开发商非法拆迁(实为联手抢劫)和暴虐的法西斯行为,致她户倾刻间家毁人亡。其夫朱建中因举报政府的强盗行径、抗议违法拆迁,于强迁当日,被徐汇区城开公司动迁基地组长杨孙勤带领的动迁流氓暴殴,后称其夫纵火而亡,但却无火灾原因认定书、财产损失核定书、火灾现场勘查书、非正常死亡法医尸检报告、......等合法证据证实,只交给奚国珍一个不知是否其夫的骨灰盒,奚连丈夫的遗尸都未见到。事发当天,目睹其夫被群殴逼进房间的奚国珍和她的九岁小儿被非法拘禁于全封闭、无通道的银光旅馆内长达八个月,期间奚国珍的父母都无法见到她,后在伤心欲绝、六神无主的奚国珍无奈答应政府的所谓"解决"方案后,才被放出。其时,其母已因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周夜寻女而气急病亡。

【由于政府的纵容,致杨孙勤欲加无所顾忌,于2005年再次策划、指挥纵火,活活烧死麦琪里基地的二位老人。在社会各界强烈抗议、监督下才被判死刑、但却缓期二年执行】

然而,奚被放出后,区府却拒不落实本就对奚不公正、因奚迫于无奈只好忍气答应的"住房解决"方案,对外则谎称问题已解决。从此奚国珍走上了充满血泪、荆棘的上访之路。

期间,迫于生计的奚曾一度要求落实"住房解决"方案,并公布其夫死亡的真正原因认定书,或者出示系所谓"纵火"而亡的上述证据,但都被拒绝或者不理。奚为此多次上访国家信访局、公安部、最高法院、全国人大、检察院、......等等,但都如同所有访民一样的结局,无任何回复。现奚在查证、掌握了大量原拆基地系无许可证等非法拆迁证据后,要求原拆原还(现拆迁地已造好商品房,据广告称:是上海精品地段、精品门牌)、追究致其夫死亡的凶手,追究政府不法官员的责任,但却二次被刑事拘留,几百次非法软禁。

因到北京上访,2002年5月14日~5月31日,奚被刑事拘留转行政拘留;2004年8月20日~9月20日,奚又被刑事拘留转取保候审一年(无奚国珍的签字,该取保候审无任何法律效。)。

2005年8月,公安部承诺各地公安"开门大接访",奚与所有访民一样信以为真,认为是到了真正解决问题的时候了,然却再次失望乃至绝望。

2005年8月20日受上海市公安副局长程九龙接待后,根本无先前承诺过的答复书,且讨要至今未果,奚与众多相同遭遇的访民再次醒悟:此掷地有声的所谓亲民、体民之言,根本就是愚民、骗民的秀词,是再次玩民的大骗局。

2006年7月3日下午,奚国珍到建设部信访窗口排队领上访表,被配合上海市府截访的25岁左右年轻便衣特警反拗双手,在奚国珍抗议并指责他们休想用武力达到让她"配合"截访的目的时,他凶神恶煞地叫嚣道"你娘X,是不是要校校路子",并愈进一步殴打,在众多访民的劝求下,才避免了这场在国家建设部眼皮下、大庭广众中公然的殴打。但被押到北京火车站后,又因奚国珍再次提出去旅馆取出随身物品时,被截访暴徒声厉训斥,并一掌接一掌的推打致臂膀青紫。而逞凶的打手,恰恰正是此次殴打她的凶手。

这次为上厕所被殴,已是奚国珍的第二次被打。

马亚莲 2008年6月15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