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令人震撼的堕落:四川省委党校惊现救灾帐篷

2008-05-25 02:32 作者:无名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四川汶川8级大地震每天都在牵动亿万国人的心,每天晚上回家打开电视,首先进入耳内的声音是关于前方救灾的滚动新闻报道和评论,所有的电视媒体都是作为重点节目,特别是四川电视台,有大量翔实的现场报道,很具新闻性、时效性,央视的风格也由开始"高层动态"似的报道路线改为大量现场报道,开始发挥其点多、人员多、面广的优势,许多揪心、感人的镜头,令国人震撼。这几天,随着以抢救生命为核心的第一阶段的延伸,以安置为核心的第二阶段的开始,大量的灾区物资需求在凸显。

  5月21日,看到白岩松主持的报道加访谈,好像是一位民政部的官员做嘉宾,主持人问现在灾区"最需要"的是什么,那嘉宾语气很重的说"帐篷!",嘉宾介绍,原先他们在北京估计,有10万、20万顶帐篷就基本够用了,但到灾区一看,发现这个数字被大大地低估了,一再追加计划,现在最起码也要一二百万顶帐篷才够用。中央电视台报道,外交部向国际发出呼吁,支援帐篷多多宜善。刚才看到新闻联播,胡锦涛总书记到帐篷生产厂视察,给工人鼓劲,可见中央对帐篷奇缺的重视到了什么程度。

  帐篷的奇缺,是因为据目前的统计,有数百万灾民无家可归,缺乏起码的生活条件。但是,就是在这样的态势下,一条新闻引人注目。据《人民网地方频道》援引《新快报》的报道"成都多个小区内出现救灾专用帐篷引发质疑",还配了图片:

  【在成都市区内万科城市花园、万年场沙河公园、小关庙石马巷一个菜市场门口的一个坝头、上河城附近、锦官新城西区会所、四川省委党校、成都航空仪表公司社区操场等近15个地方均出现了印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监制"的救灾专用帐篷,甚至还出现了印有"科威特红新月"标志的帐篷。而从部分贴图中可以看到,帐篷均安置在一些高楼林立、绿化环境较好的小区或公园,有的帐篷旁边还停有小轿车。...在万科城市花园里,在大家要求拆除救灾帐篷的过程中,一名身穿黑白T恤,并印有"SEXY"字样的女子竟然叫嚣着"我可以捐100万给灾区,你们能捐好多嘛"阻止拆除,该女子随后还把帐篷翻了个面继续搭建。...市民应该是无法买到救灾用的正规帐篷,更别说印有"科威特红新月"标志的帐篷,但旅行携带的帐篷或许可以买到。而根据"国际在线"的报道,伊朗红新月会向中国地震灾区捐赠物资首批500顶帐篷当地时间19日晚运往中国。】

  令人如同感觉到了又一次余震的撼动一样,此条新闻无异又带来一次震撼,数百万灾民顷刻间家毁人亡,在烈日下,在凄风苦雨中度日的镜头,仿佛就发生在昨天,数万人挤在绵阳市体育馆内,现在还在延续,一个小小的帐篷内要住两家甚至多家人。这些从肉体到心灵已经受到巨大创伤的人,需要全社会、全国各地的关爱和支持,他们目前最起码的要求,是有一顶可以栖身的帐篷,在极度稀缺的背景下,每一顶帐篷的分发,对灾民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可是,居然有一些堪称"精英"、"上层"的人士,却要来挤占灾民这一点小小的空间,无耻透顶。

  这件事情看来并非空穴来风,因为那些帐篷上面喷有"救灾帐篷"的字样,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喷有"红新月会"--阿拉伯国家类似于红十字会的卫生组织的标识的帐篷的出现,这样的帐篷,在市面上不可能流行,旅行家们也不可能配备这样的帐篷出游。来源只有一个,就是救灾物资的分配。但是,这样的必须送往灾区第一线的极为短缺的物资,为何会出现在"高尚住宅区"、"部门大院"内呢。

  其一,从帐篷出现的区域看,要么是财富精英云集的地方,要么是社会精英群居的地方,也只有这些富豪贤达,才有过硬的路子,弄到这样极为紧缺的东西,可见他们的活动能力和对社会资源的抢夺能力。

  
其二,这些住在"高尚小区"的有路子的人们,要一个帐篷的目的,无非是要为自己已经很高的保险系数,就是豪宅大院再来一重保险,却罔顾正在苦等帐篷救助的灾民的急需。

  其三,这些需要严格按照发放程序发到灾区的特别紧缺的物资,怎么会到了这些"社会上层人士"的手中,其中有什么不得见人的交易。

  当然,就某些"先富"的心态来说,一切社会行为都是买卖,都是一种商业行为,要讲回报的,比如,那位叫嚣着"我可以捐100万给灾区,你们能捐好多嘛"的富婆,在她看来,捐了100万,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何况一顶只值千元的帐篷。这是"市场人"、"经济人"的惯性表达。

  富婆可以这样想,但"四川省委党校"却令人特别震撼的,因为这几个字太刺眼了,完整地说,叫做"中共四川省委党校",党校是什么地方,是培养党员中高级干部、骨干的学校,中国共产党的核心价值观"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在这些帐篷面前荡然无存。草民相信,党校的普通教师、勤杂职工,是无缘弄到这些紧缺抗震物资的,必定是一些平日呼风唤雨的贤达人等,才有如此路子。人们要问的是,培养党员干部的地方怎么了?这明显是一种堕落,一种有悖于社会主义基本原则,有悖于社会基本道德的堕落。

  但是,草民回头一想,这种事情的发生,并非偶然,党校也存在与社会大环境中,富婆的思维模式,也许就是党校中一些"高级知识分子"、"教授"、"理论家"的同道。不信,就看看名声显赫的中央党校办的《学习时报》上面的东西,连篇累牍、经年累月地宣扬自由主义市场经济体系理论,开口西方"普世"、闭口西方"普世",就是不谈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四项基本原则",宣传全面私有化比谁都积极。基本可以说,《学习时报》的有些宏论,与茅于轼的"牺牲自己造福别人是愚蠢的想法"(《南方都市报》)的高论别无二致,如此的话语氛围下,还有什么"大公无私"、"助人为乐"、"无私奉献"的思想境界的立足之地。

  草民知道一位富贾,喜欢周旋于政商两界之间,一日,此君提着一部手提电脑,大骇,进步神速,告之,已经"博士毕业",哪里的"博士"呢,中央党校"老板班",学费若干万元,这个老板班在各省好像还有分校之类。所以,在救灾物资这个层面,党校出现与富婆一样的占用灾民紧缺帐篷的情况,就"恰逢其时"了,一个是财富精英,一个是这是精英了么。

  但是,草民还是对四川省委党校中出现救灾帐篷感到震撼,因为有些人已经到了利令智昏,毫无廉耻的地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