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纪实小说连载】梦游 (第六章)(图)

2008-05-10 20:36 作者:陈锦奎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六四 赵紫阳 5
阿敏怎么样了?她知道我被关起来了吗?她会怎么想?还会理我吗?我是个坐过牢的人了。唉!再给我一个机会,阿敏,我一定会一辈子都善待你的!唉......

金帛想着,叹着气,流着泪。不知不觉天已泛白了。光头阿二起来上厕所,金帛直愣愣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阿二吓了一跳"你有毛病啊?"嘟囔着又钻回了被窝。

"起床喽"声音由远而近。小劳动挨个在每个监房前喊着。

金帛第一个钻出被窝,把枕在头下的衣裤穿好。别人都没好,他只能蹲在原地。阿二也穿好衣服,但他坐在那儿,伸着懒腰。"105,放水,准备刷牙的东西。"他冲着105喊。

等小组长,阿二,朝天眼他们几个洗漱完了,其余的人才开始拢上前洗开了。阿二吆喝着:"105,迭被子!"其实,除了小组长的被子还散着,别人的都各自迭好,一条一条地堆在墙角。105迭好组长的被子,放在最上面,最后用毯子包在那堆垛子外边。

"别坐着呀"105忙完了,看见别人坐下了,他也坐了回去。可阿二又吼开了:"去水斗,拿一条毛巾过来,擦地板。"
"这样"阿二把毛巾摊在地板上,双手压住,蹶起屁股在地板上推了一段,示范给105看"一排一排擦,到头再返回来。"
等105擦完两遍时,已累得气喘嘘嘘了,头上的汗珠直往下掉。

大家都坐着,手里拿着塑料小勺等吃饭。金帛悄声问边上的99号:"每天几点起床?""六点半"。

吱,吱,吱。走廊里响起了脚步声和轮子的吱扭声。小劳动把饭车推到栅栏前,"你们几份?""十份。"小组长用一块旧毛巾垫在地板上,把小劳动送进来的饭盒挨个在毛巾上蹭一下底。然后使劲儿往后一推,嘴里喊着:105的,104的......99的......

铝质饭盒里装的是一块蒸出来的干饭,大概有饭盒的三分之一厚薄。上面散着几根榨菜丝。那榨菜根本没洗,满是粘着的辣椒粉,把饭也弄红了一片。

监房里一片咀嚼声和叭嗒叭嗒的咂嘴声。别人都在埋头吃那块干饭。金帛吃不下,太干了。他只用勺舀了一点放在嘴里嚼。好容易咽下这口,刚舀起第二勺放进嘴里,阿二已经丢下空盒站起来去洗饭勺了。他怎么这么快就吃完了?金帛正在纳闷,那头909,73他们都已经陆陆续续放下饭盒去洗勺子了。"你怎么没吃呀?"99问金帛。"太干,我吃不进。""你以为是在家里?给你弄碗豆浆,弄两根油条好吧?这是官司单位!格子饭!"阿二甩着手上的水边走边说。他一把夺下105手中的饭盒,"去,洗格子。"那格子里还有半格饭。105看着阿二,极不情愿又无可奈何,收拾起各人的饭盒,去洗了。"这多的饭怎么办?"105问。"全倒到泵浦(马桶〕里。剩下,让管教看见谁剩的,下顿准没了。"

饭盒整齐地摆在栅栏外。小劳动嘴里嚼着,收拾起来装进小车推走。105又被阿二吆喝着在擦地板。

"你们怎么吃得那么快呀?"金帛估计,从饭盒送进来到每个人手里,到吃完,洗好送出去最多不超过五分钟。

"你也会这么快的。"朝天眼说。

小劳动又来了,他在栅栏前放下一桶冒着热气的水。

"早茶来了。"阿二第一个拿出杯子说。他把杯子伸出栅栏在桶里舀了一杯,又缩回来,嚷着:"拿杯子来"。各人把自己的杯子一溜儿地排在他的右边。阿二舀回一杯就往边上杯里倒一杯。直到所有的杯子都满了。"拿脸盆来。还有热水,擦个热水脸舒服点儿。"说着把外边的桶倾过一点,继续舀,直到实在舀不出来。

房里,每个人都窝在自己的那块地方,边上放着杯水。小组长来回踱着步子,说:"一会儿学习。阿二,别再惹事了,象昨天那四个小时的铐子吃得没名堂。今天星期四了,小组长要开会的,又有烟抽喽!"他伸着懒腰,最后几个字都变声了。"

哎,一会儿书来了,把我那本《中华文明》给我留下,看了一半,挺有味道的。"他向阿二吩咐。

果然,门响了。小组长乐颠颠地出去开会。

栅栏外,小劳动捧来一摞书。又是阿二第一个迎上前,把小劳动递进来的数书先翻了个遍,挑出一本,坐了回去。其余人也一人一本翻看起来。金帛分到一本《锦绣中华》。书很旧,几乎就快烂了。每页纸都没角,全磨了。书里介绍的是中国各大风景名胜和旅游景点。"哎,有没有法律的书呀?"金帛嘀咕着问。"这里多的就是法律书,你跟他们问问,肯定有的。

"77说。"我这本是《刑法》你看吗?"909在对面扬着手里的书说"你那本是什么,跟你换。"

金帛拿过那本《刑法》迫不及待地翻阅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响了。55回来了。一个不认识的管教站在门口问:"谁是104?104,出来!""你,104,叫你呢。"见金帛还楞着,边上的99捅了他一下。金帛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就是104。

"蹲下,双手抱头!"那管教吼道。等他锁上门,又从腰里摘下铐子,给金帛上上。

金帛被带进昨天晚上刚进来时呆的那间办公室。里面坐着七、八个穿制服的管教,正抽着烟喝着茶。最里面的那个看了看金帛:"104,这里来。坐这儿。"

那个管教一口山东腔。金帛坐在墙角那个他指的小凳上。那凳很矮,与其说是坐着,还不如说是蹲着。

"我姓李,是这里的指导员。你昨天进来的?"金帛点点头看着他,坐在上面的李管教头发花白,一脸长者的面相。"什么事进来的?""他们向我了解我们班长的事,我不知道,他们就把我送到这里来了。""你们班长什么事呢?"李管教摆弄着手里的铅笔。"我也不知道。""你的登记卡我看了,你还是个学生,要珍惜学习的机会呀。今年几年级?""大二。""知道吗?要珍惜学习的机会。既然我们找你,你不可能一点事也没有的。你年纪还小......"金帛有点烦了,老是用这个来诱迫我,真可笑。他粗声粗气地叫了起来:"我真的什么也没干,薛潮干什么也不可能对我讲,你们怎么就......""什么?薛什么?"李管教像是发现了什么珠宝一样,眼睛一亮。"薛潮,我们班长。"李管教用铅笔在纸上飞快地记录着。金帛冷冷地看着他,心里想,真是无知,以为我是什么?小孩?

金帛被带回监房,换105出去。"谈得怎么样?"朝天眼凑过来。"又问我案情。""这叫入监谈心,知道吗。每个新进来的人第一天都要谈。看看能捞到些什么油水。你说什么了?""我什么也不知道。"金帛好象还在生气。

105一会儿也回来了。隔壁的门又响了。"106,出来。""是!"金帛听见一声"是"怔了一下。这声音怎么这么熟呀!难道是班长?金帛三两下蹿到铁门窗口上往外看。"你疯了?!管教还没走,会给你吃铐子,关禁闭的。" 小组长急促地说。金帛怎么使劲儿也看不见隔壁走出去的那个人。他失望地回到位置上,心不在焉地翻著书,耳朵却在听着外边的动静。终于门外走廊里又响起了脚步声。他又扑到门边。可他还是什么也没看见。他情急之中大喊道:"组长,我要上厕所!有手纸吗......"哐啷,隔壁的门又关上了。金帛又窜到栅栏边,双手使劲地捶着墙,"106,106,你......"朝天眼一把把他拽了回去。"管教还没走远。你有病呀!‘打电话'要受罚的。已经在吃官司了,别再套着小官司吃了!......"金帛无可奈何地坐了回去。小组长舒了口气,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一会儿,朝天眼又凑了过来,低声说:"你悄悄的,别让人知道。去求小组长,下星期开会的时候去问一声隔壁13号间的组长,106是不是你要找的人。别性急。""还要等一个星期?""等吧,不能急的。""组长。"金帛叫了一声,小组长抬起头。朝天眼又一把扯住他,"什么事?"小组长在问。"没,没事。""没事别惹事儿!"小组长说完又低头看他的书了。"你脑子坏的?"朝天眼继续给金帛上课:"这么多的人,你一讲,他想问也不敢问了。他本来胆子就小。"金帛十分感激地看着朝天眼:"谢谢你,我不懂的事情太多了。""多看,少讲话,这是在官司单位生存的一条原则。""是、是。"金帛忽然对朝天眼发生了极大的兴趣,问道:"朝天眼,你是什么事情进来的?"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