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的眼睛怎么湿了(组图)

2008-05-08 02:00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2008年5月6日上午11点左右,我穿越省政大院时,发现办公厅铁栅门内守着一排绿装武警,铁栅门外站着一大群人,人群中有骚动,还夹杂着妇女的哭叫声和男人的吼叫声。走进一看,是一群上访的人,还有很多黑衣警察和一些工作人员。

走近骚动处,只见一群男女警察在强拉几个农村老年妇女,老年妇女哭叫着,挣扎着,但还是在警察的吼叫下,被强扭着拖走,洒下一路哀鸣。接着,又有一群女工作人员欲拉一名30多岁穿红衣服的农村女子。农村红衣女子一边挣扎,一边叫道:"我就在这里!拉我干什么?拉我干什么?"拉扯一阵后,这群女工作人员火了,蜂拥而上,抱住红衣女子就是一阵劈打和叫骂。看红衣女子还拼力挣扎,一群黑衣警察"呼"地扑上去,有抓头发的、有反绑手的、有按压的,将红衣女子牢牢擒在地上,仿佛擒拿住了一个重刑逃犯。

访民

访民

瞬间,我脑海里浮现了湖北天门魏文华事件;瞬间,一阵恐惧袭上我的心头。在黑衣警察牢牢控制下,当"重刑逃犯"缓缓抬起头,从她那纷乱的长发中露出悲愤而又无助的面容时,我震颤了!我拿着手机的手,不敢拍下这恐惧的一幕,我怕成为另一个魏文华。

访民

黑衣警察们擒着"重刑逃犯",跟在拖拉老年妇女行列的后面,依次进入省府大门外一个院子里。我跟随着人群来到院子门口,只见里面已站满了人,有一群上访的人,更有许多黑衣警察。院子里哭声、叫声、吼声连成一片,原来这是省上访处。几名进出的警察口中嚷道:"这些人太不听打招呼,太凶了!"

访民

为搞清是什么事由,我原路返回铁栅门,路上停着一排写有警察字样的车辆,三、五成群的警察沿路布控。走到铁栅门外,还有一群上访的人静静地坐在地上,周围依然围着黑衣警察。上访的人手上都拿着一张诉状,状上写着"XX烟厂征用土地未安置"、"我们要生存"、"我们不当乞丐"等字样。其中一名中年妇女不停地说道:"不答复我们就呆在这里!就算武警拿冲锋枪对着胸口,我们也要呆在这里!"

访民

我默默地站了一会,怅然离开,脑海里不停地闪现着"重刑逃犯"那悲愤而又无助的面容,耳边回响着老年妇女的哀鸣,一阵阵酸楚涌上来,我的眼睛怎么湿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