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朝鲜保卫员:“女人胆敢穿着裤子来投票!”

2007-12-27 15:2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此次大选是身为脱北者的我在大韩民国第一次参加的选举。确切地说应该是生来第一次参加的自由选举。在朝鲜时是决计无法想象的自由,但同时也因为太过自由而略显混乱的选举过程,我这次也算是轻身经历了。并且在19日我也在选票上有力地烙了印。

当我把自己的选票放入票箱时看到上面的文字突然感觉到鼻子酸酸的。上面写着"投票的您是美丽的"。

估计这里的人也应该有所耳闻。朝鲜的选举不过是形式上通过党早已指定的候选人而已。选举也就是查出社会不满势力和通过指定选入人名单加强居民监控的工具。

我在2003年8月参加过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大议员选举(类似于韩国的国会议员选举)。那是17岁的我第一次参加的选举。朝鲜将17岁视为成人的标准,17岁后就赋予选举权。朝鲜的法律上规定"17岁以上的公民拥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朝鲜事实上的最高权力国防委员长(金正日担任)选举是间接投票方式。因为是由最高人民会议大议员们的选出,居民们是无法参与其中的。普通居民们能够参与的选举只有最高人民会议大议员选举和地方大议员选举。

居民们投票的选举也被规定只能向国家所指定的候选人投票。候选人竞争是"天方夜谭",也没有提出竞选公约。

同时在韩国参加选举与否也属于个人的自由,但是在朝鲜并不这样。没有特殊的理由不参加选举就会被定罪为反动,要接受国家安全部的调查,被关进政治犯收容所。

参加了选举,你也不能像候选人表达反对意见。形式上是可以反对的,但是一旦投了反对票,绝对会被直接关入政治犯收容所。因为要无条件参加,还必须投赞成票,所以没有人会关心选举。

我同样对候选人毫无兴趣。只是觉得自己也成人了,所以有些自豪而已。

因为是第一次参加选举,所以好奇心也很重。我唯一的好奇对象就是"选举到底是什么样子?"说是从早晨7点开始选,我一大早就赶到了设在惠章幼儿园(两江道惠山市惠章洞)的投票所。

投票所从一大早就已经门庭若市。因为反正是无条件必须参加的选举,所以人们都心想好好地休息一天。

投票所院里人满为患。女盟员们还表演者连准备已久的舞蹈。早晨开始就酩酊大醉的几个人红扑扑的脸高喊着"投票好啊!"不清楚他们是在嘲笑选举,还是因为能够好好地休上一天的假而感到高兴。

我夹在人群中进入到投票所内部长长的走廊之中。里面因为人太多,几乎让我喘不上来气。走廊里没有灯,黑乎乎的,还人挤人,到处都有人被挤得发出了悲鸣,简直是人间地狱。

因为投票需要一定的程序,所以需要一些时间。没过多久因为人满把投票所的大门给关上了。

也并非谁先来投票就能得着什么好处。只是因为想尽快投完票回家休息,所以人们纷纷向前挤,才造成这混乱一片。

人群中还有一个年轻人冲着被人挤倒的老人发火说"你一大把年纪凑什么热闹!"双手举到头顶的小孩子在大人身上没命地哭叫,可是没人会担心孩子的安全,只有人谩骂说为什么要把孩子带到投票所。

这里男女老幼没有区别。我现在还清楚地记着那时人挤人,大呼小叫的混乱景象。我在心里祈祷我的爸妈可千万要晚一点来投票才行啊。因为我不想让爸妈在这人间地狱里饱受煎熬。幸亏那天爸妈因为有事情,下午才去了投票所。

在走廊里忍受40多分钟煎熬后我才得以进入到投票所里面。先要对金日成、金正日的肖像敬礼,尔后拿出公民证(居民身份证)获取选票。说是秘密投票,在众目睽睽之下投反对票,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我把选票投入票箱后就回家了。

在投票所的院子里有值勤的保卫员和党干部们。他们在严厉地训斥着前来投票时没有佩戴金日成胸章的人或穿着裤子(要穿传统民族裙子)来投票的女人们,把这些人撵回家。保卫员们大声训斥着穿着裤子来投票的女人们说"女人胆敢穿着裤子来投票!"

我这次用我自己的手给自己喜欢的候选人投了一票,感觉真的成了一个自由人。同时内心深处为那些无法享受这种自由的朝鲜兄弟们感到心痛。那里所有有钱有势的人物们也同样享受不到选举的自由。可见在朝鲜自由的人只有金正日一人的说法也真不为过。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