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生活饮水遭患乙肝恶邻投粪便,寝食难安!

2007-10-24 18:16 作者:方晓报道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陈国生在自家门前

茫茫维权路,何处是尽头?陈国生在自家门前茫然(陈国生提供)

黑龙江省双鸭山市残疾维权者陈国生表示,因恶邻王义波在供水管道暗设机关,偷排粪便掺进他家生活用水,使他和全家的生活陷入灾难。由于加害者是当地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之弟,故各方纵容包庇并为其开脱罪责。陈多次上访反被政府定行为无理访。无奈他将所有证据公布在互联网上,又立即遭到公安机关训诫:不要在互联网上发表不实之词。


陈被当地政府和公安从9月开始全天侯监视居住,临近中共17大他受到严密监控,目前他与外界的通讯被切断。
饮用水中遭乙肝病患者恶邻投秽污

据陈国生反映,他自幼患小儿麻痹,落下终身残疾,行走靠双拐支撑。他家居住的地方是一片棚户区的邻街营业房,他和邻居的住房夹在王义波和王义波连襟的房子中间,以前邻里关系相安无事。2005年11月,因为另一邻居建房施工,包括陈家在内的同一排几户人家生活供水管线被切断,无奈陈花200元在前面邻居家利用原始管道接通了水源,引起王义波及其连襟家不满。

陈表示,王义波本来就是有劣迹之人,他依仗其兄王义军陈岭东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的权力,以极其龌龊的伎俩加害陈家。05年11月16日,陈发现自来水管道中放出大量臭气熏天的脏水,当时就向宝山派出所副所长韩金明作了报告。此后的近一个月里水管中多次放出大量脏水,为保留证据,他找邻居到场帮忙拍照、录像并保留了大量的脏水样品。

“到了05年12月15日,管道放不出水,连脏水也放不出来了,我去前面几家查看,来到王义波家,发现是他在我家管道上安装了阀门和水龙头,我们终于明白了自己家为什么经常“停水”,为什么一直吃的是污秽的“水”了!我们一直在吃着人的粪便!据我们所知,排放粪便进他家水管的王家人均患有可传染的乙肝等病种!”

化验氨氮严重超标102倍

陈:“因此我们发生了口角,争吵时王义波说阀门和水龙头是其连襟等让他安的,他们之间签了协议书的。当天我就报了案,12月17、18两天又去派出所。”

2006年1月16日,陈国生再到当地宝山派出所报案。通过防疫部门提取陈国生家水样化验,结果证明:陈家“自来水”确实不正常,氨氮严重超标102倍;这个含量如果被人不谨慎食用,必将造成健康甚至生命的危险。所以,施害人的行为已经构成刑事犯罪。

加害者有后台 派出所不予立案

陈国生披露,06年1月19日晚7时许,案发两个月后,派出所象征性地把王义波传讯到宝山派出所,王猖狂至极,扬言要派出所全体回避,当晚10点左右,岭东检察院反贪局的副局长王义军带人及时赶到宝山派出所,警方笔录没做完就草草了事。王义波被其检察官哥哥轻易地带走了。

2006年在陈国生多次追讨说法的一个月后,2月16日,派出所向陈下达了《不予立案通知书》,案子从此便不了了之。

十个月后取证 阻止受害人见证 区政府定性属无理访

陈披露,此事经过大陆媒体披露后,宝山区委区政府组成了由时任区长温跃峰(现任区委书记)任组长,政府有关部门及公安供水社区等为成员组成联合调查组,于2006年11月30日案发一年后,对事发现场进行勘察,而勘察过程却阻止他—受害人见证。

饱受恶邻虐待的陈国生表示,他实在不明白,一起明显的刑事案件为什么政府会强行参与进来?为什么政府还通报给他一个这样是非颠倒的结论?为什么王义波做检察官的哥哥一介入,上上下下会如此慌乱?2006年12月15日,调查组在宝山区政府四楼召开由陈国生参加的“调查情况”通报会议,12月19日,宝山区政府下达了〔双宝信领(2006)2号〕文件《双鸭山市宝山区信访工作领导小组文件》,文件中称“联合调查组认为:王义波为什么要接自来水管道阀门,属于王义波个人行为,与本案无关。陈国生家的自来水放出的污秽不是人为造成;关于氨氮超标就是在自来水投放屎尿造成的没有科学依据。……陈国生上访反映的问题属于无理访。

陈国生愤怒的质疑:调查组为什么不问王家为什么暗中在我们家的管道上安装设施?

陈:“有一点化学常识的人都知道,人的粪便主要成分是《氨》和《氮》,其中《氨》属于强碱性物质,对人体各器官危害极大,饮用受此污染的水,人会传染多种疾病,况且投放者还是一个很严重肝硬化腹水患者,他的排泄物带有大量的传染性病原体,给饮水者造成何等伤害可想而知。”

恶邻有恃无恐 陈家生存空间堪忧

陈国生表示,他一直执著地讨要说法,王义波根本没瞧得起他这个看起来懦弱的残疾人。事发三个月后,陈多次找政府解决饮用水问题,区政府为了息事宁人出2000元钱帮陈家改造了水源,至此陈家已无意再追究此事,恶邻看到陈家不吱声了,更加肆无忌惮,变本加厉的威吓受害人一家,嘲弄讽刺挖苦陈,气焰嚣张至极,恶邻也大肆叫嚣:“你告啊,告到天上我也不赔!”

陈透露,更有甚者,王将一小狗崽子,在陈家门前几刀就砍死了……由于恶邻激化矛盾,两家经常发生冲突,流血事件随时可能发生,目前他全家已经无法在现有的房屋生活居住,老婆孩子日子过得提心吊胆,两个上大学的女儿不愿回到这个令她们寝食难安的家。一家人身心受到严重伤害,目前陈还患有心脏病等多种疾病。他们的生存空间令人非常担忧!

记者曾去电宝山派出所与宝山区委区政府,欲了解更详细情况,但对方听到陈国生的名字便自行挂断电话。

将证据公布在网上受更重迫害

陈对记者表示,恶性事件得不到公正处理,他被逼的学电脑技术,经常钻研到深夜,终于把所有证据——录音、录像等放在自建的博客中,但立即遭到公安局的警告:不要在互联网上发表不实之词。从9月份起,他就遭到当地政府的全天候监控,从中共开17大至今,他受到更严厉的监控,网络电话等通讯设施被切断。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方晓报道相关文章

Top